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 Air Max 1/97 ,讓 Sean Wotherspoon 成為了傳奇。

Sean Wotherspoon是何許人也?對於球鞋圈子來說,在去年的 Air Max Day 之前或許知道的人有限。但在一場 「Vote Forward」 活動之後,一雙彩虹般配色的 Air Max 1/97 面世,也傳出了炒賣天價的新聞,頓時 Sean Wotherspoon 這名字登上了全球流行網站的版面。


 

Sean 是美國知名古著店鋪 Round Two 的主理人之一,同時也是個 Air Max 系列的狂熱者。2017年 Air Max Day 的 「Vote Forward」 ,從 12 位社群網站上活躍的藝術家設計 12 雙獨一無二的 Air Max 之中,透過全世界票選來決定 2018 年 Air Max Day 的主角,而最後就由 Sean 的 Air Max 1/97 奪得最後榮耀。當然今年的 Air Max Day 的焦點,這一雙 Air Max 1/97 絕對是頗受期待的一款!而先前在上海的 Air Max Day 預覽, Sean 也受到邀請來到了現場,編輯部把握時機他來個對談,聊聊他與 Air Max 間的故事。
 


 

作為 Air Max 的狂熱者,你擁有多少Air Max 鞋款?那其中哪雙是你最喜歡的 Air Max 鞋款?

最多的時候擁有了大概兩三百雙以上的Air Max 鞋款,不過因為搬家的關係,現在大概還有著五六十款左右的經典鞋款。最喜歡的其實有很多,我立刻可以列出十款以上,像是 True SF x Air Max 97、air max 1 amsterdam 、 Air Max 95 Neon 、 Air Max 90 Infrared 還有所有的 atmos 聯名系列,他們的設計實在是太棒了!
 

為何你會選擇 Air Max 97 作為鞋款的設計?有怎樣的靈感來源完成了這一款 Air Max 1/97 的精彩配色呢?

其實 Vote Forward 是在一年多前的活動,在那之前幾年,NIKE已經很久沒有復刻 Air Max 97 的鞋型,而我自己也非常想要一雙 Air Max 97 所以就將 Air Max 97 的鞋面,與我最愛的 Air Max 1 的鞋底合體,設計出一款不同以往的鞋款。

而談到主要設計靈感,來自於燈芯絨這個材質。我十分喜歡這個材質,有陣子還每天穿著燈芯絨的褲子與衣服搭配,總是有著微妙舒適的觸感。我當初想著,這個材質大量的被用在服裝上頭,但怎麼沒有人用在鞋面設計上頭呢?於是我大膽地將燈芯絨材質加入鞋面的設計,而且採用了多年來對古著的經驗來做配色設計,打造這一雙特別的鞋款。
 


 

關於你所設計的 Air Max 1/97 大受好評,甚至出現了超級高價的競標價錢,當你在設計當下與鞋款實際上是的心情是怎樣的變化?

其實有像過山車一般的高潮驚喜!

當我聽到我受邀參加 「Vote Forward」 的時候,我正在開車,我接到一通來自 NIKE 的電話的邀請,瞬間開心到要發狂了,拿著我的手機猛親,差點就要發生車禍了,實在是興奮得難以言喻!只好趕快停到路邊,繼續聆聽合作的細節。

而說到鞋款受到極大的歡迎,當然這樣的心情有好有壞,在做設計的時候,心態上是相當熱血與愉悅的。而在市場上出現的高價的競標,代表著我的設計是被大眾所認同肯定與喜愛的,這一方面當然是很開心,不過另角度來說,過高的價錢,對於真正喜歡他的人不能更簡單的擁有,而我的願望是讓每個人都能穿上這一款 Air Max 1/97 ,這樣想起來又點失落。
 


 

由你看來,Air Max 系列與古著文化上,有怎著怎樣的連結性與差異性?

Air Max 是在八十、九十年代興起的鞋款,而現在的古著買家,也都是在這個年代出生,這些熱愛古著的人,想要尋找適合搭配這些年代古著服裝的鞋款,就非Air Max 莫屬了。

 

我知道古著有很多很棒的細節可以運用在鞋款上頭,還有哪些細節是你可以推薦用在其他Air Max 款之上的嗎?

我喜歡從每一雙鞋款的解構開始,從他的各個細節加以改造變化,不管是變厚、變薄,或者是變高,用上許多異材質的組合,像是絨毛材質也是我很想挑戰的。
 



 

在LA的古著市場,通常哪些NIKE老鞋款是炙手可熱,非常受歡迎的?而這一次許多新的鞋款,你又會怎樣的搭配?

應該說所有的Air Max 鞋款都是相當熱門,還有 Uptempo 系列,以及Air Penny系列鞋款都相當熾手可熱。一些九十年代的科技鞋款,詢問度也非常的高。而要穿上這些鞋款,你就會想要找找適合搭配的同年代服裝,來達成與鞋款的一致性。

而今年的這些Air Max Day即將上市的鞋款,很多都還有著“OG” 的概念存在,搭配上也很好駕馭著,只要隨著鞋款的細節,做新與舊的穿插搭配。
 

 

說到搭配,你的帽子也相當特別,有搭配到今天的鞋款,這也是自己設計的嗎?

這個是我為 NIKE Sportwear 所設計的,後方還有我的簽名,不過上市時間也還不知道是何時。靈感來源是來自我以前的九十年代ACG系列的收藏,最棒的就是她可以隨便的蹂躪都可以回復到原來帽型。
 

 

為了這雙 Air Max 1/97 特別塗裝的 VW Bus 。

去年才開幕,位於紐約 113 Stanton Street 的 Round TWO 紐約店。

113 Stanton Street ❤️@roundtwonewyorkcity ?–@cavemen

A post shared by Sean Wotherspoon (@sean_wotherspoon) on

延伸閱讀

NIKE AIR MAX DAY 前夕,我們在上海先看到了 AIR MAX 更多可能與創新。
迎接 2018 Nike Air Max Day 重點鞋款搶先看
紐約時裝周穿什麼?台灣品牌 JUST IN XX 腳踩 Nike Air Max 270 登上伸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