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Taiwan

勘履專訪 / 現在有嘻哈?Martha Cooper 已經嘻哈四十年了!

週,編輯部快閃上海,為大家帶來即時 “PUMA Suede 50週年展覽”的消息,而在同時,我們也特別安排專訪了見證著Hip Hop 文化興起的傳奇攝影師 Martha Cooper 與得意門生 Nika Kramer 兩人。而從1978年開始踏入街頭文化紀實攝影至今,雖然已經七十多歲了,還依然保有豐富的活力與精神,熱情的與我們分享豐富的經歷與作品。而多年來,也在街頭不斷的與 PUMA Suede 不期而遇,見證了全球街頭 Hip Hop 最真實態度。

看了很多你的作品,在 Hip Hop 這個字還沒開始被大家所熟悉的時候,你就已經在拍攝街頭文化了,尤其是塗鴉、舞者,請問你是怎樣開始接觸踏入這個議題之中?

Martha:其實我一直很喜歡拍攝街上的孩子,他們會利用許多手邊的材料,將街頭變成他們的小型遊樂園。有一天我遇上了一個小男孩在塗鴉,他就帶我到他的秘密基地,見識到更多的精彩作品,又因緣際會下認識了許多舞者,而他們也對塗鴉也有所涉略,就這樣開始記錄了他們的活動。漸漸地聽到有人把這些活動歸類到 “Hip Hop” ,然而這樣的文化開始發揚興起。或許對很多人來說,音樂才是 Hip Hop 文化主流,不過對我來說,街舞、塗鴉等等才是 Hip Hop 最主要的部分,我所見到的都來發生到真正的街頭,而不是現在許多人僅僅是在夜店所見識的Hip Hop音樂才叫做 Hip Hop 文化。

而塗鴉、街舞這些Hip Hop的元素,都是你作品中相當重要的題材,你認為這些從八十年代一直到現在,有怎樣的特別不同與變化?

Martha:我是從 1978 年開始記錄街頭文化的,與現在不同的,原本這些街頭文化都是所謂的地下文化,不是那麼容易被大眾所知道了解,看到著些小孩在玩些大人的玩意兒,包括音樂、舞蹈、藝術等等,但是到現在,這些東西已經被主流社會所接受、介入,有更多的資源、預算介入,包括像是 PUMA 也是多方位的支援,讓這些舞者、藝術家等等有著比較好的生活,他們可以靠著他們獨特的創造力來養活自己,從年輕人間的較勁。像是他們會在地鐵上塗鴉,而當地鐵從 Bronx 開到 Brooklyn ,就會相互比較自己的作品,要比對方更大、更強,就是在這樣的比賽中進步。到了2018年的現在,當然也有更多的變化,正面一點的想法,這些藝術家們透過品牌贊助,可以往更多的地方互相交流,甚至海外等其他國家,見識到更廣的一面。但另外一方面,因為牽扯到金錢的往來,創意或許也會被消磨不少,問題也會變得複雜許多。

 

 

對於上海這個城市,有怎樣的印象記憶點嗎?

Martha:雖然是第一次來到中國,這次是受到 PUMA 邀請來拍攝有關這裡的 Hip Hop 文化,所有的東西都很新鮮,雖然感覺一切都是首次接觸,但同時也有莫名的熟悉感,讓我想起了紐約街頭,但也很高興這樣的街頭文化能夠在世界各地擴散與分享。

在你走過那麼多國家拍攝街頭文化,那這一次來到中國,在你眼中,對這裡的街頭文化有怎樣的感想?

Martha:這一次來的時間其實很短,總共只有八天的行程,而且還去了四個不同的城市,每個地方待的時間都不多,沒有辦法好好深入。不過最有印象的地方,是在北京的七九八藝術特區,在這裡我遇到的年輕人都非常的熱情,分享他們的創作,也參加了當地的塗鴉藝術節,遇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例如柏林、蒙古等地,還有來自許多地方的舞者,而這些活動也可以看到中國的街頭文化與世界各地文化的共同點與連結性,與世界的街頭文化接軌。

 

 

我所見到的都來發生到真正的街頭,
而不是現在許多人僅僅在夜店所見的Hip Hop。

Martha Cooper Photographer

 

造訪過那麼多城市、國家,有哪個地方讓妳印象最深刻、最令人驚艷,那有哪個地方是在名單上想要去?

Martha:這個問題真的有點難,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特別魅力,例如我之前到了俄羅斯的聖彼得堡,本來以為那裡不會有特別的街頭文化,但我見到了許多工廠的巨型牆面上都有著塗鴉作品,而也認識了當地最一開始的塗鴉藝術家。另一個讓我感到驚豔的是大溪地,這裏是一個度假的島嶼,但這裡也有著許多塗鴉,給我相當大的驚喜!

而一直想要去的地方有兩個,一個是中國,一個是古巴,不過這次的行程已經把夢想清單的中國部分,打上了勾了,就剩下古巴了。不過 Nika 因為 Redbull 的活動去過幾次古巴,比我更早達到了夢想。

回到這一次的主題, PUMA Suede 50 週年,然而 Suede 在你眼中,是一雙怎樣的鞋款?

Martha:其實我覺得很不可思議,這樣簡單設計的鞋款,居然會成為 Hip Hop 與街頭文化的一種代表符號。在40年前我剛拍攝塗鴉、街頭文化開始,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來到中國,對於PUMA 應該也是有一樣的感觸,在當年設計這雙 Suede 的時候,也沒有想過他會流行了50個年頭,讓全世界都在流行這個鞋款,我想他應該與流行文化是有深刻的聯繫才能風靡許久。我覺得它是一個在新與舊交接的文化衝擊之中,成為了一個經典指標,當然舒適性就不在話下,適合的舞者們著用。一切在冥冥之中,就設計出這雙完美鞋款。

對於你多年來的觀察與記憶, Suede 與 Hip Hop 文化產生連結是何時開始的?

Martha:我想應該是八十年代初期的時候吧!其實我一開始沒有太過注意,但是當大家都在討論 Suede 的時候,我回去翻翻之前的作品,才發現有很多人都穿著 Suede。我拍照的時候不會太去關心大家穿著如何,除非他們在服裝、鞋款上有著自己的創作或是彩繪,像是個人的訂製版本。我認為他會合Hip Hop文化產生相當大的連結,是因為本身鞋款設計就是舒適好穿,作為一款經典的基本款球鞋,圓形的楦頭,完美的鞋身,穿著上非常的舒適,平坦的鞋底,也不會卡上石頭異物。而且很適合著男女老幼都可以穿上搭配。

Nika:我到過數十個國家,看到自己的作品裡面,許多舞者都穿著 Suede ,但許多地方,例如中東、中歐、阿爾及利亞等,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裡看到PUMA的鞋款,有些國家的小孩生活環境也不是很好,但他們也有著 Suede 的鞋款出現,讓我非常的訝異。而我覺得 Suede 就是一雙經典低調的鞋款,不像現在很多鞋款過分花俏、誇張裝飾。

 

We B*Girlz 是一本必須要入手記錄著Hip Hop的攝影集。

Martha Cooper Photographer

 

有聽說因為拍照而去學了街舞,是真的有這件事嗎?

Nika:學街舞這件事,是我們想要出一本書叫做 “We B*Girlz “ ( 2005 年出版),這是大家必須要去買的一本攝影集(笑),而且想說,我們在拍照的時候,也能夠融入跳個幾招,有個招牌動作即可。所以在紐約的時候,我們就跟 Ana “Rokafella” Garcia 開始學上了幾招。 Martha 還把家裡淨空自己在家練習,後來發現真的太難了,不是我們能夠駕馭的了,只好放棄。但這有個好處就是之後我再拍這些舞者跳舞,就會知道哪些動作的困難度與時機點的掌握,也可以預測下一個動作,對於 DJ 、塗鴉等也都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