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VAPORMAX
2020

永續是回收一再超越回收

Move to Zero

用垃圾很簡單

誰都可以使用回收材質

但怎樣把環保做的

有功能性

兼具美學

解決問題

這才是難的地方

也是往後我們該做的事

回收不是一個很酷的名詞

是未來的習慣

This shoe shows that when we think differently about design, we can turn waste into innovation.

零垃圾
零碳排
的未來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與台灣四位永續支持者的看法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再生材料至少占整雙鞋一半的重量,這些材料不只是回收保特瓶、衣服紗線,更多的是工廠在製程中剩下的廢料,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在廢料變成垃圾之前把它們變得有料,竭盡所能的妥善利用資源,自循環、零浪費、零碳排正是 Move to Zero 計劃終極目標,從 Space Hippie 系列開始再到最新的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不光只是省下多少不必要的資源浪費,而是讓鞋迷們親自體會永續精神穿在腳上的感覺,並朝更好的未來光景前進。

Nike Move to Zero 帶動的不只是鞋履產業,與之相近的衣著領域也產生了化學效應,光是台灣就有不少例子,服裝品牌 JUST IN XX 就擅長拆解舊衣服創造出更精彩第二生命之手法,與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有著相似的誕生過程;另外與 Nike 合作快 20 年的 MINIWIZ 小智研發設計團隊,也轉化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回收的手法應用在概念服裝上,很開心台灣在環保這一塊已經有不少人正努力著,其中就包含今天訪問的四位永續支持者,他們用舊材料創造的新東西,也是未來服裝的雛型

“未來的回收是價值越來越高,回收再製後的價值能比回收前的價值還要高,之後再去創造第二、第三、第四生命”
- Arthur Huang (MINIWIZ)

MINIWIZ 小智研發成立於 2005 年,與 Nike 最早的合作可以從 Dri-FIT 技術開始說起,並且在 2012 年倫敦奧運發表的 Flyknit 編織布料中扮演關鍵合作夥伴,也開始以環保材質幫 Nike 打造店面或佈景,他最有印象的是 Nike Kobe 9 Elite Low HTM 展會, 2017 年 Air Max Day 更聯名 Air Max 1,其中 100% 回收材料製成特殊外盒讓人印象深刻。不過創辦人 Arthur Huang 說:「我是工程師,做回收是為了解決問題,不是為了能與 Nike 聯名靠此成名。」聽到這句話當下相當震撼人心。

解答

SOLUTION

在製作鞋之前,Nike 考量環境永續的大議題,所以有了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的誕生,而在與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合作概念服飾之前,Arthur Huang 考量了疫情,要讓一件衣服有性能並不難,要讓它好看也不難,要讓他環保更不難,但如何組在一起?我們邀請 MINIWIZ 小智研發創辦人 Arthur Huang 幫我們解答。

能分享這次以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為題所設計的服裝系列概念嗎?

Arthur:如何發揮回收的價值是我們主要的考量,因為疫情關係我們設計一個新形態口袋,開口內側有一個內鉤,去固定像是口罩等任何有繩子的物品,以往口罩用完都是放進口袋因而污染了衣服,因此翻轉定義把口罩掛在外面,同時內袋還是可以放東西。這次設計的系列服飾 Nike 給我們的條件是,如何在短時間內用回收材料去創作,不只是一個概念,還要有實際樣品讓人穿上去搭配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Air Max 系列重度愛好者的你,同時又注重回收材料研發,你怎麼看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Arthur:我們最喜歡 VaporMax 是因為他用的材料很少,緩衝、耐磨、舒適、支撐全靠一顆氣球就解決,這就是創新,減少材料並增加性能,就像汽車、飛機等工具都是不斷減輕來追求速度。而鞋面基本上也是用單一材質製成,所以靠 TPU 和 PET 兩種材質就解決一雙鞋子在運動方面的所有需求。且 VaporMax 黏膠的使用量很低,就算有也主要是鞋面與鞋底接合處,我們很不贊成使用膠,因為會把不同材質混再一起,我們之前跟 Nike 有在玩一款黏膠,只要把鞋放在 98°C 快沸騰的水中煮兩分鐘,就能拆解,你要不要試看看(笑),這樣鞋子就能分類回收、絞碎成為新素材,再循環利用成像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或是這次設計的服飾。

對你來說一雙 50%~75% 回收材質製成的球鞋代表什麼?那 100% ?

Arthur:不管是 Nike 的 Move to Zero 計劃或 MINIWIZ 的任務 Zero Waste and Beyond,都是希望零浪費,並拆解創造更高性能產品,延續他的第二、第三生命,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回收材料已經占很大比例使用量,且他絕對做到了將近 100% 可再利用的成就,這就相當厲害,Nike 在環境永續的持續發展也是我們不斷合作的原因。

不管鞋履或服裝,你期望的未來環保發展會是怎樣?

Arthur:沒有一次性用品,一次性是人們編出來的名堂,任何東西都可以重複利用,塑膠杯可以用一百年也不會壞,只不過你覺得不方便就丟了,塑膠、金屬、玻璃都可以回收,但現在的經濟體大部分都還在賣新材料,只因為比較便捷。未來產業應該是材料供應商每年只能有 20% 新材料,剩下 80% 都是回收材料,不過回收後的價值也要比原先的價值還要高,就像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一樣,我們之所以與 Nike 這樣國際品牌合作,除了因為他們有好的觀念,另一方面他們製程中會產生很多廢料,同時需求量也很大,才會產生一個自循環迴路。回收不是一個諺語或好像很酷的名字,而是本來就應該。

能分享這次以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為題所設計的服裝系列概念嗎?

Arthur:如何發揮回收的價值是我們主要的考量,因為疫情關係我們設計一個新形態口袋,開口內側有一個內鉤,去固定像是口罩等任何有繩子的物品,以往口罩用完都是放進口袋因而污染了衣服,因此翻轉定義把口罩掛在外面,同時內袋還是可以放東西。這次設計的系列服飾 Nike 給我們的條件是,如何在短時間內用回收材料去創作,不只是一個概念,還要有實際樣品讓人穿上去搭配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Air Max 系列重度愛好者的你,同時又注重回收材料研發,你怎麼看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Arthur:我們最喜歡 VaporMax 是因為他用的材料很少,緩衝、耐磨、舒適、支撐全靠一顆氣球就解決,這就是創新,減少材料並增加性能,就像汽車、飛機等工具都是不斷減輕來追求速度。而鞋面基本上也是用單一材質製成,所以靠 TPU 和 PET 兩種材質就解決一雙鞋子在運動方面的所有需求。且 VaporMax 黏膠的使用量很低,就算有也主要是鞋面與鞋底接合處,我們很不贊成使用膠,因為會把不同材質混再一起,我們之前跟 Nike 有在玩一款黏膠,只要把鞋放在 98°C 快沸騰的水中煮兩分鐘,就能拆解,你要不要試看看(笑),這樣鞋子就能分類回收、絞碎成為新素材,再循環利用成像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或是這次設計的服飾。

對你來說一雙 50%~75% 回收材質製成的球鞋代表什麼?那 100% ?

Arthur:不管是 Nike 的 Move to Zero 計劃或 MINIWIZ 的任務 Zero Waste and Beyond,都是希望零浪費,並拆解創造更高性能產品,延續他的第二、第三生命,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回收材料已經占很大比例使用量,且他絕對做到了將近 100% 可再利用的成就,這就相當厲害,Nike 在環境永續的持續發展也是我們不斷合作的原因。

不管鞋履或服裝,你期望的未來環保發展會是怎樣?

Arthur:沒有一次性用品,一次性是人們編出來的名堂,任何東西都可以重複利用,塑膠杯可以用一百年也不會壞,只不過你覺得不方便就丟了,塑膠、金屬、玻璃都可以回收,但現在的經濟體大部分都還在賣新材料,只因為比較便捷。未來產業應該是材料供應商每年只能有 20% 新材料,剩下 80% 都是回收材料,不過回收後的價值也要比原先的價值還要高,就像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一樣,我們之所以與 Nike 這樣國際品牌合作,除了因為他們有好的觀念,另一方面他們製程中會產生很多廢料,同時需求量也很大,才會產生一個自循環迴路。回收不是一個諺語或好像很酷的名字,而是本來就應該。

“你第一眼會先看到他外表 很酷,之後去了解才知道原來是 廢棄物 製成的”
- Justin Chou (JUST IN XX )

JUST IN XX 可說是目前台灣一線的時裝設計品牌,兩年前開始與 Nike 合作,設計師 Justin Chou 以解構手法聞名的他不單單把 Nike 衣服拆解,還跟我們提到:「將不同年代的衣服結合在一起,會很有衝擊力道。」JUST IN XX 2020 春夏系列改造 200 多件舊衣打造永續時尚,並邀請多位運動員在伸展台上演繹服裝,而勘履者最關心的球鞋方面,主打永續的副牌 LUXXURY GODBAGE 在 2020 秋冬大玩帆布鞋加大氣墊,當時美國海關還因為太喜歡所以延遲放關,鬧出不小的新聞。

故事

STORY TELLING

究竟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與其他環保鞋有什麼差別?我們抱著這個疑問去拜訪台灣兩個領域的代表人物,如果說小智研發是把這雙鞋克服了什麼困難說出來,JUST IN XX 的設計師 Justin Chou 就是告訴我們,環保不是那種冷冰冰的模樣,它不僅可以成為腳下精彩存在且依舊有質感,還可以讓這世界變得更加有溫度。

你最喜歡拆解重組的素材是什麼?

Justin:我們一直強調衝突感的結合,為舊的衣物注入新的創意概念,球鞋配上正裝,就像 Whisky Coke 一樣,把經典的威士忌與年輕的可樂兩個衝突融合。回收材料方面 JUST IN XX 也將持續挑戰設計應用,而永續時尚副牌 Luxxury Godbage 的精神是將二手廢棄物改造的很精緻,花大量時間思考如何創作以及適合以什麼樣子的工藝技法琢磨呈現,例如在即將發表的 SS21 系列中,將會看到每天都被大量使用,原本宿命只有變成垃圾一途的紅白塑膠袋,能夠有永續再利用的全新可能!我希望讓人第一眼先覺得設計超酷,然後才再發現是二手廢棄物重製改造的,就像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第一次看到鞋給你什麼啟發?

Justin:拿到鞋我們最好奇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如何控制廢材成形後有一致的美感與水準,因為業務關係認識 Nike 合作的製造商,大概一年前他們拿廢料壓出的樣品材料給我們看,當時就覺得相當繽紛漂亮,但 Nike 要求每個回收成品顏色要控制好,怎麼想都覺得太困難、太費工了,想不到現在看到成品後他們真的成功了。

能詳細分享台灣工廠的這個故事嗎?

Justin:他們是專門製造織標的公司,我們有一次合作起因是因為他們要去 Nike 總部開會,想要帶廢料回收再利用的永續小禮物贈送給 Nike 的設計師,因此找我來設計,我選用織標廠裁掉 Swoosh 以後的剩料製作成霹靂腰包,雖然沒有圖案,但是光看鏤空的輪廓,大家會腦補聯想到 Nike!就像是 Nike 也曾經出過一雙鞋是車了 Swoosh 的裁片後再把勾勾拆掉,還是會看得出來 logo 的圖案,Nike 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斷在做概念性的革新的事,這也與 JUST IN XX 精神相契合。

環保是未來時裝的趨勢嗎?從哪裡可以觀察出來?

Justin:我們參加巴黎永續時尚高峰會的時候,理解到現在國際時裝週開始在做 Swap Chain 的 event,概念是將用不到但有意義的東西放在平台上互換交流,不是純粹的二手品交換。類似概念我們也應用在自行發展的 Story Chain 系統,JUST IN XX 以及 Luxxury Godbage 想強調的是更具故事性與溫度,獨一無二的永續設計,讓購買我們產品的粉絲可以閱讀到改造產品,背後重要的意義以及故事,改製創造出的第二生命,也將延續寫下新的故事,除了讓資源可持續性的被利用以外,也讓環保更有內涵,這概念我們也在與國外的循環電商平台洽談合作,如何把故事、品牌、社群共同結合,甚至也會延續 SS20 與 Nike 合作的永續概念系列,部分產品著重在我自己最喜歡的 Nike 舊物改造上,這其實也是國際時尚產業現在到未來的趨勢。

不同聲音

OTHER VOICE

除了與 Nike 合作密切的 JUST IN XX、MINIWIZ 小智研發,我們也邀請台灣的服裝品牌談談他們的想法,be homme 與 murmur 兩單位都是拆解舊布料來製作新服裝,與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盡可能不去使用新材料,以既有資源創造更精彩作品的手法不謀而合,也希望藉由不同觀點發現環保與服裝的可能性。

“不刻意為了一個設計新款而去生產布料,而是從布商收藏已久的庫存布料 去找尋靈感”
- be homme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be homme(@rechic_select)分享的貼文 張貼

店面設立在美國街多年的選品店 ReCHIC Design+Clothing Gallery 與自有品牌 be homme,相較於鄰居店家們的街頭感,多層次拼接剪裁讓他們獨樹一格,俐落的剪裁手法造就時裝氛圍,是不少造型師與藝人愛用的台灣服裝品牌。

當初 2005 年成立 be homme 的宗旨是什麼?

be homme:我從小到大就是愛衣服的人,衣服就像是我這個人一生,服裝代表一個人從品味、氣質到紀念價值,藉由穿著者與設計的關係,觀察出生命的延續與連貫。

 

最喜歡拆解重組的素材是什麼?

be homme:設計理念是解構各式初始服裝的結構,再重組各式異材質撞擊出意外之驚喜。be homme 其珍貴限量的概念來自,我們不刻意為了設計一個新款式而去生產布料,而是從布商收藏已久的庫存布料中去找尋靈感,重新組合配布,新與舊的交疊層次,窮究服裝從 recycle 系統來展現新的構造。

nike air vapormax 2020 STYLE-15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給你什麼啟發?

be homme:這系列給我一種廢料織布與速度交織出來的理想。有種復古感的新科技,啟發我一種理念-廢(料)並非一種絕對,只要添增你的想像,或許廢也是一種絕美。

 

你想像十年後的服裝與環保會以什麼樣型式結合?

be homme:我想十年後科技與服裝、環保,是一種三角串流並對立關係。只有人類覺醒對於服裝概念不再被快時尚的一次性價值所框架,少即是多並珍惜舊時尚,或許自我意識的覺醒才不會導致萬物平衡末日化。

“當初並沒有特別往環保方面多想,如今 拆解老物不僅符合流行趨勢,也很有永續精神”
- murmur

只有在幾間台灣選品店寄賣的 murmur,每一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 1 of 1 ,隨著當下的心情與靈感去創作,就像訪問當天他閒來沒事就延著迷彩圖案輪廓縫上一條針線,也因為 murmur 恣意作風吸引不少固定族群注意。

為什麼會創立 murmur?

murmur:最一開始是晚上睡不著,加上自己有太多衣服穿不到,所以想說不如來動手玩看看,起初只是局部小地方的改造,但後來越玩越上癮變成結構也大改,中間一度想過只要把所有的舊收集做完就不再做衣服了,但發現越買越多根本不會有結束的一天,就一直到現在了。

最喜歡拆解重組的素材是什麼?

murmur:我本身是有收集癖,我會用二手衣來形容而不是古著,因為相較於衣服背後的歷史,我更因為它一個可愛的圖案或特別破損、縫補而被打動,素材主要是牛仔褲、軍裝等較耐操的服裝種類為主。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erry Chan(@murmur_310)分享的貼文 張貼

“當初並沒有特別往環保方面多想,如今 拆解老物不僅符合流行趨勢,也很有永續精神”
- murmur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erry Chan(@murmur_310)分享的貼文 張貼

只有在幾間台灣選或店寄賣的 murmur,每一件作品都是 1of 1,隨著當下的心情與靈感去創作,就像訪問當天他閒來沒事就延著迷彩圖案輪廓縫上一條針線,也因為 murmur 恣意作風吸引不少固定族群注意。

為什麼會創立 murmur?

murmur:最一開始是晚上睡不著,加上自己有太多衣服穿不到,所以想說不如來動手玩看看,起初只是局部小地方的改造,但後來越玩越上癮變成結構也大改,中間一度想過只要把所有的舊收集做完就不再做衣服了,但發現越買越多根本不會有結束的一天,就一直到現在了。

最喜歡拆解重組的素材是什麼?

murmur:我本身是有收集癖,我會用二手衣來形容而不是古著,因為相較於衣服背後的歷史,我更因為它一個可愛的圖案或特別破損、縫補而被打動,素材主要是牛仔褲、軍裝等較耐操的服裝種類為主。

nike air vapormax 2020 STYLE-16

Air VaporMax 2020 Flyknit  給你什麼啟發?

murmur:這雙鞋給我很復古但又與科技前衛相結合,鞋面紫、粉、灰頗有 90 年代美學,後跟混色有種 10 元橡膠彈力球既視感,同時不論鞋帶、氣墊都很有科技想法,但又結合的不違和。

 

你想像十年後的服裝與永續會以什麼樣型式結合?

murmur:我其實是一個比較往回看的人,觀察到服裝流行就像一個輪迴不斷重複,我學生時期開始收集二手衣,如今古著風潮又漸漸回來了,也許十年後的服裝就跟五年前流行的一樣,把過去的收藏拿出來稍微改造一下,就能符合新潮流,這現象或許會蠻有趣。

NIKE 官網特價中!在結帳時輸入代碼 CYBER35 超值特惠商品可享額外 65 折優惠 不適用於部分商品
優惠將於 11 月 30 日晚上 11:59 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