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訪客 / 編輯看到的 Nike Kyrie 6 ‘Jet Black’ 是 Kyrie Irving 的「愛」

編輯當然沒有跟 Kyrie Irving 對位過,可說真的,就連用上帝視角看球賽轉播時,都常會搞不清楚他剛才究竟怎麼把分數加到記分板上的(!?!!?),更遑論是站在面前防守;曾有媒體用 “Dangerous Ball Handler” 來形容 Kyrie Irving,而他則認為自己之所以難被守住是因為既能一路直闖籃下亦有辦法在外線開火取分,以球賽角度來說 Kyrie Irving 無疑非常難以捉摸,不過在球鞋世界裡,Kyrie Irving 及其簽名鞋總令我覺得彷彿掏心掏肺般 (說赤裸裸有點太害羞) 和球迷們在對話。除了性能面自 1 代起至今窮究於操控感、鎖定效果、抓地系統的提升,讓打法與他相近的球員如虎添翼,設計細節也從未冷場,為此 Nike 設計團隊花費許多心力在美學上頭,持續把他眼中的世界分享給大家。愛上一雙鞋可以有很多方式,編輯還沒有機會穿 Nike Kyrie 6 上場打球,但拍攝期間短短幾小時相處下來,單單把玩實鞋已經令我直呼過癮覺得戀愛了,因為,它讓我看到 Kyrie Irving 對周遭事物的愛。

Kyrie Irving 對球鞋的愛

各位應該曉得 Kyrie Irving 非常喜歡 Nike SB 系列,Nike 不只曾為他把一些膾炙人口的配色移植到簽名鞋上,甚至設計師 Benjamin Nethongkome 最初發想 Kyrie 6 時是以 Nike SB 做為借鏡對象,這裡指的並非外型或配置,而是個性,Nike SB 具備玩滑板所需要的性能又在街頭文化中寫下傳奇,遊走於 Performance 和 Casual 之間的絕佳平衡是 Nike Kyrie 系列現階段所追求的。而且此次還有更多 Kyrie Irving 喜歡的球鞋在設計過程裡扮演重要角色,比如 Kyrie 6 諜照曝光時就有人聯想到的 Air Yeezy,另外則是 Kyrie Irving 高中時期穿過的 Air Jordan 2,他對於該雙鞋的腳踝包覆感很滿意,據 Benjamin Nethongkome 透露他們還特地去研究當年 Air Jordan 2 鞋領填充物使用的材質及密度為何,並把類似感覺帶到現今的籃球鞋上。

許多鞋迷因為 Kyrie 6 中足綁帶想起 Air Yeezy,但其實開發過程中還有另一雙 Nike 經典之作給了設計團隊啟發,Benjamin Nethongkome 說他們參考 Air Presto 兩側的籠狀支架,因此可以注意到綁帶延伸至內側的部份慢慢變成是一塊片狀結構。細節方面 Nike 為 Kyrie Irving 加入代表 6 的羅馬數字 VI 以及 All Seeing Eye 突顯個人特色,然後把綁帶放置在他認為自己打球時最需要貼合鎖定的地方。

Kyrie Irving 對比賽的愛

因應 Kyrie Irving 所擅長的打法及優勢,Nike Kyrie 系列一直是個性極度鮮明的籃球鞋,靈敏反應、近乎無死角的抓地力都是為了讓他更心無旁鶩發揮百分百實力,Kyrie 6 延續前一代的 Zoom Turbo 科技,形狀有如飯匙般的氣墊單元佔據前腳掌位置幫助球員攻城陷地,為了更快更清晰特別把鞋楦高度再調低 0.5 公分更靠近地面。另外編輯覺得最有意思的是鞋頭大拇趾區域有無數粒細小錐形體,竟然是為了當 Kyrie Irving 大幅度彎折雙腳變向時能即刻提供額外止滑支援,這些「戰力考量」都是出自他對勝利的渴望。

Kyrie Irving 對家人的愛

先前已經於全球指定地區發售的 Preheat Collection 引用了 11 這個對 Kyrie Irving 意義深遠的數字,帶來 11 雙城市主題配色,在官方資料裡提及許多特殊關聯 (其實還有幾個巧合,比如與 Nike 在 2011 年簽約、開始會運球是 1 歲 1 個月時…等等),當中最重要莫過於 11 是他與父親 Drederick Irving 共有的球衣背號,他有在 Twitter 上分享過穿 #11 是為了獻給父親,Drederick Irving 曾經是一名籃球員但因為要扶養孩子選擇放下夢想,還記得去年感恩節 Kyrie Irving 曾說 “My dad sacrificed his dream, so I could live mine.”,某種程度他是帶著爸爸的籃球夢在 NBA 拚戰,兩人共同抱持之 “Hungry and Humble” 信念更是 Kyrie 系列目前為止每一代都存在的重要元素,這回以刺繡方式出現在鞋舌最前段。

Kyrie Irving 僅 4 歲時母親 Elizabeth Ann Larson 就離開人世了,雖然兩人相處時間很短可是絲毫未減 Kyrie Irving 對媽媽的愛。他在雙手手腕內側刺有羅馬數字 VII、XIII 代表媽媽生日,並以 Elizabeth 作為女兒 Azurie Irivng 的 Middle Name,去年更展開尋根之旅造訪 Elizabeth Ann Larson 所屬之 Standing Rock Sioux 印地安原住民部落的保護區,舉辦儀式象徵成為部落一員;而在 Kyrie 6 左右腳前掌內側你能找到分別代表母親、女兒的出生年月日及星座圖,記錄下生命中最重要的兩位 Elizabeth。

Kyrie Irving 對世界的愛

或許有不少勘履者和編輯一樣初次看到鞋跟外露式支撐結構上的圖騰以為是 Hamsa Hand 與 All Seeing Eye,畢竟這兩大元素接連在 Kyrie 3~5 出現且戲份不小,不過根據設計師 Benjamin Nethongkome 在手稿圖上所寫的筆記還有 Kyrie Irving 受訪時分享得知,其實此圖騰為 Healer’s Hand + All Seeing Eye 組成,Healer’s Hand 源於美國原住民文化中的象形文字 (正巧 Kyrie Irving 擁有一部份原住民血統),是一個被視為具有保護、療癒能量的符號,Kyrie Irving 表示人在某些時間點或遇到一些事情時都會需要被療癒,像 2018 年 10 月祖父過世時他就處於較低潮狀況,所以想要把這股守護能量藉由 Kyrie 6 傳遞給全世界,編輯認為 Healer’s Hand 被安排在有如守護神的後跟支撐結構上可說格外契合。

最後是編輯個人感到非常好奇的地方,倒數第三個鞋帶孔為什麼圍繞著類似山岳的圖形呢?我猜測有可能是象徵 Kyrie Irving 回歸 Standing Rock Sioux 部落成為原住民一員後獲得的名字 “Little Mountain”,期待未來官方能給出解答,如果你曉得答案的話也歡迎與我們分享。

Nike Kyrie 6 ‘Jet Black’
官方定價:4,200 元
上市日期:預計 11 月 29 日,實際以店家到貨為準
販售店點:請見 Nike Taiwan 公佈之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