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特搜 / 老闆上班穿什麼?2020 年客製單位 OLD NEWS 主理人 Zai 最滿意的三雙鞋

34,970

勘履特搜單元之年度回顧企劃。眼前就是 2020 年的最後一星期,寫下新年新期望同時不免也要回顧這一年來的足跡,喜歡以鞋會友的我們,近期便陸續走訪了數間友好單位的辦公據點,和這些主理人們聊聊各自在 2020 年所入手的鞋款當中令他們最滿意的三雙鞋。


Construct old things In new ways

結合新與舊為名,客製單位 OLD NEWS 擅長進行大幅度改製與修補作業,從換置靴型底到賦予鞋身不同材料的重製,都是 OLD NEWS 主理人 Zai 持續鑽研的方向,為舊的東西開出新生命。這次編輯邀訪時 Zai 跟我們說 2020 年自己幾乎沒買鞋,倒是完成了好幾個很有挑戰、最後非常滿意的作品,所以此篇雖然 Zai 是拿出要給客人的成品來分享,但每雙都是他日以繼夜投入的真愛。

認識球鞋是從原版 Air Jordan XI、XII 發行的那幾年起頭,Zai 說全班都在迷 Michael Jordan,班上很多男生穿 Air Jordan XII。而進入改鞋的世界約莫是在五年前,起初注意到美國某家改鞋單位,當下徹底改變了他對球鞋樣貌的想像,當時 Zai 正從事靴款行業,便開始在臺灣尋找機台、器具跟相關資源,期間也接觸到日本圈改鞋圈的文化,歷經一年多準備,從仿效一些作品開始慢慢摸索出自己想要做的風格至今。OLD NEWS 現階段許多作品是以 Air Force 1 為基底,Zai 表示相比他之前常做的 Chuck 70,他認為 Air Force 1 寬容度更廣泛,幾乎所有風格都能實現。

OLD NEWS


Nike Air Force 1 Bespoke for 陳小律 GreenTed

為音樂廠牌《戰犯 WAR Convict》主理人陳小律所做的,帶入他本身的職業下去客製,所以拉鍊盤上還加裝節拍器,我進一步結合扣具的概念把裝節拍器的皮件變成可拆卸型態,把它拆下來也可以裝在皮帶、包包上面。鞋身周邊結合樂器導線,這線材原本很長,我請專人幫忙裁切之後組裝上去。這雙鞋有個很大重點在於,考慮到有些時候你不想穿得這麼華麗,所以很多元件都設計成可拆式,包括像節拍器、樂器導線都可以隨意拆裝,變回原本 Air Force 1 的樣子。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思考如何把配件安排進去,比如節拍器要放哪、導線環繞後收尾的位置,才能不影響穿著又符合快拆需求而且不遮蓋到 Nike 勾勾,是個挑戰。

用 KAPITAL Boro Bag 重製的 Nike Air Force 1

用 KAPITAL 托特包拆解之後下去做,客人覺得托特包大小也裝不了什麼東西,便拿來讓我做做看,他想要做 Air Force 1 但不想要是純白的顏色,所以我把鞋子先下去藍染,最好玩的是不要看 Air Force 1 都是皮面,其實每塊皮質都有些不一樣,也因此造就有不同深淺變化的藍。那因為托特包只有一個,也就是說不允許失敗,做起來真的心臟要很大,我不斷重複把布料在鞋身上試排,格紋要在鞋頭、顏色該怎麼拼接、布邊抽鬚…等等,最後把整個袋子用到剛剛好一點都沒浪費,過程中也在思考什麼顏色與藍染最搭,後來決定用皮革原色及手邊常備的藍染布給客人選用,以此去點綴。

這雙還有一個亮點是中底,製作時我把手邊所有 Vibram 底拿來試,覺得沒有一個能組合出想要的味道,後來決定使用我老師 Rock Yeh 擅長用的方式 – 軟木塞,我自己加工一層軟木塞一層布面慢慢疊起來,並且在前掌穿出橫向的孔,因為穿著時腳掌會凹折,考量到實用性必須開兩個洞後軟布塞比較不會斷掉。

OLD NEWS 首次維持原底盤去改製的 Nike Air Force 1

會選這款是因為我從沒做過這樣的案子,過去我所有的作品全部都是改靴子底為主,這種先把鞋身跟鞋底拆掉,做完之後再組裝回去的又更麻煩且風險高,為了要保留完整結構拆起來真的很難,光拆的步驟就弄了快兩個禮拜,而且裝回去之後還要入楦定型確保鞋子的型不會跑掉。鞋身部分由於客人想要的元素很豐富,皮革、布料以及不同紋裡跟圖案,融合美式與日式代表性元素,看起來或許很簡單,不過當時光設計排版就花了快一個月,要有那個味道又不能太花,投入了很多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