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AIR MAX DAY 前夕,我們在上海先看到了 AIR MAX 更多可能與創新。

從全球創意人與 Air Max 創意總監口中瞭解更多 Air Max的故事。

月,已成了喜愛球鞋人們心中的一個重要的月份,自 1987 年第一雙 Air Max 1 問世至今,已經有著30多個年頭, Air Max 的系列鞋款,也陪伴著不少朋友的成長。而從 2014 年開始,將每年的 3 月 26 日訂為 Air Max Day ,紀念著這個改變跑鞋型態的科技降臨。而面對著即將到來的 Air Max Day 已經不是單單 3 月 26 日這一天,而是整個月份都籠罩在 Air Max ,最讓人期待的,絕對是 NIKE 又會帶來哪些令人驚喜的鞋款呢?我想大家都很迫不及待的想要一探究竟吧!在農曆過年前夕,與返鄉潮強蹦,機票一票難求之下,編輯部還是飛了一趟上海,跟大家同步預覽了今年 Air Max Day 的重點鞋款!

雖然說沒遇上前一週的大雪,二月的上海還是有幾分寒意,卻也抵擋不了兩岸三地媒體們的熱情與期待,位於上海長樂路的 NIKELAB X158,原本就是個極度有著誘惑力的地點,這次選在二樓的展演空間,啟動今年 Air Max Day 的第一波熱潮。

匯集世界達人的聚會

這回, NIKE 邀請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設計師、藝術家、收藏家,從Air Max資深創意總監 Dylan Raasch、2017年 Nike Air Max Day「Vote Forward」活動優勝者 Sean Wotherspoon、atmos創意總監 Hirofumi Kojima 、英國設計師 Alexandra Hackett 、上海潮流店鋪 DOE 共同創辦人 Himm Wonn ,以及 HK-KICKS.COM 創始人、資深球鞋收藏家 Horace Leung 這幾位對於 Air Max 充滿熱情,一同來聊聊對於 Air Max 的個人見解。

Dylan Raasch

作為Air Max資深創意總監的 Dylan Raasch 今年的 Air Max Day 為我們帶來的就是手上這一雙 Air Max 270 ,視覺上誇張突出的氣墊元件,是這回 Air Max 270 最大的特徵。從最初的概念到最終上市歷時兩年,希望創造出一個有史以來最厚的氣墊,同時也將為 Air Max 的歷史再添上一筆佳作,成為新的經典指標。

Sean Wotherspoon

2017 年 Air Max 1/97 「Vote Forward」優勝者的 Sean ,聊到 Air Max 總是有著說不完的話題。而談到收到 NIKE 邀約參加了 Vote Forward 的活動,要將自己的鞋款製作上市,正在開車的他簡直時欣喜若狂,只能快快將車停到路邊在車內歡呼著,瘋狂親吻著手機。而 Air Max 1/97 的設計靈感,就是來自於燈芯絨的面料,融合著繽紛的色彩來打造這一款鞋款,或許很多人不知道原本燈芯絨是貴族才能使用的布料,用在鞋款面料也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創新。

Hirofumi Kojima

從 Air Max 95 開啟他的球鞋生涯。作為日本最著名球鞋店鋪 atmos 的創意總監, Kojima 先生與 NIKE 也聯手推出了許多精彩的鞋款, 2016 年 “Vote Back 100” 活動的 Air Max 1 atmos Elephant 就是一個精彩鉅作。而今年延續著這個動物系列的作品, Nike Air Max 1 atmos “ANIMAL” 的動物毛皮紋路拼接而成的聯名復刻,將又會掀起另一次的高峰。

Horace Leung and Himm Wonn

作為香港與上海的球鞋指標人物 Horace 與 Himm ,兩人談到對於 Air Max 的熱愛,絕對不會輸給其他人。當 Horace 拿出了 1997 年日本雜誌 Boon 的球鞋別冊,一雙 Air Max 95 的封面,成就了當年 Air Max 的輝煌歲月,這也是許多人追逐球鞋夢的開始。那個年代,從雜誌、店鋪的實際上架、人與人之間的實際交流來獲得球鞋的訊息,是個美好年代的開端。

Alexandra Hackett

以Mini Swoosh暱稱廣為人知的設計師Alexandra Hackett,用著自己所學,將許多 NIKE 的單品重新解構與改造。像是她身上穿的 Oversize 外套,就是自己從 NIKE Duffle 改造而來,連上衣也勢將襪款解構重製,賦予不同的創新與生命。談到這一次的 Air Max 270 的氣墊帶給她豐富的靈感,這樣有個性、能夠表達自己主張的細節,正也是她所追求的設計特質。

漫步在雲端的空氣感

整個展覽,是由一整個 LED 螢幕空間所包圍,連放置鞋面的平台都是 LED 桌面,畫面中不斷的播放著各樣的沁藍天空,代表著踩在空氣上頭 Air Max 的和心理念。而現場展出了二十雙左右的 Air Max 鞋款,將今年 Air Max Day 精彩的鞋款一次放送。從先前就曝光的全新 Air Max 270 系列, 最令人期待Virgil Abloh 全新打造的黑、白二色的 Air VaporMax , Sean Wotherspoon 設計的 Air Max 1/97「Vote Forward」、日本 atmos 的「Animal Pack」、 中國人氣偶像王俊凱設計的 Air Max Zero「WJK」、 Air Max 97 與 VaporMax 合體的 Air VaporMax 97 以及經典的 Air Max 180、Air Max 93 等必備的 Air Max 鞋款。








 

從設計總監口中道出 Air Max 系列的未來

再開始活動之前,我們先與 Dylan Raasch 聊聊了對於 Air Max 他的個人觀點與未來。Raasch前擔任Max Air全系列產品創意總監,主導Air Max產品的設計策略和未來願景。出自Raasch之手的設計包括Nike Payaa、Nike Air Max Thea、Nike Roshe One和Nike Roshe Two 等非常受到歡迎的鞋款。從他手上不斷的把玩著即將推出的 Air Max 270 ,對於 Air Max 的深愛是顯然可見的。



現在是 Air Max  全系列產品創意總監,在 Air Max 這個系列的設計跟 NIKE 其他產品系列有怎樣的不同理念嗎?

我們所知道的 Air Max 這個系列,是從 Tinker Hatfield 手中開始,同時他也為了 Air Max 系列訂下了整個產品的基調,它必須是要充滿創意與創新,同時也要持續地將 “ Air ” 這個元素加入到設計之中,絕對是 Air Max 這個系列最重要的理念。而除了靜態的外型,一直到動態需要的所有機能,還有加載的嶄新科技元素,這個一直是 Tinker 為 Air Max 這條產品線奠下最重要的基石。

Air Max 對我來說意義非常的大,代表球鞋文化最鼎盛的黃金時期,從 Air Max 1 開始,一直跨越到整個九十年代,這球鞋的黃金十年之中,Air Max 有著層出不窮的創新與奇思妙想的設計,同時也被實踐出來。。

 

那跟傳奇設計師 Tinker 一起工作有怎樣的挑戰嗎?

一開始 Air Max 這個系列便是由 Tinker 所主導,以他的設計理念成為了 Air Max 的價值核心,他是設計團隊的靈魂人物。不過 Tinker 現在主要的工作是著重在對於未來有前瞻性、足以改變未來趨勢的創新產品上頭,而他也會隨時與我們聊聊新的設計想法與心得,給予我們更多的靈感來源。

 

對於曾經出自你手設計的眾多鞋款之中,你最喜愛的是哪一款鞋款?

我自己的設計中,我最喜歡的鞋款是 Air Max Thea ,這是一款專為女性發聲,而特別設計的 Air Max 鞋款,當然也廣受女性跑者以及許多球鞋愛好者的支持。

 

而對於設計上會面臨哪些挑戰?

主要有兩個部分,第一個是在於成本的預算控制,畢竟 Air Max 的設計是非常耗費財力與精力,同時也要考慮到最後產出的成本價值,才能夠達到平衡。而另外一點,就是要讓創意設計團隊與製造工程團隊的完美溝通,也是一個極大挑戰。像是一開始我們設計的氣墊是兩倍大小,但是在實際生產與結構上面會遭遇到一些問題,就是透過不斷溝通才能夠達到產品的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