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專訪
李霈瑜(大霈) 告訴你 Nike Air VaporMax 2020 是在垃圾什麼?

很少有人或品牌願意把自己名字跟垃圾放在一起

31,388

台灣每人日平均產生 1.1 公斤的垃圾,而且這數字正逐年成長,一年累積的垃圾體積大約等於三座 101。在地球最深的太平洋馬里亞納海溝以及最高的喜馬拉雅山上都發現人類垃圾,更別提人類活動頻繁的城市了,即便如此人們還在以每年 2 倍多數量的速度繼續製造垃圾,這樣下去總有一天覆蓋地球最大面積的不是海洋,是垃圾。

比起威逼利誘,環保最重要的還是要從愛出發」李霈瑜(大霈用自身例子告訴我們。

從愛出發,這是讓人主動關心環保的關鍵,比起科學家拿著數據說地球多少年後會變成怎樣,遠比不上在人煙罕至的高山中親眼看到垃圾來的震撼,你熱愛親近自然所以不希望環境遭受汙染,你不能沒有運動所以不願空氣品質持續下滑,你愛球鞋但不想踏出去的路上都是垃圾,你愛家人所以會努力讓他們以後的環境不再艱辛,大霈就分享一個經歷:「以前會因為環保議題與媽媽吵架,能一個袋子裝完的水果為何還要分五個新塑膠袋?『我就會忘記,我也盡力了阿』因類似事情與母親大吵的案例太多,但事實證明負面威脅不能改變太多,因為即便做了環保也只是出於愧疚感,所以現在我會主動幫媽媽準備環保袋,為我所要目的多做些實際面行動。」大霈媽媽不也是因為愛女兒所以開始養成環保意識嗎?如今深愛球鞋的我們也能透過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為契機來關愛永續議題。

勘履者的環保,
就從心愛的球鞋開始。

提到 Nike 在永續上的付出,要回推到 1994 年 Nike Grind 計劃就主張 More Performance. Less Waste. 精神將製造過程的廢料妥善利用,達到零浪費願景,聽到這裡大霈驚呼 Nike 竟然已經默默愛地球這麼久了,但 Nike 並不打算只給大霈這個驚嘆號,2012 年發表劃時代 Flyknit 科技時,在強韌與彈性機能背後就加入了回收紗線;2016 年初代 Air VaporMax 整合底盤各種表現重新定義大氣墊功能性,且當時的氣墊就有至少 75% 是由可回收材料製成,這些都藏在你我腳下,如今 Move To Zero 零碳行動不再默默。

THIS IS TRASH!
THIS IS TRASH!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是 Nike Move To Zero 零碳行動計劃的一大重點,如果說 SPACE HIPPIE 是透過故事理念介紹接下來的宏大規劃,Nike Air VaporMax 2020 則是擴大到讓每個人都能親身體會環保穿起來的樣子,「Nike Air VaporMax 2020 外表雖然繽紛,但不會是那種廢料髒髒舊舊的球鞋印象,環保同時也可以很好看。」大霈的分享很精闢講到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重點,環保的樣子是沒有限制的,Nike Air VaporMax 2020 證明環保永續鞋款與一般鞋外觀是沒有差異的,唯一差別是材料選擇、製程和觀念更愛地球。

大霈某種程度也與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相像,她跟你我一樣有自己的生活品味,兼顧亮麗外表與充實內在,不過特別的是她熱衷於環保議題,因為主持《水下三十米》突顯她貼近大自然一面,之後認識人生導師 Janet 進而更密集關切環境永續,淨灘、公益宣傳只要是能為地球盡一份努力的大霈都積極參與,「我就像是一個 wifi 站,不斷將環保的訊號傳輸給大家。」大霈希望發揮她藝人影響力做些對社會有意義事情,對於 Nike 的永續觀念大霈更是樂見其成,「我們帶頭淨灘、淨海都是很地方的聲音,最有效的還是需要大品牌帶頭做起。」作為 Nike 重點鞋款,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透過鞋履勾起人們對環境永續的興趣。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不只是 Air Max 家族一年一代的最新面孔,同時加入 FlyEase 科技與環保議題,甚至有了新氣墊結構穿著起來前後傳導流暢了,每一個細節都是特色,讓大霈有點難回答最喜歡的部分,不過因為畢業於織品科系所以對 Flyknit 材質特別關注,過去的 Nike LunarEpic Flyknit 就是她最喜歡的鞋款之一,還因為平常、節目外景太頻繁著用導致鞋面破掉,不捨得的她發揮所學將鞋面補起來,前陣子入手 Space Hippie 03 更讓她開心的轉圈內心撒花,所以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的面料很自然的吸引大霈注意,織線包覆合宜且充滿彈性是她早已習慣的安全感,且 Flyknit 紗線採用至少 67% 重量占比的後工業再生材料以及其他不同再生材料(包括回收塑膠瓶)製作而成,對大霈來說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又多一個讓大家喜歡的優點了。

VaporMax Air 氣墊 75%
Flyknit 紗線 67%
Ortholite 鞋墊 50%
鞋舌 80%
鞋跟、鞋頭 TPU 50%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再生材料重量占比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再生材料重量占比

VaporMax Air 氣墊 75%
Flyknit 紗線 67%
Ortholite 鞋墊 50%
鞋舌 80%
鞋跟、鞋頭 TPU 50%
It’s not just a sustainable tech story, it’s a modern human story.
– Jesi Small
Footwear Design Lead Airmax

經常外景主持的大霈也很喜歡聽人物故事,自己也是主持人/演員/樂團主唱/模特兒多重身份,所以當聽到美國高中生寫給 Nike 一封信啟發 FlyEase 科技的故事時(不知道什麼故事的請看站內報導),大霈便對 FlyEase 產生更大興趣,某種程度來說 FlyEase 複雜結構幫我們生活帶來便利,就跟環保雖然有它的一些不便之處,卻讓環境得以有永續機會,當我們享受 FlyEase 鞋帶系統收合的快速時,不妨可以把節省下來的時間回饋在對環境有幫助的舉動。

方便與不便

環保是一件很不方便的事,吃飯還要自帶碗筷、丟垃圾還要仔細分類,大霈為了環境開始吃素 6、7 個月了,坦白說確實生活需要多花點心思,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因使用回收材質製程需多好幾道工序,FlyEase 複雜結構也讓設計過程須格外謹慎,但你我都知道製作時的不便能造就往後穿著者的便利,就與永續環保理念相同。

FlyEase 是指靠單手就能輕鬆穿上鞋的科技,除了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拉帶式結構之外,Nike 也嘗試過拉鍊、魔鬼氈、特殊後跟踩腳等方式,一切都只為穿著者帶來便利,且新形態鞋帶系統不只應用於休閒鞋款中,跑步、籃球等高強度運動也得心應手。

氣墊與自信

Air Max 系列應該是每個人心目中的經典之一,Air Max 家族之所以令人著迷除了因為其不斷突破的基因與舒適腳感之外,大霈也喜歡 Air Max 帶來的增高效果,「穿有氣墊的鞋可以讓造型比例更好,整個人也更有氣勢、自信起來。」她這樣推薦給我們。

1987 年傳奇設計師 Tinker Hatfield 打造第一雙可見式氣墊鞋款,隨著球鞋科技的進步這個窗口愈加放大,大膽挑戰氣墊的使用量,期望有一天能腳踩 100% 空氣,Air VaporMax 最大特色是沒有中底發泡材亦刪去大底,全權由氣墊擔綱緩震、支撐以及耐磨,最新的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調整結構增加前後掌扭轉的流暢性。

我也是那位懶惰的怪怪女孩

最後我們問大霈如果 Nike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是一個角色,那會是怎樣個性的人?「懶惰的怪怪女孩」大霈很興奮的回答,懶惰是指覺得綁鞋帶太費時,但生活中卻不嫌環保這些小舉動麻煩,怪怪的大概是關心環保、喜歡一個人到海邊走走享受戶外、會被小人物故事感動到,且穿著有自我意識的女孩,大霈就是那位懶惰的怪怪女孩,並邀請大家一同加入永續環境的行列。

發售資訊
Nike Air VaporMax 2020 即日起透過 Nike指定零售店點販售
定價 6,500 元。

同場加映
凡購買含 Air VaporMax 2020 鞋款或 Nike Revival 服飾產品,消費金額滿 4,800 元,即可獲得手作飾品環保材料包一組,表現時尚同時為環保盡力,數量有限,贈完為止。

實體店點如下:
尚智 Nike 西門紅樓 / 摩曼頓信義 A11 Kicks Lounge X / 摩曼頓 Kicks Lounge East / 摩曼頓西寧 Kicks Lounge / 微笑大遠百 Kicks Lounge / 尚智太平三 Kicks Lounge / 尚智 Kicks Lounge 101 / 萬岳板橋大遠百 Kicks Lounge / 摩曼頓府中五店 / 福城新竹巨城 Kicks Lou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