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雜記 / 兩小時能做什麼?

進入十月中,再怎麼樣酷熱的天氣也變涼了,配上偶爾的陣雨,真是越來越好睡(zzzZZZ),怪不得人的賴床情緒十分容易出現。但另外一方面,卻能感受到周邊有人越來越積極地在準備著某些事情,的確在發生著,早已在發生著。像是我家裡兩個女生,一個忙著準備明年的會考,另外一個則是無論晴雨,幾個月前就開始每天吃著課表往年底的全程馬拉松靠近的行程,奮戰精神實在讓人相當佩服,真的是滿滿的正能量。

這樣的氣氛,搭配上「限界を作るな」(無視極限)這句充滿幹勁的勵志話語蠻剛好。說出這句話的大迫傑選手據說是位「哇某尬意輸欸感覺」的人,還記得三個月前在 Pegasus Turbo 活動會場中首次親眼見到他,就被他當時的氣場給吸引,那時候真沒料到我見到了打破亞洲馬拉松紀錄的選手,與那次印象相比,十月跑完芝加哥馬拉松後他風塵樸樸地首度訪台時,兩次見到大迫傑的感覺差不多,至少我一開始是這麼認為。

東京或台北,不管在哪裡的他在媒體活動中似乎鮮少露出笑容,不擅日文的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在回答問題前總愛以 soudesune 開場,然後搭配著他炯炯有神的目光回答我們的問題,全然認真以對的感覺;曾有人說過 “hard work beats talent when talent fails to work hard” 這句話,擁有天賦的傢伙又這麼樣絲毫不放鬆地 work hard 的時候,你可以感覺得到他真的難纏。

這邊插花一下,提到「大迫」,很難不讓人想到,前陣子世界盃時的流行語「大迫半端」,這句話的簡單翻譯大概就是「大迫選手實在不得了啊」的意思,這邊的大迫選手指的是大迫勇也選手,當年的中西隆裕選手大概怎麼也沒想到這段專訪在日後成了流行語,的確,在被連四場都連進兩球的表現,足以讓人(帶著深深不甘願地)大嘆對手的難纏。大迫勇也在今年的足球賽裡也表現出色,甚至連大迫傑也在大迫勇也在哥倫比亞進球之後幽了自己一默「昨天開始粉絲增加了不少,但進球的不是我啊!」

話說回來,大迫傑的天份其來有自,雙親都有持續接觸長跑運動的習慣,父親大迫猛是擁有5000公尺跑進二十分鐘實力的人,相信在成長過程中,雙親對於運動的理解跟支持幫忙了不少,或許也是這樣的支持,讓大迫傑有勇氣成為日本長跑界的「異端兒」,在台北的活動之中他也提到「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去到美國,實在是相當的挑戰,尤其是要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也都是需要克服的」,但也因為如此,「我所有的時間都集中在訓練上,這點對我來說有相當的幫助

這次的活動中,大迫傑也簡單提到前往美國參與 NIKE Oregon Project 計畫的緣由,「2010年的世界青年田徑錦標賽,我見到了非常厲害的選手,讓我開始思考如何能夠更近一步」,回來攤開 wiki 研究一下,2010年世界青年田徑錦標賽10000米第8名、2013年世界田徑錦標賽10000米第21名,而後到了2014年時的大迫傑取得了日清企業選手的身份,同時間也參與了 NIKE Oregon Project 的訓練,到了2015年更是離開所屬實夜跑團,全心投入 NIKE Oregon Project,而2013-2015年之間電腦螢幕上顯示的是 日本人學生最高紀錄、銀牌、日本紀錄達成 等等成績,擁有這樣的成績,究竟是什麼驅使著他不斷向前,「我思考著我的能力是否受到訓練方式的限制」大迫傑回憶起那段時期是這麼說,若易地而處,有多少人可以有能力提出這樣的想法、做出這樣的決定,實在令人相當好奇。

由 NIKE 與大迫傑合作準備的跑者便當,雞胸肉搭上大量的纖維質,的確是濃濃跑味

上週五(與緊接著的週六)都有不小的雨勢,是難以忽視的大小,在無法估計的天氣之中,我們來到汐止的運動中心看大迫傑跟學生菁英跑者的交流,本來是由各校交流訓練動作的暖身,大迫傑意外地主動分享了他自己的跑前準備動作,對外行人如我來說,感覺看起來沒有太大難度,卻可以感受到這位才沒幾天就從芝加哥、東京再到台北中山又轉戰台北汐止的運動員絲毫不見倦容,這些準備動作除了是分享,也許也是他自己想動一動。

看過大迫傑的跑步影片的朋友,相信都對他驚人的速度與步伐留下深刻印象,對於自己的跑姿他說「我是以節省多餘力氣的姿勢在跑著」,全身肌肉不斷輪轉進行著的過程,當然不會像短距離賽事那樣展現吞噬跑道的氣勢,但的確是行雲流水,「在每一段距離過後,我就專心放在下一個距離的到來」大迫傑說「最後接近終點的部分,就會想到過去一個人的日子、訓練的種種付出。

We do not play the piano with our fingers but with our mind.

Glenn Gould

不可能用「前掌著地」來概括說明這位創下亞洲紀錄跑者成功的秘密,但若是想要進一步了解他,我想說週五下雨的那天,戴著帽子跑過波馬、芝加哥馬拉松的大迫傑,上週五在汐止運動中心的大雨裡,他戴上帽子笑了。是先前沒見過的笑容。

所以說,原來秘密是帽子啊(大誤)

大迫傑的學長,同樣就讀於早稻田大學的村上春樹,用「救援的確信」來描述知名作家費茲傑羅不斷勤於寫作的原因,時勢好、時勢不好,順心與否,他都緊緊抓著小說繼續寫,也許跑步也有類似的「救援的確信」的效果,對某些人來說。在跑過這兩小時之後,那恍惚不確定的目標越來越近,甚至有可能突破,的確是充滿魅力的一段。

但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是要跑超過三、四、五個小時啦。


同場加映:破紀錄之後,大迫傑穿著 Off White 版本的 Blazer 回到日本現身記者會,原來也是位潮流中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