Nike 50 周年
著眼未來的四大涵義

18,729

Nike 50 週年
著眼未來的四大涵義

50 年,能夠成就多少事?

前陣子開始著手整理 Nike 50 周年相關資料之前,心裡浮現了那麼一個問號,我曉得這大概不會有解,然而隨著在記事本上以年為紀展開的收集,有趣的、厲害的、驚人的、一閃即逝的、改寫歷史的……,一條一條把 Nike 幹的大事新增下去,答案似乎越來越清晰。當然,我終究沒能真的理出個準確數目 (實在太多太豐富,可以肯定的是 Nike 真的做了不少),不過這些 Nike 的心血結晶幾乎都指向同一信念:解決問題。

正所謂危機就是轉機,1972 年 Phil Knight 被 Onitsuka 通知不再合作時非但沒有灰心,反倒是在寫給員工的信裡提到我們的時刻來了,無論如何都要自己的方式大步跑下去,爾後 50 年間 Nike 始終抱著如此精神在找出解答。遙想半世紀前 Bill Bowerman 為了改良跑鞋外底連鬆餅機都派上用場、希望又輕又兼顧緩震於是有了把空氣裝起來塞進鞋裡的「狂想」、FlyknitFlywire 讓如同第二層肌膚的穿著感不再是想像、FlyEase 及 Nike Adapt 成為跨越肢體障礙的那份溫柔力量,而發起自 2018 年、匯集四個英文單字字首而成名為 ISPA 的計畫,正著眼下個世代面臨的挑戰。

Nike ISPA 並非一項科技發明或單指某款鞋,它是各式想法的集合實踐,是一種設計理念,其名字擷取 Improvise (即興)、Scavenge (探索)、Protect (保護)、Adapt (適應) 四個詞彙的字首而成,圍繞此四大訴求發展屬於他們的 ISPA 宇宙,設計團隊站在 Nike 強大科技力及深厚歷史的肩上,尋求跳出既有模式之方案,發掘更寬闊的可能。

Nike ISPA 關心的事

還記得最初第一雙 Nike ISPA 企劃作品 – Nike React LW WR Mid ISPA 出道時,正巧隔壁棚 NikeLab ACG 傳出準備謝幕步下舞台的消息,因此編輯與同事那時紛紛猜想,此系列應該會像是 NikeLab ACG 的後繼者,接棒走一種都市機能風的質感路線吧?

可以看到 React LW WR Mid ISPA 取當時市場上正火紅的 React Element ’87 為雛型,重新建構出中高筒剪裁且具抗水機能 (鞋名 WR 即意指 Water Resistant) 的鞋身,並藉由織帶環省去鞋帶會亂跑的困擾,雨天臨危不亂又有清爽腳感,一雙陪你穿梭水泥叢林的通勤好朋友,合理!後來還延伸出低筒版 React WR Low,防水處理是受到太空人遇到困境時拿來救命的膠帶所啟發亦頗有記憶點,詮釋了 ISPA 實驗性的精神,所見的一舉一動都可能是靈感。

接續的第二彈 Nike ISPA Air Max 270 鞋身有如猛毒寄宿變成一道護盾,相似於 Nike Komyuter 的抽繩系統配上大顆粒外底,再度展現 Nike ISPA 的機能美;而後來幾波如:Air VaporMax FK Gator ISPA (有綁腿防水套那雙)、Joyride Envelope (塑膠袋套鞋擋雨的救急招式成為其靈感) 乃至可手動充氣調整厚度適應早晚溫差的 ISPA Inflate Jacket 也都強調即時防護,不過近兩年隨著更多作品陸續發布,赫然發覺 Nike ISPA 的守備範圍其實相當廣。

時間來到 2020 年夏天,編輯部在與 Nike ISPA 團隊的視訊專訪間嗅到大軍壓境的氣勢,以 Zoom Road Warrior 為首的大批作品登陸令人 “Wow” 聲連連,帶來各異其趣的結構和新鮮體驗。Overreact FK 擁有猶如給雙腳一記「大大擁抱」的療癒腳感,Flow 2020 看似腦洞大開鑽孔設計,原來是源自極限運動員為了征服惡劣環境而手動改裝的經驗,讓雙腳得以喘一下呼吸更多新鮮空氣。看似瘋狂的即興創作其實都有理可循:吸取過往經驗進行調整,因應環境而做出改變,緊密呼應著 ISPA 四大核心精神;與此同時,也開始看到廢料重生的想法應用其中,用著球鞋的語言傳遞永續思想。小從日常雨天的防禦,大到為錯置資源找到新生命的環保議題,都是 Nike ISPA 關心的事。

鞋子能拆解 是未來的答案?

一路以來 Nike 持續致力於降低環境負擔,Nike Grind 材料、Considered Design 之概念、Move to Zero 行動…等,再再顯示 Nike 實現零碳排放願景的企圖。印象很深刻,2020 年 Space Hippie 系列發表時,編輯部同事在報導中寫道:「從 Space Hippie 系列看出 Nike 朝著 2050 年零碳目標前進的決心,美中不足的大概是 Space Hippie 影片中還是有塗上膠水,期待日後能夠整合出面面俱到的環保創新鞋款。」

然而就在兩年後,我們從 Nike ISPA 最新發表的內容裡看見期待的事情發生了,設計團隊從「可拆解」的想法著手打造 Nike ISPA Link、Nike ISPA Link Axis 兩大款式,用組裝方式取代過往傳統製程需要膠水等黏著劑來固定的做法,這麼一來不但鞋子更容易被分解回收,也令回收材料的用途受到較少限制。

ISPA Link 可分為鞋帶、鞋面與外底三大元件,其特點從鞋名就可窺知一二,不使用黏著劑固定,而是藉由鞋面開孔、外底突起結構相互連接,好比常見於木製品的榫卯工藝,不費一根釘就能搭起立體結構,ISPA Link 追求的正是如此境界。可拆解式的設計也是一種化繁為簡,據 Nike 官方表示,工廠內大約 8 分鐘就能組裝好一雙 ISPA Link,少去膠水黏合的關卡,大幅縮短了產出時間及消耗能源。

 

至於另一款 Link Axis 則是更極致的追求,側邊 TPU 框架是製造 Nike Air 氣囊時切下的邊角剩料重製而成。或許你會疑惑,拿廢料來重做有什麼厲害,這不是現在進行式嗎?其突破之處在於 TPU 框架是拿來支撐用,需要有相當程度的強度,而回收再製會使材料特性有所改變,Link Axis 的存在代表 Nike 已克服相關課題,讓再生材料也夠穩定又耐用。

對於鞋癡鞋迷如我們來說,最不願遇到的事情除了想買限量鞋卻只能陪跑,恐怕還有鞋子鬧分家吧,尤其當身邊球鞋數量往上增加,每雙鞋能分配到的出勤時間就變得更少一些,時間的催化總讓人哭笑不得,當說再見的那一天來到之時,也真的只能期待有緣再相會。談永續的同時,Nike ISPA Link 與 Link Axis 具體化的概念或許未來亦能減輕我們的焦慮,讓球鞋分家變成是自行拼裝的樂趣。

對於 Nike 鞋款未來的想像...

NIKE50---Sam-4422
拆解重組,手邊的靈感在一雙雙運動鞋身上呈現,ISPA 系列實體化了 Nike 面對未來的理念;當然,靈感的拆解重組從來不限於 Nike ISPA,我覺得是從五十年前就開始在整個品牌裡出現。小至家庭廚房裡的鬆餅機,大到打破整個世代審美觀的龐畢度建築美學,Nike 開啟了許多衝擊我們舊有觀念的大膽創新,若說從天后宮到外太空都與 Nike 品牌有所關聯也一點都不為過。在未來的五十週年,新一代的消費者與創意在完全不同的環境下孕育出現,高速運轉並成長了數十年的運動鞋產業,未來肯定需要用更為永續的方式去經營,創意的重要性應該是其中永遠不變的部分,勇於改變才能保持美好的運動不變。
運動科技的進步,在九十年代後期之後瘋狂起飛,當然也很慶幸地能夠跟著這些進化成長。人總是要更快、更加茁壯,NIKE 不斷地創新,提供著最新的科技,給予眾人驚嘆,渴望著穿上嘗試體驗。30 年前,第一次穿上 Air Max ,多年之後,第一次穿上 ZoomX 同樣的讓人雀躍興奮。當年看著「回到未來」的電影,現在已經到了那個「未來」,Air Mag 自動綁鞋帶實踐,連上太空的鞋款都被 Tom Sachs 做出來了,那現在我們未來想像中的鞋款呢?近年來的議題圍繞在永續上頭,當然越來約多的回收素材的使用是一大宗旨。這些回收材在有效使用下,創造出更強機能的科技,以應付更多元險峻的環境挑戰。
chez
2022051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