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Nike Air Max Plus 鮮為人知的傳奇故事

2,446

有些運動鞋款已然不僅侷限於最初的功能性考量,而是逐漸發展成為一種文化現象——於 1998 年問世的 Nike Air Max Plus 就是這樣的運動鞋。Air Max 家族這個獨具特色的新成員開啟了一個嶄新時代,且後繼者層出不窮。Air Max Plus 鞋款在世界的某些地方持續販售近二十年之久,無任何減退跡象,且不斷繁衍出數以百計的豐富配色和結構,皮質、用 Ultra 底革新還有不帶鞋帶的懶人鞋款,它的盛名與威望甚至造就了非官方的品牌重塑,因為在某些地區,它還有個更廣為人知的綽號:Tn(代表 Tuned Air日後成為街頭必備的 Tuned Air 鞋款正是由此而來。

Nike Air Max 全新 Hyperblue(湛藍色)、Sunset(日落色)及 Purple(紫色)款配色已於指定店點發售。

雖然 Nike Air Max Plus 如此歷久不衰,這雙傳奇運動鞋的真正起源卻鮮少被探究。由退休的設計師 Sean McDowell 設計的該鞋款產生了令人難以置信的美學影響力,且應用了三種前所未用的製造工藝,以下 Sean McDowell 將分享他創作這一經典跑鞋的背後故事。

樹立美學標杆

其實早在 Sean McDowell 還未加入 Nike 工作時,他就在不知不覺中開始了對 Air Max Plus 的構思,「我在佛羅里達的海灘上閒逛,漫不經心地思考著、勾畫著,那是我最有創意想像力的時光之一。一天晚上,臨近黃昏,湛藍的天空開始逐漸褪色成深藍色,棕櫚樹在風中搖曳。」他這樣回憶與朋友的一次休假,當地特有的美景點燃了他想像力的火花,「我把所想的勾畫出來,想像著棕梠樹可以做成後擋板,就像是它們包覆住你的後腳跟。」他說。就這樣,他記下了這個想法,留待將來實踐。

1997 年 Sean McDowell 到任 Nike 後立刻開始了創作新款跑鞋的挑戰(也因此完成了初期的 Foot Locker 項目),該鞋款採用了一個全新的 Max Air 創新科技:用兩個對立的半球發揮緩震作用,它的原理名稱是 Sky Air,當時向零售商展示的鞋樣超過 15 款,但是沒有一款獲得認可。「當我一聽到 sky 我就想到,『哦,天哪,我在佛羅里達看到過這樣美妙的天空,』」 Sean McDowell 說道,於是他重新開始了設計「我做了落日色,我做了藍色、紫色,嘗試了若干不同顏色以及天空樣式,有些棕櫚樹款設計得稍顯誇張且特別有幾何感,還有一些是就像樹葉搖曳著。」

另有一個 Air Max Plus 主打鞋款的靈感源自鯨魚。Sean McDowell 表示:「小腿圍部分就是根據鯨魚尾巴改良設計成的,魚尾出水的形象太經典了。」Sean McDowell 在 Nike 的經驗不足,卻恰恰成為他設計出 Air Max Plus 上獨具特色的 Swoosh 標誌的一把金鑰匙。在此之前他從未畫過 Swoosh 標誌。他沒有範本。他說,「沒有人給我任何指導,因為那時我剛到公司沒幾天, 這個形狀有些不合常規,我把 Swoosh 標誌放在了內側,而當時所有品牌指南給出的技術原則都說要放到外面去。」

穿鞋者的視角也是至關重要的,他表示:「我想要稍微強調從上至下的視角, 棕櫚樹從中間和側面的角度看上去都不錯,但是從頂部看下來是一條直線連接著棕櫚樹,這就給人感覺有些怪異了,所以我想『我怎樣能把它做得稍微有趣些呢?』」Air Max Plus 對於時尚的巨大影響力使人容易忘記它的設計初衷是用於跑步,Sean McDowell的目標是儘量融合更多的功能,包括貫穿前足的彎曲凹槽以及 Nike 在外底方面的優秀設計。「現在它已成為風靡的時尚鞋款,但是它低於 340 克重量,對於 PU 材質的鞋而言,尤其在當年,已經是非常輕了。」

同時作為資深運動員的 Sean McDowell 深知從何處挑戰傳統能夠打造出新的功能,「在我的成長歷程中,我一直是個跑者,也曾學習過如何在車流中讓汽車注意到你,所以我當時想『奇怪的是幾乎所有鞋的反光設計都只在後面,而實際上鞋的前面也需要反光設計』,所以我把反光條延伸到了前掌部位,一直到鞋面和鞋舌。」他對於細節的重視和執著也展現於別具特色的外底設計上。「我把橡膠中的不同半球體全數拿掉了,因為在中間側真的看不到它們,所以你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應用了任何新技術」他如此解釋。透過色彩將穿著者的目光更聚焦在裡面的 Tuned Air,Sean McDowell 還在後擋板添加了棕櫚樹條紋以及 Tn 標誌,「那些線條都指向氣囊,這種設計挺酷的。」他說。

如今,Tn Air 標誌就等同於 Air Max Plus 的代名詞,但是對當時 Sean McDowell 來說這個六邊形的標誌卻是個意外,在沉浸於圖稿設計一個星期後,整個設計就感覺好像完美地融合起來,「我並不知道應該把這個標誌放在哪裡,但是他們告訴我這個新科技是件大事,我必須把它做得非常顯眼。」工作間隙的休息對於這位設計師做出摒棄傳統配色的決定,Sean McDowell 在 Air Max Plus 打頭陣的三個鞋款的設計上以視覺形式講述了一個「從夜晚到白天」的故事,他說:「我們當時沒有色彩專家,所以最開始的三款鞋真的非常了不起,第一款鞋是暗色的;第二款幾乎是全黑色的,略帶紅色(他們使用了源自 AIir Jordan 13 的反光網格),象徵夜空中的繁星;還有一款是亮橙色和黃色,展現日出意象。」

玩轉工藝科技

Air Max Plus 系列頻出首創,而打頭陣的便是令人驚豔的漸變色工藝。Sean McDowell 的設計相當富有想像力,但是他記得當時對於能否將它們變為真實產品持樂觀態度。Sean McDowell 回憶道「我畫了漸變色,每個人的反應都一樣,『你永遠也做不成,根本找不到那樣的材料』,但我說『我們可以提煉出來』。」而那之前他們從未有過這方面的實踐。回憶起年輕時穿過的 Nike Flame(1980 年代早期風靡的經典 Omega Flame 鞋款之姊妹款)上如火焰一樣的漸變色,這位設計師認為這個工藝是可能實現的。「他們已經在服裝上實現了,所以我認為會非常容易實現。第一雙樣品鞋堪稱完美。」Sean McDowell 說,他們從最淺的藍色開始,然後在上面印上稍微深一些的藍色。

正如 Sean McDowell 所繪,鞋面的結構也挑戰了傳統,特別是史無前例的焊接工藝的應用,他回憶道:「好在我們之前做過小的標誌,所以我建議整鞋都由質地纖薄的 TPU 材質焊接而成。」但當時距離他與 Foot Locker 的會面只剩兩周時間,能否做出來也是問題多多。「我被告知『坐飛機去亞洲,先把樣品做出來,希望會面順利。』」Sean McDowell 長途飛行到了工廠基地,但得到的卻是壞消息:「他們說太大了,沒辦法焊接,需要非常大的力量,要熔化材質,否則無法實現焊接。」Sean McDowell 沒有放棄,而是建議先做三個單獨的焊接體。他們照此嘗試了,也立刻見效。「那是一次重大勝利。」

引領熱賣風潮

儘管生產方面的問題解決了,但是能否有好的銷量還離不開零售商的支持。在Sean McDowell與 NIKE 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Mark Parker共同參加的會面之後,一位 Foot Locker 高管提出了一個標新立異的市場調查建議:把鞋放到學校出口的商店貨架上,看看會發生什麼。Sean McDowell 回憶道:「5 至 10 分鐘後,大約 10 個孩子蜂擁到鞋子旁邊問道,『這是什麼?怎麼得到它?」同事們四處觀察,假裝「我從來沒見過,我不知道它值多少錢,我不知道它從哪來。」在此同時孩子們四處跑,嚷嚷著,『我想買這個。」他們像瘋了似的,而我也無比興奮。」

該鞋款一經發佈便幾近風靡全球。儘管 Sean McDowell 對此早有預知,但有一件事讓他始終記憶猶新,並足見人們對該鞋款的瘋狂癡迷。他說:「我看到某人把自己的整只腳都做了 Tuned Air 圖案的紋身。腳底還有外底圖案,側面還有條紋和 Swoosh 標誌,黑色一直延伸至後面,後面還文了 Tn 標誌。太瘋狂了。」在 Nike Air Max Plus 上架銷售以來的二十年中,Sean McDowell 所描述的癡迷風潮有過鼎盛時期,也遭遇過低谷。在紐約該鞋依然大受追捧,且不時躍升為主流熱賣款,在巴黎和倫敦它是主打款,而在澳洲或是紐西蘭,像墨爾本和雪梨則始終享有當地獨有的配色。儘管外表呈現鮮明的科技感,但對於 Tn 迷們而言,該鞋的意義純粹至極,那就是──經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