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分享 / 讓雙方設計師來告訴你 Hender Scheme x adidas Originals 系列合作起源

二次創作躍為主角 一同剖析其背後動機

皮革之所以迷人,是在於隨著時間變化而有舊化、色差的痕跡,也因每個人的使用習慣、環境不同,而有氧化程度上的差異,養色的樂趣就藏在日常生活中。Hender Scheme x adidas Originals 合作系列同樣以豬皮鞣為材質,浅棕色的原色會經著用後而逐漸變深,愈加有味道。Hender Scheme x adidas Originals 系列三雙聯名鞋履目前已於 INVINCIBLE 官網上架,Superstar 定價 NT$ 29,800、Micro Pacer 為 NT$30,800、NMD R1 則是 NT$32,800。

此外國外雜誌 intelligence Magazine 也特此採訪,Hender Scheme 創辦人兼設計師 Ryo Kashiwazaki 以及 adidas 高級設計總監 Erman Aykurt 兩人,了解他們對這次的合作有何看法,筆者精選幾個有趣或有故事的問題,至於完整訪談可前往 intelligence Magazine

Ryo Kashiwazak

你對 adidas 最早的記憶是什麼,有沒有什麼令你印象最深刻的事?

我想我很早就認識 adidas,甚至在我有記憶以前,我從小開始踢足球,所以是藉由足球靴和運動裝來認識 adidas ,自我小時候品牌就一直與我息息相關。

合作包含 Superstar、Micro Pacer 和 NMD,這是一個有趣的新舊交織,為何選擇這些鞋型?

我們本來就一直有在開發 Superstar 和 Micro Pacer 的產品,是 Manual Industrial Products(MIP)系列的一部分。為了合作,我們對鞋子進行了各種調整和更新,並且最終能夠使用標誌性的三條紋。我們過去也做過的非官方的作品,但這次是 adidas 官方授權的作品。adidas 希望更進一步將 NMD 納入其中,所以我做了一個樣本並將建議寄至德國。

在此次合作中,你最想傳遞的重要信息是什麼?

我想表達每樣東西的多樣性。我們通常是在家裡製作,所以是用手工的小型生產方法來製作,但同時,adidas 則以工業規模和思維方式進行生產,我不認為有好壞之分,我認為在消費者心中每個產品都是優質的,重要的是要與他們在生活相契合。這不是比較手工和大量產品的優劣,我認為是透過手做和工業生產來表達彼此之間的差異,當然由於產品的性質不同,人們的手扮演的位置也不同,皮革的質量更是不同,但這不代表全部,兩者都是“平等”花時間並使用好的材料,所以好或壞的產品不應該由我決定,所以我想提出一些新的選擇,有各種各樣層次的選擇。

Erman Aykurt

大多數與 adidas 同規模的公司會訴訟這些″二次創作者″,但您選擇合作,能解釋一下為何有這樣的想法嗎?

我認為當智慧財產權被濫用時,假冒產品通常會貶低原產品的價值,但 Ryo Kashiwazak 卻提升了產品的定位。我一直認為與其說是致敬,倒是更像是一個名人堂的象徵,所以這對我們的鞋履來說是一個正面的影響,這是很好的第一印象,後來知道 Ryo Kashiwazak 先生是 adidas 的支持者,就想要更深入了解,自然促成了交談和相互認識。

考慮到 adidas 的歷史,這次聯名有什麼意義,你認為這會影響行業和市場嗎?

以 Ryo Kashiwazak 先生來說,我認為他與 adidas 做的事情有更大的意義,而不單單只是聯名而已。目前,我們正在講述過去與未來間的故事,adidas 創意總監 Nick Galloway 最近在設計中引入更多的創意文化,設計師們減少電腦前的操作,而是花更多時間來實際的製作。所以當然,與 Ryo Kashiwazak 一起工​​作也是激勵其他的設計師,創造更多更好的製作方法,並告訴他們 adidas 有這樣的承擔能力。

同時 Ryo Kashiwazak 注重與消費者的生活需求相結合這點,就像 adidas 創辦人 Adi Dassler 本人般,我們帶 Ryo Kashiwazak 去在德國的檔案室時,檔案工作者解釋說,大部分的鞋子都是手做樣品,Dassler 從運動員那裡獲得到知識,並改善產品的穿著、使用以及使用後的磨耗。另外,如果我們看看 Adi Dassler 一開始的作品,會發現用類似補鞋的方法來製作運動鞋,我們發現 50 年代的足球鞋甚至是由皮革製成的,這對於 Ryo Kashiwazak 來說真的很有趣,因為某種程度來說兩人是在做相同的事。觀賞當代的作品真的很重要,考慮到如何刺激目前市場,可以想像市場將會轉變的考慮更多或主張更大的實際價值。

圖片來源:intelligence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