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圖文 / 金澤、東京皇居與代代木公園的跑步一週間

Run in Translation

東京皇居與東京站之間,一塵不染的辦公樓旁的咖啡廳裡我在準備搭機,算是吃著離境前的早餐,精緻低糖的烘烤酥脆穀物與優格搭配,偏硬的口感搭配新鮮微酸的紅梅果,嘴裡的味道淡淡的卻有條有理,那個時候,我腦子裡在這一週所累積的體驗則是還有待整理,像是…這間咖啡廳就在大名鼎鼎的讀賣新聞東京本社一樓,從我這裡看出去卻不見週間洶湧的忙碌人潮,跟看似悠閒的東京站廣場一樣,交錯的移動網路已經發展出某種技能,吸納了其實在迅速移動著的人流,像是在不斷跑動的過程中,用力挺出腹部橫隔膜吞吐著,這城市大口吞吐著,把氧氣吸到最深層的肺泡裡頭開始運作。東京,或是每個城市都用著自己的速度在跑著。

tokyo-city-birdview-roppongi-hills-53thfloor

從頭說起,這趟跑步一週間,以比較少人去的金澤開始,這座城市的步調基本上是遠的、是緩的,稀疏的印象裡,金澤在京都與東京之間幾個改朝換代之間都有著他的角色存在,但總不是主舞台,近年隨著 JR 北陸新幹線的出現,漸漸地成了旅人走訪的選項,在忙完了 KEEDAN mag 刊物的發行之後,趁著東京 PEGASUS TURBO 發表之前,決定半放空(也就是幾乎完全沒做功課地)把自己扔進北陸新幹線一端的這裡,隨便走走跑跑。

不過七月的日本也是熱,逃不過。

是希望什麼功課都沒做就能出門旅行,但無論如何,跟機票一樣,住的地方還是得先訂了的,比較不同的就是找了距離跑步路徑近些,能輕鬆打理自己的地方。第一趟跑就在落腳的 雨庵 金沢 飯店旁的金澤城公園;公園一圈大概是2.5Km的距離,差不多也是個大安森林公園的大小,只是入夜之後,只剩下零星的車道,雖然白天有進去走走(五十間長屋的建築跟說明很棒,能夠重現當年蓋房子的方式真的不容易,像是打造菱櫓的工法幾乎是龜毛到令人髮指),但是人生地不熟的還是不敢亂走(跑),金澤城與兼六園之間馬路有點坡度,但是仍然相當舒服,搞定坡道之後就是長長的直線,後來白天再跑了兩次,刻意繞進了金澤城公園旁的白鳥通躲太陽,是相當舒服的一個跑步路線。有機會的話,這路線可以再遠些繞過兼六園跟更為熱鬧的香林坊,跑起來應該也會不錯。

IMG_4740

沒有明顯大門卻不容易錯過,房間乾乾淨淨,晚上有供應熱呼呼免費蕎麥湯麵當消夜的金澤雨庵飯店。

這一路上,我就穿著 Pegasus 35 逛街、跑步、搭飛機,相當耐操好用,向後大開口的設計不綁鞋帶也能輕鬆套入,在日本鞋子穿穿脫脫的,對於懶惰的人如我來說很方便(笑)。

Pegasus a.k.a 飛馬 這個堪稱長青的跑鞋系列比 Air Max 還長上幾歲,而今年的這雙 Pegasus 35 可以說是這麼長歷史裡頭之中肯定會被提上一筆的一雙,剛上腳時其實心裡有點一驚,這改版幅度有點大啊~是不是超越了大家對於一雙安安穩穩的「訓練鞋」的期待呢?對我來說,與 Pegasus 34 相比較往,Pegasus 35 後移又減少了的鞋帶孔帶來了明顯的腳感不同,袋狀的楦頭空間在跑動時可以穩固感,但是對於部分人尤其是厚腳背的來說,我估計是少了點調整的空間,後跟繞開阿基里斯腱的設計同樣在跑步時有相當的好處,但是剛上腳時卻怎麼樣也有種希望能夠再包覆緊些的感覺,但是女生朋友們倒是常反映後跟太緊了些,不會不舒服,但是我想這應該也算是某種挑腳。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9

從台灣的練跑到日本的旅行,Pegasue 35 遇過了暴雨(來日本的第一天),機場內外的高低溫環境,包含拉著搬著行李東奔西跑與轉車上下樓梯的苦差事,隨傳隨到的 Zoom Air 回彈感與長時間穿著後跟不磨腳的優點,Pegasus 35 一路上給人強而有力的印象,在鞋評裡頭的 versatile (多用途)一欄應該可以給他不錯的分數,可以說有著用來絲毫不會有所心疼/心虛的信任感。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10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11

移動日後我們來到東京,選擇一訪有點距離的代代木公園跑道,雖然說原宿、澀谷甚至是背面的代代木八幡都去過,但是代代木公園怎麼跑這件事,我們心一橫就進了地鐵,想說去了看著辦,反正跑步嘛…有路就能跑,沒路就跟著跑。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15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17
yoyogi-park-running-route

但是沒想到,我們最後真的是「沒路跟著跑」,本來是沿著公園外圍的柏油路在尋找著大家最常跑的路線,但稀稀疏疏的跑者讓人覺得事有蹊蹺,跑進公園觀察了一陣,發現好幾組的學生突如其來的從建築物旁冒了出來,穿過柏油路面就又鑽進了樹林間一條被「跑出來」的步道,這麼不按牌理的跑法著實讓人嚇了一跳,不似大安公園那樣鋪設好的紅土地面,而是在林間自然而然成形的小徑,居然成了這些學子一圈圈練跑的路線,當下當然就是跟著跑。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44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42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43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50

此行也與日本東京知名跑團 AFE 有了一次難得的見面機會,也隨著他們的腳步再次造訪代代木公園,由設計師/造型師 平野淳 (DKJ) 所發起的這個跑團成立在 2009 年,常在澀谷一代留下跑團合照的他們形容彼此是如「家人一般」的相處,多半從事設計/時尚產業的成員除了相聚跑跑之外,跑完步還會一起上澡堂、然後一起聚餐,的確是相處相當融洽的一群人,「我們就是相聚跑步,大家聊聊近況」平野淳向我們分享「因為從事的產業相近,所以有不少可聊的,也許有跑友會針對長跑去做特訓,但是 AFE 基本上不會針對特定成績的提升而有課表什麼的。」

這麼多年過去,的確身邊有不少變化發生,但是跑步的本質倒是沒有什麼變過

 

在閒聊間 DKJ 冒出了這句話,對長年居住在東京的他們來說,我們的提問與觀點應該都是陌生的,像是 — 「東京很快速,你們覺得呢?」「我們不覺得東京腳步有特別快」,或是 — 「你們第一次完成10K距離時的心情?」「10K?那已經是小學時的事情了,半馬?那大概是中學部社團一般訓練的距離」,其實都是讓人意外的答案,但也請大家別誤會以為所有的日本朋友都是如村上春樹那樣,在希臘四處說跑就跑個全馬的人,AFE跑團的朋友也說「我們真的不認為所有人都需要去跑全馬那樣的距離,但是時候到了,若想挑戰是會去做的。」各個地方的跑友/跑團也許在速度上、在地域上都擁有不同的特質,但是跑步本身倒是沒什麼不同的呀。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47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48

代代木公園像是個巨大的緩衝體,在游民帳篷、庶民生活到潮流旅客甚至是神明(明治神宮)之間,據說也會有實業跑團所簽約的肯亞跑者在這裡練跑。

而後隨著東京 Nike Pegasus Turbo 發表會的緣故,去到了豊洲市場一帶,對這地名有印象的朋友大概是因為前陣子築地市場搬遷的新聞吧!過了大橋才能抵達的地方,伴隨著海風,與台場有幾分類似的空間感,有趣的是發表會場地 豊洲PIT 一側的 豊洲Brilla 是相當奇特的概念跑道,當天晚上有安排在豊洲可以見到海景的跑道上,一側就是東京的城市天際線,雖然說交通緣故並不是那麼容易抵達,但是夏夜晚風,是讓人(我)為了攝影取材而沒跑過,後來覺得頗為扼腕的一個路線。不過能夠見到這麼多大腕以及 Nike Pegasus Turbo 的發表更是直得,期待下次有機會再相逢!

主要負責介紹產品的 Brett Holts 在 Oregon 大學就讀期間,是美國NCAA障礙賽之中 All America 等級的運動員,一路從 Nike 產品經理到現在更躋身成為品牌跑步產品副總裁,讓人對於未來 Nike Running 的發展充滿期待!

與以往單純加入日本實業接受訓練並參賽的模式不同,1991年出生的大迫傑同時與實業合作並接受 Nike Oregon Project 跟著美國、肯亞等地跑者一起訓練,會否跑出全然不同的一番風氣大家都在等著看。

高人氣的 Shalane Flanagan 讓媒體朋友們一秒變粉絲,目前主力在全馬的她在前兩天(7.21.2018)更成功扮演 Pacer 角色協助隊友 Shelby Houlihan 以 14:34.45 的紀錄將美國女將的 5000m 記錄一舉推進四秒之多!

還不常見於大家走訪雷達之中的東京豊洲地區,其實就位在台場與築地之間,目前相對低開發的空間感,少了車水馬龍也安靜許多。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57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58
photo-essay-nike-pegasus-turbo-running-with-no-translation-59

最後一站東京皇居,是被冠以「跑者麥加」的一個跑步路線,在大都會的市中心要找到像這樣這樣全長達5Km左右、幾乎可以不受干擾完整路線的確難得(不過筆者私心覺得紐約的中央公園那10Km的路線才是真的是難以匹敵),以當地習慣順著你右手邊馬路車輛行走的方向去跑,似乎是這裡的某種規則,當然,有規則就有人不聽,所以有逆走文化的出現(笑),之前聽朋友提過,以前在這邊跑錯方向可是會沿路被不斷提醒糾正,但是連跑了兩天還是可見到零星迎面跑來的人們,在最窄僅能錯身而過的小徑來說,在皇居跑,的確還是照著方向來比較好。

在皇居路線裡,穿(ㄞˋ)著(ㄒㄧㄢˋ)的當然就是日前發表,領先全日本全球各大跑者而率先拿到的帥鞋 Nike Zoom Pegasus Turbo,說真的又輕又順的腳感你很難不喜歡,即使與 Zoom Pegasus 35 看起來線條極為接近,但真的大為不同,鞋面材料顯著提升了貼身的幅度還有後跟也變得更為自然,靜態時的舒適與跑動時的平順,ZoomX 與 React 的搭配帶來了一種絲毫不惱人又隨侍在側的腳感,在東京的幾天,我盡力地把它當 Pegasus 35 來使用,去穿去跑去逛街也拖著行李在該死的銀座轉車(搞死我!),但最後仍然帶著捨不得的心情收了起來,改換上 Pegasus 35 搭機,Pegasus Turbo 的好穿真的會有想要多愛惜這雙鞋的感覺。

A post shared by sam deng (@edtrigger) on

A post shared by sam deng (@edtrigger) on

秉持著跑好跑滿的精神,皇居路線我硬是連續早起兩天、連跑了兩天,也因此選擇住在東京車站北邊的 三井花園飯店 大手町,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運氣,可以找到了這間開幕不到一個月的飯店,嶄新的書店卻有絲毫不馬乎的規劃,窗外就能見到的高架車道與一樓大廳書架上的古書充滿對比,具體而微地,詮釋著東京這座城市給人的感覺,我坐在箱根驛傳出發點旁,用一頓簡單但滿足的早餐為這次的跑步一週間,簡單且隨性地劃上句點。

最後這邊用的應該不是句點吧。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