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有話說 / 這問題…連 NIKE 都說好難

7,187

你知道嗎?

台灣垃圾場的可掩埋容積已經剩下不到總容量的百分之九了,這就像是家裡的垃圾桶只能再丟一兩個寶特瓶,垃圾就要滿出來的問題,不是一個把綁起來丟走就能解決,環繞著的各種解決方案 — 回收、綠能、碳排放量 — 我們都聽過但從來沒搞懂過,但這已經是每個人都要學著跟垃圾相處的時代。

就跟基隆忘憂谷崖下海岸,永遠清不完的海洋廢棄物讓人難以忘憂一樣。

而就在九月底一個週五早上八點,我的 2020 年詭譎氣氛再添一筆。

這天透過網路視訊,我們參與了 NIKE MOVE TO ZERO 活動的線上轉播,短期來看是對去年在紐約舉辦會議的後續呼應,長期來看,這是 NIKE 數十年對於再生回收材料漫長旅程與實驗裡的再一步。

轉播螢幕上的會議室看起來明亮潔淨,攝影運境專業穩定(而不再只是個筆電的前鏡頭);事實上,這場發表會比我最近幾場參加的 Zoom 視訊會議都來得更為完善體面,燈光均勻地打圍著圓桌的主持人還有設計師們身上,各個看來充滿自信、對於接下來要發表的內容有種深信不疑、引以為傲的專業神情,當然,這是我以為。

主持人在微笑中帶著難掩憂心地提到「今年過去這幾個月的狀況,是前所未有的。」

是的,我知道,我們都應該知道。

剛經歷波特蘭大火威脅的設計師們也說了「過去的幾週,我們呼吸到了『幾乎是世界最糟』的空氣」

在世界氣候週的當下,用火燒到家門口來形容環境問題之嚴重,是讓人哭笑不得的巧合。

“It seems like we're living in strange times. It elongate the years, for sure.”
--- Noel Kinder , chief sustainability officer at Nike

今天這場 NIKE MTZ 會議上,用一種異樣冷靜的口氣,說出了本該讓人驚訝與振奮的目標 — 零排放、零廢棄、2030年淘汰一次性塑膠。

“our overarching strategy of Move to Zero, which is all about a zero carbon and zero waste.”
--- Golnaz Armin , senior designer Nike Sportswear

Move to Zero

不只是零排放

更是零廢棄物

但我仍不免心中OS

這真是個遙遠的總體目標

任何人(包含你跟我)對這目標的任何懷疑

應該都要是可以被理解的(吧)

一邊開發著炫目的新產品上市、同時又積極從事環保運動之間,是否存在某種弔詭的邏輯?這是一直隱於我心中的疑問。

但其實

這是在建立讓垃圾有重新回到循環之中的必要路徑,而且是一條本來不存在的路徑。

在歷年來 小智研發 黃謙智 的幾次分享裡,我們已經漸漸理解到垃圾也是寶的概念,有許多材料藉由適當的設計與安排,是可以創造出高於原本狀態的價值,這是設計的美妙也是責任,利用設計的力量讓垃圾的 upcycle 有動機。而且賠錢又不帥的事沒辦法吸引人做下去,這也是血淋淋的現實。

“you could also look at trash in a different way, and really look at it as a raw material for a new product.”
--- Golnaz Armin , senior designer Nike Sportswear
“This is one step, but a really, really important step.
it's not going to be solved overnight.”
--- Noel Kinder , chief sustainability officer at Nike

「永續」這件事有這一個最擅於說故事的品牌來支援,我們絕對是引頸期盼。

也就在舉辦 NIKE MTZ 活動的前一晚,不到十二小時前,我們才在線上參加了 AIR JORDAN XXX5 發表會,雖然鞋款本身並沒有被提到與永續的實際關連,但是畫面上時不時出現的「ZERO TO ZOOM」字樣,我可以感受到 ZERO 這個字這個理念悄悄地在眾人間蔓延、不斷變酷之中。

實際在產品面,除了 NIKE 的大力投注之外,集團之下的 CONVERSE 與 JORDAN BRAND 也有一系列以綠色製程所生產的鞋履

還有 NIKE JAPAN 在日本東京豐州開設使用球鞋分解材質打造的 TOKYO SPORT PLAYGROUND SPORT × ART

在 NIKE MTZ 會議中也提到,這是連品牌高層 CEO 們都支持的一個概念。

NIKE 是一家在全球擁有超過七萬名員工的超級大公司,若是能夠維持一個共同的態度,那就是多了七萬個支持永續概念的熱血環保人士,即使這條路很漫長很困難,大家也不顯得孤獨。

而且,對 NIKE 來說環保是一條已經走了超過二十年的路。

老鞋迷可能還記得 considered 概念,在兩千年左右受到這理念影響的一系列產品(包含 AIR JORDAN XX3 還有各種長得有點奇怪的運動鞋),近一點的也應該要記住 AIR VAPORMAX 2020 這雙運用了各種環保手段的設計成果,再不然,你也該知道腳下的各種氣墊、身上的服飾都早已是運用回收概念生產的商品。

在 MOVE TO ZERO 會議之中,NIKE 更進一步向我們揭露了品牌運用自身在包裝、商品運送上的實質改變,像是 SPACE HIPPIE 鞋款的盒子就整個為節省材料與空間而重新設計過,自2010年以來,NIKE 已經回收利用超過75億個塑膠瓶,現在每年回收利用超過10億個塑膠瓶;另一方面,也因為 NIKE 供應鏈遍佈全球,在40多個國家進行生產,產品運輸更是遍及世界各地,藉此與很多合作夥伴,如 Maersk,CMA CGM 以及 UPS 公司,進行了大量替代性能源相關合作,在10月一架從奧克蘭起飛的 UPS 飛機將首次使用永續航空燃料(SAF)。

 

除了設計、製作上的能量之外,NIKE 更有利也更責無旁貸的是身為各式「運動代言人」的強大影響力。

At Nike, our purpose is really using the power of sport to move the world forward.

AF- 1 Crater

楦頭的色塊由鞋款製造過程留下來的橡膠屑構成 / 楦頭包含至少20%循環再利用的TPU / 鞋身後段人造皮革由至少24%回收合成皮革製成 / 中底為 Crater Foam (坑狀泡棉) / Crate Foam 由標準 NIKE 泡棉和約11% Nike Grind 橡膠混合製作 /

Waffle Racer Crater

100%回收再利用的鞋帶 / 初代 Waffle Racer 的鞋面採用尼龍材料,後來逐漸淘汰,直到如今變更為回收的塑膠瓶所延伸的100%再生滌綸材料 / 外底使用了Nike Grind橡膠(約15%回收再利用的Nike Grind橡膠)/ 保留原來的 Waffle 圖案 / 坑狀泡棉鞋底使用約12%的Nike Grind橡膠和標準泡棉混合製作

“Nike Grind 是 NIKE 在 25年多前成立的項目,旨在回收利用製鞋廢棄物做成一系列原材料,融入到 NIKE 新產品之中,也能為合作廠商所用,製造其他各種產品,比如我們現在坐的 Herman Miller Eames 椅子、地毯(會場裡各種道具)。我們的挑戰是要做到產品能夠直觀的聯想到“永續發展”,因此我們今天在這裡看到的所有2020年冬季產品有很多設計,都大量使用了回收利用材料。”
--- Noel Kinder , chief sustainability officer at Nike
“Not only are the answers complex, but the problem itself is complex, right?”
--- Virginia Rustique-Petteni

運動是個在移動之中不斷調整自我的學問,我們喜歡運動,運動改變了生活,運動改善了生活。

在勘履者,我們期待的是各種運動裝備的創新,以前是讓我們跑得更快、跳得更高。

陪我們克服各種挑戰

身為一個運動員,我們知道最大的課題不是在球場或是賽道上才發生

為了累積能量的訓練與生活態度才是帶來最後表現的關鍵

而如今

地球環境的變異已經成為運動員的一大難題

不只是家園與生存受到威脅 連「運動」這件事也受到威脅

這問題,連 NIKE 也說難。

不過還好 NIKE 也喜歡運動,而且 NIKE 看來也知道怎麼樣運動,這個品牌運用自己在規模上的優勢,每一小步乘上七萬名員工就成了一大步,在每一雙鞋子的製作上留意,可以大規模對環境帶來改變是 NIKE 的一個獨特優勢,慎選原材料可以在 70% 的環境影響上帶來改變,仔細挑選製作工藝可以對材料節省不浪費,每一雙鞋子都是一個獨一無二的課題,這是個需要所有人做出改變的時刻,想知道 NIKE 在永續設計上的經驗與守則,可以到 https://www.nikecirculardesign.com/網站下載相關文件。

DESIGNING
WITH THE END
IN MIND;
THINKING
THROUGH HOW
A PRODUCT
WILL BE
CYCLED AT
END OF USE. 

終點也是起點,但開啟的是什麼樣的生活,由我們自己決定

希望能讓我們、我們的朋友、我們的下一代能夠繼續從事我們所熱愛的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