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Lab ACG 3-in-1 System

突破設計界線 / The Nike 1 Reimagined 創變新 1 代 10 雙專為女性重塑經典的新作

1982 年和 1985 年是 Nike 非常重要的兩個年份,它們分別誕生兩款球鞋歷史上極具辨識度的鞋款 Nike Air Force 1 和 Air Jordan 1。在之後的數十年裡,這兩雙籃球鞋激發了無數新款,並成為 Dave White、Mister Cartoon 等藝術家和 CdG、PSNY 等時尚品牌以及許多創作家的創意畫板。時尚與潮流不斷變遷,而它們始終保持著指標性的地位,受到各個群體的喜愛。

The 1 Reimagined「創變新 1 代」系列,是由 Nike 內部設計師組成的獨立團隊首次對 Nike Air Force 1 和 Air Jordan 重新進行暢想。背後的 14 位女性 (平均分成兩組設計) 代表著 Nike 千人設計師團隊所具備的獨特創作能力。在她們之中有配色設計師,材料專家,以及男子和女子主線鞋類產品的設計師。她們致力於為 Nike Air Force 1 和 Air Jordan 1 各設計五款不受框架約束,又超越當年原版純粹設計意義的新款球鞋。(註:據瞭解此系列鞋款也會有 US12 大尺碼推出。)

創變新 1 代系列介紹

在「創變新 1 代」中,14 位設計師透過這兩雙傳奇實現了許多首次的創舉。這些象徵著項目賦予她們的設計自由以及因此爆發的創意理念。這一系列的設計亮點包括:

● AF1 系列鞋款研製出最高的疊層中底 (1.2公分),運用在 AF1 LOVER XX 和 AF1 SAGE XX 的設計上。
● AF1 LOVER XX 是首款無鞋帶設計的 AF1。
● AF1 REBEL XX 採用前衛的前後倒置設計和以古代束腰馬甲為靈感的繫帶設計。

(左) AF1 EXPLORER XX:皮革、D形環扣以及加長鞋舌設計賦予這雙鞋機能質感。(右) AJ1 EXPLORER XX:褶邊鞋跟設計使鞋領的高度可以調整。

(左) AF1 LOVER XX:這雙鞋採用嶄新的杏色鞋楦和大膽的疊層中底設計,用天鵝絨襯內裡,無鞋帶設計以及透氣孔重新詮釋這款指標性籃球鞋。(右) AJ1 LOVER XX:天鵝絨內裡,鑄模內楦以及傾斜鞋領設計貼合雙足,同時展現女性氣息。

(左) AF1 SAGE XX:這雙鞋採用無鞋帶設計,疊層中底比原款高 1.2 公分,鞋身流暢的線條是簡約主義在經典鞋款中的再現。(右) AJ1 SAGE XX:簡約外觀和精細縫線技術提升了這雙鞋的質感。

(左) AF1 REBEL XX:所有元素都被放在了鞋後跟,鞋跟處汲取古代束腰馬甲靈感的繫帶設計,突出這雙鞋拒絕遵循傳統設計的規則。(右) AJ1 REBEL XX:內側拉鍊是穿入鞋子的地方,原款 AJ1 鞋面被移動至側邊。紅色 Jordan 標誌的運用貫穿整個「創變新 1 代」系列的唯一明亮色,更顯得獨特。

(左) AF1 JESTER XX:幾個錯置的 Swoosh 設計和雙層鞋面設計賦予了清新且輕鬆的感覺。(右) AJ1 JESTER XX:這雙鞋採用輕鬆活潑的設計手法,將鞋面設計成拉鍊的靴型,中足下面是誇張的鋸齒形鞋底。

設計過程 – 以女性為出發的觀點

選擇設計師

「創變新 1 代」的主旨就是「打破現狀」。秉持這一理念,Nike 鞋類設計總監 Andy Caine 選擇了 14 位對這一項目有著清晰而客觀角度思考的設計師。Andy Caine 說道「創意的起源是多樣性,從設計師的角度來看,這次企畫的每位設計師都有著獨特的背景和個性。我們認為當你把不同類型的創造者組合在一起的時候,神奇的事情便會發生。」

Andy Caine 任命 Georgina James 為團隊的領導人物,團隊中的其他設計師還包括配色和材料設計師 Marie Crow、Magnhild Disington、Jacqueline Schoeffel 和 Chiyo Takahashi,以及鞋類設計師 Shamees Aden、Reba Brammer、Melusine Dieudonne、Jin Hong、Angela Martin、Kara Nykreim、Marie Odinot、Louisa Page 和Jesi Small。她們的任務是「創造出令人震撼的產品」,而從任務下達到最終設計,她們僅有兩周時間。

準備階段

「每個人都非常興奮她們能夠進入這一項目,彼此合作設計女子產品。」Georgina James說道。考慮到時間緊急,最初她召集設計團隊在 Nike 總部的一體化設計空間「藍絲帶工作室」(Blue Ribbon Studios) 內開會。在會議中,這些女性設計師首次明確發揮她們各自的才能,因為她們中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與其他人合作,然後她們開始制定和充實未來的設計方案。「我們用了大約一周時間把我們的想法付諸紙上,敲定我們的設計目標。」Georgina James 表示。

在這段期間,設計團隊先把不同的女性形象組合分類,想要確定哪些因素才能定義女性。她們分別探討了運動員的思考方式以及時尚潮流,然後思考如何將這些點連起來。除此之外,她們還研究了每雙鞋的設計項目,這兩雙鞋最初都是由男性設計師為男性運動員設計的,但卻激發了女性穿著者的興趣,而且她們未來的討論度還會更大。設計師的這些考慮為產品的分類提供了説明。

最後,產品的分組展現了五種鮮明的人格:有著無畏探險態度的 Explorer、崇尚純愛宣言的 Lover、代表智者之道的 Sage、追求自由叛逆的 Rebel 和古靈精怪的 Jester。Georgina James 公佈了這五個原型,並用一套規則 (包括設計師如何在工作的同時在率直和尊重兩種關鍵的情感中取得平衡) 把他們集結起來,這些規則將是設計師在專案之後的工作中的唯一限制,以下是此次團隊 14 位成員。

設計執行

最初的理念成型後,設計團隊就前往倫敦。選擇倫敦有兩個原因:首先,Nike 的倫敦 BRS 工作室可以提供在 Nike 世界總部的日常工作空間;其次,就像 Andy Caine 所說的「倫敦是時尚之都」。Samuel Ross 和 J.W. Anderson 等知名設計師和品牌就在周圍,他們都是時尚行業中的先驅者。

「把整整一周時間用在一個項目上,而且不用思考其他任何事情,這真是一種奢侈的體驗」Georgina James 說道。而 Marie Crow 認為「把設計地點選擇倫敦真是太令人激動了,因為在這裡可以觀察人們如何穿衣,搭配,最終發現是與你的設計相關的東西。」但設計團隊的行動也必須迅速。因為在僅僅四天時間內,她們就要交出成果。Georgina James 確保在艱辛的工作之餘,設計師可以得到片刻的喘息,激發她們的創作熱情。

能否把身處這樣一個奢華可以聚精會神的創作環境和對周圍的觀察帶來自由探索的靈感轉換成一系列具有內在凝聚力的鞋類產品,這是對設計師的考驗。她們被分成兩組,一組設計 AF1 (Melusine Dieudonne、Magnhild Disington、Angela Martin、Kara Nykreim、Marie Odinot、Louisa Page 和 Jacqueline Schoeffel),一組設計 AJ1 (Shamees Aden、Reba Brammer、Marie Crow、Jin Hong、Jesi Small 和 Chiyo Takahashi)。

「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讓這十雙鞋具有自己的個性,同時彼此又有相通之處」Georgina James 說道。團隊內部的設計師與各自設計的原型鞋款之間幾乎有一種天然的吸引力,她們是每款鞋的設計和造型的主導者,同時她們也要依靠團隊成員的專業見解來不斷提升和改善她們的理念。而另一種辦法,Georgina James 指出,就是透過配色和材料的運用。

Marie Crow 提到團隊嘗試在這一系列產品中運用富有表現力的配色和材料,但最終決定用簡單的色調。她說「我們很快認識到鞋的版型必須要引起轟動。顏色和材料的運用一定要互補、亮眼、適於穿著。所以我們研究了不同的色塊和設計細節,並對它們進行搭配。」 在倫敦的四個工作日後,十雙球鞋終於設計成型,它們印證了多樣、創意和緊密合作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