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VERSE
ALL STAR MODERN

紐約發表會

CREATIVE MINDS INTERVIEW
對於玩鞋的朋友來說,復刻已經是整體文化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每每都是使盡全力去重現品牌歷史中的珍貴資產,在完整的復刻之外,從環繞世界的創意靈感之中找尋能夠加入經典的元素更是重要的一部分。CONVERSE MODERN 可以說是這百年品牌近來來最重要的一步,從 NIKE 所得到的科技奧援讓這經典品牌打開了無限可能,對於熟悉與步熟悉科技的鞋迷朋友來說,CONVERSE MODERN 就是代表了那股那躍躍欲試的活力。而我們這次親身採訪了在紐約舉辦的 CONVERSE MODERN 發表活動之外,也替大家整理了來自不同背景的創意人士對於 CONVERSE ALL-STAR MODERN 的想法。
CONVERSE
GLOBAL FOOTWEAR PRODUCT DIRECTOR

RYAN CASE
擔任著 CONVERSE GLOBAL FOOTWEAR PRODUCT DIRECTOR 職位的 Ryan Case 首先接受了我們的專訪,2008 年就加入 CONVERSE 的他可以說是 Chuck Taylor 鞋型的設計達人,除了原有的鞋型之外,多款的更新如 Chuck Taylor Skate、Chuck Taylor II 等等企劃之中,Ryan 都扮演著關鍵角色,而關於這最新的鞋型,Ryan 提到了重要的出發點「這次的 CONVERSE ALL-STAR MODERN 是在百年歷史之外的一個新分支,也是向 Chuck Taylor 鞋款的根源 --- 籃球運動致敬。
|
WHAT IS YOUR FAVORITE PART OF CONVERSE MODERN?
"
The PHYLON midsole
is my favorite part.
It is totally different from the vulcanized autoclave construction,provides great fit and on-foot feel throught the ride from you stepping on it"
剛從台灣返回美國的 Ryan 向我們透露 CONVERSE ALL-STAR MODERN 的計畫約莫就是在 Chuck Taylor II 開發告一段落時所展開,十八個月的開發之中吸納了世界各地(當然包含亞太地區,Ryan強調)而來的意見,「Chuck Taylor II 有點像是我們走出的第一步,在計畫結束後,我們回到品牌總部的檔案庫裡,翻出我們所保留的最古老的樣品,一雙 1920 年代的 CONVERSE ALL-STAR,也是那時候我們有了這樣的想法,“All-Star ‘20” 就是一個讓1920年的製鞋工匠遇見最新技術與運動科學的內部專案,也因此催生了 CONVERSE MODERN 系列,CONVERSE ALL-STAR MODERN 就像是冰山的一角,未來我們以持續以運動精神為基礎帶來更多適合現代消費者的設計。
在被問到了「你最喜歡 CONVERSE MODERN 的哪一個部分?」,Ryan 則是毫不猶豫地指出 CONVERSE MODERN 的 PHYLON 中底是他個人最喜愛的一個設計,傳統 CONVERSE ALL-STAR 鞋款所採用的是高壓(autoclave)所製成的硫化中底(vulcanized),相信所有穿過的人都知道那其實是不甚完美的腳感,大量運用在現代運動鞋款上的 PHYLON(二次發泡)泡綿帶來更輕盈、更有緩震效果的穿著感受。而這也是 CONVERSE 以 MODERN (當代)積極面向未來的作為,Ryan 表示「我們從各種方向去尋找鞋款的不同設計,而同時間也盡可能維持我們的故事一致,現在的消費者與 Sneakerhead 都快速進展著,他們不再是單一興趣而已,我們已經見到越來越高的自主權,而 CONVERSE 將持續著 '70 的復古設計,也不可能就此遠離傳統帆布鞋的產品,CONVERSE MODERN 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提供消費者們一個當代而且擁有豐富經典的選擇。

CONVERSE
ARCHIVIST

Samuel Smallidge

蓄著長鬍的 Sam Smallidge 從 2010 加入 CONVERSE 開始就專職於品牌歷史的典藏工作,尋找在這百餘年歷史(CONVERSE 創立於 1908 年)之中的點點滴滴,向設計師們也向品牌熱愛者們解答著所有的相關問題,為此,CONVERSE 更特地於波士頓總部設置了 CONVERSE ARCHIVE 典藏部門,那無數珍貴球鞋歷史之處對於鞋迷們來說肯定是個寶庫,雖無緣親訪,但這次發表會中出現的鞋款已然讓人大飽眼福,Samuel 跟我們描述了深藏總部的 CONVERSE ARCHIVE 模樣「在那個空間之中,我們小心翼翼地維持著 65°F (小編OS:攝氏 18 °C ,剛好是御飯糰的溫度!?)以及 50% 濕度的環境,主要是為了要讓橡膠開心!」而現場除了有這些珍藏的嬌客之外,現場的各種輸出品也讓人一窺球鞋在上世紀初以來的古典模樣。
|
What is the rarest collection in the Archive?
"
Definitely the 1920s shoes.
It is before WWII, and there was a policy to recycle rubber and canvas for military. It makes shoes in 1920s era are now extremely rare." n
而在被問到什麼是他個人收藏歷程裡最困難的一雙時,Sammuel 毫無懸念地指出「1920年代的鞋子是最難尋找的,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政府推動了帆布以及橡膠的回收工作,這讓這個時期的鞋款變得極難尋找。」對於這個豐富歷史的 CONVERSE 品牌來說,Sammuel 是以一個研究與找尋古董與老物的心情在進行著 Archivist 的任務,「不管是 CONVERSE MODERN 或是 1920 的款式,每一雙鞋子對我們來說的是一個 Storytelling 的機會。

SNEAKERSNSTUFF
CO-FOUNDER

Peter Jansson

在紐約發表會的現場,我們也找到了勘履的好朋友 SNEAKERSNSTUFF 老闆 Peter Jansson ,遠從瑞典一路飛過來的老闆是個撤徹底底的 OG SNEAKERHEAD,可以說是在全世界推動球鞋文化的指標人物,在球鞋文化興起的 1999 年就與另一位創辦人 Erik Fagerlind 開始在大西洋兩岸經營著屬於北歐選格的球鞋店鋪;斯德哥爾摩美學一直給人簡潔洗煉的印象,從他們的眼光裡來看這次所選題的「MODERN」現代風格是什麼樣子?「MODERN 對我來說,就是持續成整並創造當代的代表性(Grown up yet contemporary.)」Peter 這麼樣對我們說了。
|
What is the most beautiful part of Converse Modern?
"
I like the fact that they've kept the iconic rubber toe part
but this time they've used the Nike Hyperfuse technology in a very nice way.n
這次的 CONVERSE MODERN 也的確吸引了 Peter 的注意,拿到鞋子後(就跟筆者一樣)迫不及待地穿上了他參與接下來的活動,「Clean, subtile, wearable.」簡潔、低調、具有實穿性,這三項元素是 Peter 對於 CONVERSE MODERN 第一印象的描述,有趣的是,這三項元素也同樣適用於原版的 ALL-STAR 經典之上;Peter 告訴我們,對於 SNEAKERNSTUFF 的發源地來說,ALL-STAR 鞋款式個深植於日常生活與次文化的款式,(就像全世界絕大多數主要城市一樣,Peter補充道),但是在二十一世紀初 ALL-STAR 在瑞典受到極大的喜愛,穿上了 optical white 款式 ALL-STAR 的金髮女郎幾乎就讓人馬上知道出她是來自瑞典。nn身為一個 OG Sneakerhead,Peter 樂於見到各個品牌挑戰自我極限,「就像90年代一樣」,而新款的 CONVERSE ALL-STAR MODERN 最讓 Peter 喜歡的就是具有這種特色的楦頭部份,「我喜歡 CONVERSE 保留了橡膠楦頭的結構,同時改以 NIKE HYPERFUSE 技術打造,這是我覺得 CONERSE ALL-STAR MODERN 最美的位置。
What is the most beautiful part of Converse Modern? nnI like the fact that they've kept the iconic rubber toe part but this time they'ven used the Nike Hyperfuse technology in a very nice way.

而位於 New York Brooklyn Williamsburg 地區的 GENTRY NYC 更是一家擁有鮮明風格的選貨店,選入的品牌如 ALEX MILL、BLURHMS、OUR LEGACY、CHIMALA、ANONYMOUSISM、VISVIM 等等都是具有態度的新世代男裝代表,也是編輯部若有機會來到紐約必定造訪的店家,搭著地鐵 L線穿過紐約東河,GENTRY NYC 的 Kyle 協助我們製作了 CONVERSE MODERN 的造型,從紐約視野打造融合運動底蘊的夏日造型提案。

MEN'S WEAR SELECT SHOP
GENTRY

Kyle Kivijärvi

sneakers . CONVERSE MODERN |
chauncey shirt .ENGINEERED GARMENTS |
nbriefcase . NANAMICA |
nwebbing shorts seersucker stripe tan with tie dye . MONITALY |

sneakers . CONVERSE MODERN |
standard cap ballistic in dove grey .PATRICK ERVELL |
nsammy slub pocket tee in white . ORLEBAR BROWN |
nclean pocket tank 6 dips indigo . INDUSTRY OF ALL NATIONS |
reversed fleece shorts 12 dips indigo . INDUSTRY OF ALL NATIONS |ncanvas 2 way tote bag in khaki x navy . NANAMICA |

sneakers . CONVERSE MODERN |
paa bucket hat n .FUCKET ROYAL |
nstandard sweat shorts heather grey . BLURHMS |
ntwo tone chambray towel . MOTW interiors & living |

"
The Shoe Feels so Radical"
CONVERSE RUBBER TRACKS
MANAGER

Brad Worrell
而在 Brooklyn 的另一角落,我們走訪了 CONVERSE RUBBER TRACKS,這間由 CONVERSE 所打造的錄音室是 RUBBER TRACKS 的旗艦錄音室,2011 年 7 月從布魯克林開始的這個計畫旨在提供熱衷音樂的夥伴一個可以錄製個人作品的空間(完全免費!),負責這個空間為運的 Brad Worrell 跟我們說明「除了已經有合約的歌手或樂團之外,我們歡迎所有朋友上網登錄申請使用,也許有人會懷疑免費的空間是否能夠做出好作品,以我們的經驗是由於去除了不必要的壓力,在 RUBBER TRACKS 的製作人的帶領下,RUBBER TRACKS 錄製作品的成功率比外面錄音間還來得更高!
其實不只我們遠從台灣來到這裡「朝聖」,這個空間也吸引了美國各地的樂團來到,當天的錄音室與排練空間就有兩組樂團演練中,本身也曾是樂團吉他手的 Brad 說「我還記得我的第一雙 CONVERSE ALL-STAR,穿著跑來跑去、穿著滑板、穿到鞋身跟鞋底都破了。」而首度見到這雙全新的 CONVERSE ALL-STAR MODERN,Brad 哇了一聲,顯然這並非他所熟識的鞋型,坐下來熟悉了一下,他說「好輕,好不同,這真是一個非常激進的改變,以往的 CONVERSE 給人搖滾樂團的印象,這雙新鞋像是電子音樂,帶來了全新的面貌!
KENLU.NET
EDITOR IN CHIEF

Sam Deng
在這遠赴紐約取材的過程中,我們實地穿著 ALL-STAR 記錄發表活動、進行專訪,新的跟舊的,CONVERSE ALL-STAR MODERN 揭露了品牌對於當代的回應,就像是在美術館裡,我們可以期待見到歷史文物,然而在站在前端的創意人士們不會忽略周圍發生的事物,所有的經典都曾經是前衛而甚至讓人有些不習慣的,你熟悉的 CONVERSE ALL-STAR 很熟悉這樣的感覺,而你,滑著手機或盯著電腦螢幕的你,準備好去穿著新的 CONVERSE ALL-STAR MODERN 去探索不熟悉的領域了嗎?

CONVERSE MODERN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