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者.球鞋網

勘履專訪

Julius Erving 'Dr.J'

傳奇球星、Converse 與 NBA

速流轉的年代,我們生活拼搏著;以音樂來說,最近嘻哈似乎乘上了浪頭,但有陣子抒情、搖滾、藍調、放克、咆勃、爵士交錯搶占舞台,我們似乎經歷過了許多,但是在今日專訪的主角 Julius Erving — Dr.J 面前,那只是他人生歷練的重播。已經68歲的 Julius Erving 這次為了 NBA X CONVERSE 的聯乘合作發表,從美國遠道而來,經過長途旅行、數個店頭活動、餐敘還有專訪當天的兩個媒體發佈會之後,在我們好不容易等到的訪問開始前也許隱隱然地有點累了,但是話題一開仍然精神奕奕。

「喔,我上一次灌籃已經是63歲的事了。」Dr.J 跟我們閒聊到,讓人覺得他的人生即便過了耳順之年,仍然在我們好難接近的領域裡飛行著;1950年出生,從小在紐約地區長大的 Julius Erving 當年是從一起打球的高中死黨裡得到了 Doctor 的封號,與其說是恭維,倒不如說是同學之間的玩笑話「你以為你是誰?教授嗎?」「那你又以為你是有多厲害,博士喔?」就這樣,Doctor 誕生了,一路從紐約小鎮打入洛克公園聯賽,確立 Dr.J 名號並帶入 ABA 而後 NBA。

「回顧生涯,我覺得我的職業球員生涯可以分為三個部分,在ABA的部份(1971-1976)、進入NBA的部份(1976-1983),還有終於拿到NBA冠軍之後的部份(1983-1987)。整個來說,我像是從側門走進了一個場地然後從正門離開(指ABA時期),而後加入NBA的時間給我的感覺像是從正門走入會場,但是最終從側門離開。」Julius Erving 在提到他面對生涯不同階段的挑戰時提到「當你贏球時,你的聲音會大一些,比較多人會聽到,那是比較簡單的部份,但是當你陷入麻煩、或許是輸球的時候,也許相同的訊息就不是那麼容易傳出去,但我的聲音還是被聽見了。」

不管什麼階段,都是走在爭取總冠軍的路上。

這一路上一定有各種壓力,但是對於曾在總冠軍賽最終失利,但是仍堅持在比賽結束後到對方休息室表達祝賀的 Dr.J 來說,「不管什麼階段,都是走在爭取總冠軍的路上。對我來說,不變的課題是如何成為一個好的領袖,如何在家庭、社區、甚至是社會裡頭做好自己的角色。」

這次的 Converse X NBA 鞋款之中,你有沒有特別喜歡的部份?

老東家76人的當然要挺一下,不過我也很認真的看了這次 Chuck Taylor All Star X NBA 所有的款式,我必須說我也很喜歡馬刺與國王隊的鞋。

如果 Converse Chuck Taylor All Star 這雙鞋是一位籃球員,你覺得他會具有什麼樣的特色?

如果 All Star 是個球員,首先,我想他的比賽一定是相當全面,就像我的球賽,而且我也總是在吸收跟學習新的技能而加入我的比賽 ;尤其是 Chuck Taylor All Star 這雙鞋已經經過這麼多年了,也經歷過許多的改變,而他仍然在這裡。

Through all these years and Converse Chuck Taylor All Star is still here.

從我成長的時期到現在,已經有許多球鞋停止生產、甚至是許多公司像是汎美航空也都不復存在,但總是有些東西哪裡都不會去,一直都在,Converse 對我來說像是這樣的老朋友。當你偶爾轉過身時,他就是在那裡等待你的視線。

怎麼樣收藏你的鞋子?

大多數時候,我總是在我穿過的鞋子上簽了名就送出去,沒有在收藏鞋子,你們才是收藏鞋子的人吧(笑),我也曾經與 Converse 在美國舉辦過活動,在比較小尺碼的鞋子上簽名並送出去給小朋友們。

穿著 Converse All Star 打球的秘訣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坦白說,我沒有在這上面花太多的心思,也不相信任何花招,我穿了兩雙襪子打球,但那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我從小就這麼穿,主要是為了舒適度而做,當我流汗時只會弄溼第一層。

我們在上場前會使用綁帶纏繞腳掌跟腳踝,那是當時提供保護的作法,All Star或當時的球鞋主要的功用在於提供抓地力,All Star 的橡膠外底毫無疑問地比同時期鞋款的皮底來得更具功能性多了。

你曾說過最好的時光還未到來(Best time is yet to come),現在的你所展望的是?

沒錯,我總是覺得不管經歷過了什麼,好的壞的,最好的時光總是在你前方而不是後面,個人而言,我目前所期盼的,大概就是在我的抽屜裡出現一紙與 Converse 的終生合約,我想那大概就是我這輩子最棒的時候了。(笑)

最後,我想問...這世上有人能夠做出比你還要好的罰球線灌籃嗎?

No body does it before me. I'm the original one.

哈…(沉思了一會兒),我想有的,的確有人做得比我好(笑),但沒有人在我之前做過。聯盟在變、球員在變,這麼長的時間下來,罰球線已經被改良甚至是精進了,不過第一個仍然是永遠的第一個。First is first。

#ForeverChuck
不只球場 也在街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