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鞋有話說 / Superstar 的五十周年不靠安排

今年的寒假突然一個延長,讓我得手忙腳亂地替家裡小孩安排新增行程,
這個下午順著高鐵一路向北,剛跟我兒子一人一顆 AirPod 耳機地追完尬車電影。
電影很刺激,但今天的行程整體樸實無華,不算是有太多樂子,
可是身為一個老子,我還是得安排。

老爸就是得替兒子盤算一下的吧,這也是跟我老爸學的。


不曉得當年創立了 Dassler Brothers Shoe Factory 的 Adolf “Adi” Dassler 是不是也這樣,Adi Dassler這位鞋匠職人一輩子都在想著怎麼樣做出更好的球鞋,目光總是放在田徑場上的各種鞋子,回到家裡之後,不曉得 Adi Dassler 是怎樣替他那未來將展現雄圖大略的兒子 Horst Dassler 做出人生規劃?我在高鐵車廂裡自己揣測著。

會想到 Adi 跟 Horst 這對 Dassler 父子,其實是因為 Superstar 這雙鞋又快迎來他的大日子。就在 1960 年代,Horst Dassler 在擁有「國家的造鞋匠」稱號的 Adi Dassler 老爸名聲下,自己來到法國展開 adidas France,一步步讓 adidas 這個源自西德 Herzogenaurach 小鎮的公司慢慢成為了遍佈全世界四十多個國家、跨越了田徑場、網球場、籃球場的世界級球鞋品牌。在這段跨越數十年的發展過程中,adidas Superstar 這雙鞋佔據了絕無僅有的關鍵地位,一路從專業鞋款演變成街頭指標,成了古著焦點之後,如今則是無庸置疑的文化代表。不管是從時間或是地點上來看,少了 adidas Superstar,今天的球鞋世界絕對是全面改觀。

當年 Horst Dassler 跑去創了法國 adidas,在 Landersheim 這個地方還開了法國工廠,看似光宗耀祖、拓展家族事業版圖,但其實跟老爸意見相左,跟西德 adidas 可是存在著某種競爭關係!我相信 Adolf Dassler 老爹當年內心多少嘀咕「啊哩抖底厝裡好好啊做丟厚,跑去法國畢當畢塞洗底勒衝蝦」,但兒子 Horst Dassler 似乎也為了要爭一口氣,不只想要制霸歐洲,更跨越大西洋開展美國生意;就在1970年代的法國 adidas 與西德 adidas 系出同門各自努力的氣氛下,Horst Dassler 操盤的 adidas Superstar 以其皮革鞋身、橡膠貝殼楦頭還有中底縫線等等的獨特強化結構,成功打破了當時新興的籃球運動裡頭,球員腳下被帆布鞋獨佔的局面,加上本來在田徑、網球鞋的基礎,打穩了 adidas 運動鞋立足大西洋兩岸的地位,王子也成功繼承家業。

總之,法國 adidas 跟西德 adidas 反正就是沒有演變成歐洲太陽堂或是大西洋麻糬大王之類的八卦社會事件,而 adidas Superstar 後來的故事相信你們多少也都知道了。

對許多人來說,adidas Superstar 這雙鞋給人最深刻的印象應該就是二十一世紀之初、辦得轟轟烈烈的35歲生日趴踢,那次邀來的各種跨界合作至今難以超越,把80年代一路發展而來的網紅地位扎扎實實地升級為文化標的,而那塊從70年代法製時期就有的金標鞋舌也持續擁有自己的街頭鞋履地位到現在;時至今日,如果我說 Superstar 從1969年開始從名不見經傳的美國「聖地牙哥火箭隊」開始發展的過去還歷歷在目,那就有點誇張了,但真的一轉眼,這位 adidas 世界的一級戰將迎來屬於自己的50周年紀念。

在這重要日子,2020年初的 adidas Superstar 首先推出了幾雙融合自家經典的款式,在我眼裡看來格外具有意義,畢竟這是 Superstar 歷史的縮影,像是 “SuperStan” 找來1970年代同梯發展的 adidas StanSmith 合作,而 “Superstar Americana” 則回憶了在七十年代當 Horst 與 Chris Severn 聯手在美國推廣籃球鞋的經驗,他們循著 Stan Smith 的成功經驗在 NBA 以兩萬五千美金找來天鉤賈霸(Kareem Abdul-Jabbar)代言 Superstar,而其實當時在美國還有一個 ABA 籃球聯盟(後來與 NBA 合併),就改推 Americana 這雙鞋。擷取 Superstar 的這些過去,讓與 StanSmith 還有 Americana 鞋型融合的另類「聯名」款式顯得特別有趣。

但是讓 Superstar 達到今日超越球鞋地位的際遇,可不是靠 Horst Dassler 跟他的美國夥伴 Chris Severn 縝密規劃安排而來,這一切都可以說到「那首歌」。

在七十八十年代初期,嘻哈剛出現,嘻哈歌手們一開始也不是穿得像現在這樣充滿寬鬆的「街頭風格」,而是多少正經打扮一下;無怪乎 Grandmaster Flash(首位入選搖滾名人堂的嘻哈歌手)在《Hip Hop Evolution》回憶起當時見到 Run DMC 造型時的想法是 “Why the fxxk would they do something like that?” 隨著八十年代風起雲湧,Run DMC 不斷發展,還成了唯一一支登上 Live Aid 傳奇演唱會的嘻哈團體也重新定義了嘻哈穿著;在八十年代負責 Adidas 行銷的 Angelo Anastasio 也說 “The superstar shoe was dead. And Run DMC singlehandedly brought that shoe back.” 讓這隻團體所到之處幾乎人人腳上都踩著三條線。

即使過了那麼多年,今天再聽這首《My Adidas》 現場版本依然覺得生猛有勁,1986年雄踞紐約上空的這首歌,寫出來一部分是 RUN DMC 自己本來就愛,出道以來就是 Adidas 忠實粉絲,另外這首歌也是跟另外一位饒舌歌手 Jerrald Deas 的《Felon Sneakers》互嗆之作,想當然爾,饒舌歌手過招就是氣勢跟態度不能少!那場在籃球聖地麥迪遜花園廣場的演出裡,人們那個隨著 RUN DMC 的歌聲而高舉球鞋的畫面,讓 adidas Superstar 從此衝破了籃球場/街頭的範疇,成了所有不甘願順從規矩的人們的年輕徽章。

“my Adidas and me, close as can be
we make a mean team, my Adidas and me
we get around together, rhyme forever
and we won’t be mad when worn in bad weather
My Adidas..
My Adidas..
My Adidas”

不在安排中的次文化力量嚇到了所有大人,從此改變了球鞋世界。


追完劇,收好耳機,這電影安排真是出人意料,每個故事也都有等待我發覺的轉折跟精彩。不管是離家背井發展的法國adidas,或是不願乖乖待在籃球場上的美國奇遇,就是沒有按著安排前進的道路,該不會…adidas Superstar 就是不照安排才變成了球鞋界的 Super Star!?

在高鐵車上我準備回家 ,整理行李也整理想法。看了陪在身邊、其實蠻乖但早晚要進入叛逆期的兒子,嘿,這麼「不聽話」的觀念,讓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討論 Superstar 這件事。

但或許,我可以不用那麼多安排,有些東西就等著他自己去發現。

 

Superstar 經典鞋款一次看
追蹤 adidas Originals IG
追蹤 adidas Originals 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