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收藏回顧 / Air Jordan 球鞋收藏家 Carter 最滿意的三雙鞋

雖說 2022 已經開始一個多月,但總覺得迎來農曆新年才算真正過年,小時候每逢春節買一雙新鞋是最期待的事;而長大後,擬定新一波入手清單同時,也順道回頭細數過去一年裡的收穫,這回勘履特搜單元再開,前陣子編輯部和國內外的收藏家、運動員聊他們的愛鞋,回顧他們在 2021 一整年裡所入手的鞋款中,覺得最滿意的三雙鞋。

從收藏到記錄 Jordan Sample 史料的鞋迷

carter1203,一個長年來出現於國內外球鞋論壇、媒體的帳號,以擁有各式 Air Jordan Sample 和 PE 為鞋迷所知,目前以 Sample 為主要收藏方向。聊到收藏樣品鞋的起點,Carter 說回歸本質還是因為喜歡籃球,打球穿球鞋覺得很好穿進而開始想要研究它的歷史,最早是 19 歲那年在臺北車站北三門跟人家面交 Air Jordan 9 棒球釘鞋的樣品,開始了收藏之路。「以前在雜誌上見過 Sample 鞋,但壓根不覺得這東西可以買賣,直到這雙 (AJ9)。最初是想要跟別人不一樣,而且因為我本身不是 9 號腳,不會也沒辦法去穿它 (笑),所以買進來就是好好收著。」Carter 回憶道,轉眼 17~18 年過去,收藏數目已經增加到連他自己也不清楚的量。近年 Carter 開始將手邊的鞋拍照放到 Instagram 上分享,這麼做是受到 Air Jordan Collection 網站的啟發,該網站是 Jordan Brand 官方所設立,記錄自家 Air Jordan 歷代資料之用,「一開始那個網站是想要做 Jordan DNA 資料庫,有開放投稿提供資料,但後來官方似乎沒有持續接納這些所謂民間的資訊,有點可惜,畢竟高手在民間嘛。」

這個網站的出現讓 Carter 決定翻出收藏一一拍照,並標明生產日期、型號、工廠等資訊,就像是一座公開免費的資料庫,記錄那些可能已被遺忘或難以考究的 Jordan 歷史,而且 Carter 每則球鞋分享文都還會標註 #AirJordanCollection 這個 Jordan Brand 用來向網友募集資訊的 Hashtag,希望未來當品牌有需要時能有所貢獻。「我覺得很值得,自己有時候要分辨某雙鞋跟市售版的差異性,也會繞回我的 Instagram 找資料,未來也許哪一天 Jordan 會需要我這些資源,反正我做得蠻開心的,會持續下去。」Carter 這次和編輯部分享的三雙收藏,或許都曾在 @carter1203 Instagram 看到過,但背後還有那些我們不知道的故事。


Trophy Room x Air Jordan 1 ‘Freeze Out’ Look See Sample

看到 Carter 拿出 Trophy Room x Air Jordan 1 ‘Freeze Out’ 的當下,編輯其實是有點驚訝,因為這比較不是我們印象中 Carter 會收入手中的款式,他說一方面是本身蠻喜歡有限量編號的球鞋,再者是該雙鞋當初鬧出了所謂的「後門事件」,限量 12,000 雙的 Trophy Room x Air Jordan 1 ‘Freeze Out’,因為其代數、配色再加上是與 Michael Jordan 之子 Marcus Jordan 所經營的店舖聯名,使得在轉售市場上的身價直線飆升,而在正式開賣之前,國外就有掃鞋商貼出了極大量現貨,引起一陣譁然也讓 Marcus Jordan 身陷輿論風波。

「我覺得一間店跟外面掃鞋商有在做配合完全是合情合理,但你要這麼做的時候,應該還是要把一些數量正常放出來,你可以很少,但是完全沒有拿出來卻又要假裝有在做抽籤,就會被人家講話,其實他 (Trophy Room) 被人詬病是這樣。」就像 Carter 說的,雖然這是鞋圈公開的秘密,但若情況太過頭了終究還是會有問題的,尤其是店鋪主理人的身份格外特殊。

「通常 SAMPLE 或 PE 的編號會放在很前面,我這雙就是 4 號。而且因為有這個後門故事,我覺得很值得。可能過個五年十年,再拿出來的時候我可以跟人家講說當年連 Jordan 他兒子都會搞這個事情,所以不要再去怪外面那些店家了 (笑)。」Carter 說。我想這雙鞋對他而言也是在留存一段歷史吧。


Air Jordan III ‘EMINEM’ P.T Urgent Sample

饒舌歌手 Eminem 與 Nike、Jordan Brand 有過不少次合作,當中最為人所知的大概要屬 Air Jordan IV ‘Encore’ 以及 Carhartt 聯名版本,至於這款 Air Jordan III 則是低調到沒有多少人曉得它的存在,前陣子從 Carter 手中曝光後引來許多媒體轉發報導。

「這鞋很有意思,兩三年前我就找到它了,但我壓根不知道是為阿姆做的,當時只是這顏色沒見過所以收,是拿到手之後才發現怎麼鞋墊有阿姆的標誌。當下還想說是不是有被替換過,其實是來自哪一雙阿姆聯名款的鞋墊?但我比對後發現沒有,所以認定這鞋墊應該是原生的。」Carter 回憶起收到鞋子後的驚喜。

即使幾乎沒有太多人知道其身分,但此雙 Air Jordan III 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段歷史,它生產於 2012 年,Carter 認為和 Air Jordan IV Carhartt 聯名版本 (2015年)、‘Encore’ 復刻版 (2017 年) 可說是同一時期的產物,此外很特別的是它配備有塑膠材質的硬鞋撐 (像 Air Jordan XI Retro 用的那種),受重視程度可見一斑,「我想 Nike 當時可能有打算要再跟阿姆有進一步合作。」Carter 表示,但最後是不了了之,只見到 Carhartt 聯名與 ‘Encore’ 復刻兩項極為限量且公益取向的合作。


Air Jordan X Mysterious ‘RICHMOND’ Sales Sample

Air Jordan X 誕生的時期正值 Michael Jordan 首次退役,當時還不曉得他會復出,因此 Nike 積極在 NBA 尋找代言 Air Jordan 的人選,準備在未來集結成為 Team Jordan,當年用 Air Jordan X 做了 PE 給聯盟中的球員如 Mitch Richmond (2 號)、Kendall Gill (13 號)、Harold Miner (32 號)、Herbert Davis (25 號)、Nick Anderson (25號) 等人,對應效力球隊顏色並在鞋嶺側邊繡上他們的背號。而這雙 Air Jordan X 雖然繡著 2 號,配色卻非 Mitch Richmond 所屬的國王隊代表色,Carter 從用色去推敲可能是源自老鷹隊,當時隊上也確實有身披 2 號球衣的球員 Stacey Augmon,但這也僅是推測,因為他還沒能找到球員實穿照片或更多線索。

Carter 買到這雙 Air Jordan X 的過程很妙,鞋子本來是在一位美國人的倉庫裡雪藏著,沒有曝光過也沒人知道,據說擁有者曾經是 Nike 的員工,退休後鞋子就一直擺在倉庫裡,後來他整批出售給了朋友,輾轉之下 Carter 在網路上看到這雙 Air Jordan X。他還記得當時是臺灣時間凌晨 3 點半,原本都準備要睡了,看到鞋子後隨即聯繫賣家,正巧賣家人在美國與臺灣有時差,人還在線上,所以當下就展開交談,最後很順利地成交。Carter 說這筆交易之所以會成,某種程度上也是該位賣家知道他手邊有其它 10 代,覺得若賣給他是給了對的人。

「這雙是我今年收到最開心的,有點像是把它從博物館深處給挖出來重見天日,出現在大家面前;球鞋很好玩就是,你會突然間發現,玩了這麼久還是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我相信球鞋會跟人,會是你的就是你的,所以我不喜歡去競價,本來還想說貼出來 (分享到網路上) 會不會有人告訴我這雙確切是做給誰?但目前沒有人知道。」或許有一天我們會看到 Carter 更新這雙 10 代的資訊,告訴大家其主人究竟是誰。

「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是,這雙是被歸到 Sales Sample (為了市售產品而打樣出來的鞋) 而不是球員版 Sample,所以在 1994~1995 年間,連 Nike 自己跟工廠在對某些東西的時候,到底這個鞋該歸在哪一類也還不是很明確。」Carter 補充道,說到這個就是他研究多年來樂此不疲的部份了。

「我覺得收藏是心靈上的寄託,球鞋看著看著心情就變好了,像之前三級警戒待在家,我就利用那段時間重新跟我的球鞋好好認識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