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者.球鞋網

官方新聞 / Nike FLYEASE 新技術用心體會 打破身體不便隔閡

創新與靈感往往來自運動員最細微的需求,如同 Nike 一直保持的信念:「如果你有身體,你就是一名運動員。」即便大部份的運動需求是來自專業運動選手,但是有時候也會來自一些平凡、出乎意料之外的地方。

這些年來,Nike 著名設計師 Tobie Hatfield 一直參與許多計畫,其中一項是他已經持續三年以上的「entry-and-closure」鞋子系統的開發,旨在幫助那些在對穿脫鞋子有困難的運動員,並且設法給他們的雙腳最好的保護。而在參與開發這項的人當中,Tobie Hatfield 則始終堅信這項計畫可以成功並運用到其他產品上。接著,直到兩年前他遇見了 Matthew Walzer,一位高中畢業的準大學生。

最困難的小事

在 2012 的夏天,Matthew Walzer 像其他準備上大學的高中生一樣,對大學有些興奮,同時也有些擔憂,但他的擔憂是什麼呢?聽起來相當簡單—如何自己穿上鞋子與脫下鞋子。

Walzer 是一名早產兒,出生只有兩磅又 14 盎司重,早產讓他的肺部尚未發展完全就出世,而伴隨而來卻是終生的腦性麻痺。但在成長過程中,他努力地克服,並打破了許多醫生的認為他做不到的事,他嘗試學著以一己之力做好一般人輕而易舉的小事,不過即便他可以獨立完成一些事情,卻始終無法只用另一隻尚未麻痺的手綁好鞋帶,這也成為他最困難的「小事」。隨著錄取通知書寄來,上大學已經有夠多事情需要煩惱,而他仍然要在別人的幫助下才能綁好鞋帶,於是他寫了一封信給 Nike:

「我的夢想很簡單,就是可以上大學然後每天自己綁鞋帶而不用別人擔心。我出生到現在都一直穿著 Nike 的鞋子,我也只能穿著這種鞋子,因為他可以給我雙腳足夠保護不致受傷,在我 16 歲時,我已經可以自己穿衣服,但我仍然需要我的爸媽協助才能穿好鞋子。我長大了,試著獨立自主,但對這種情況我還是只能感到失望、沮喪,甚至在眾人面前陷入尷尬而難以自處。」

合作的開始

Walzer 的信很快就轉到了當時正在協助設計殘障奧運選手鞋款的 Tobie Hatfield 手上,於是 Hatfield 一邊幫助那些參加殘障奧運的選手們,一邊著手解決 Walzer 的需求。「幫助 Walzer 就跟幫助其他運動員一樣,而且我很榮幸能夠跟這麼一位努力試著獨立的男孩合作。」Hatfield 回憶道。

nike flyease「我真的很意外可以和 Hatfield 合作,然後幫助我與更多像我一樣的人們。」Walzer 承認他確實沒想過會收到回信。對他來說,現在所做的事情就像完成一件不可能且不敢奢望的事情,「信寄出後,我只希望他們會給我一封有禮貌的回信,上面寫著:『謝謝你,我們知道了!』」Walzer 總是說著現在有太多太多無以言表的感謝。

2012 年,Walzer 收到了來自 Hatfield 設計的測試樣品。Hatfield 的設計團隊所做已經超出了他的想像,「那是第一次,我可以『自己』穿上鞋子,對我來說,那種自己完成的滿足與成就感,是我至今任何事物都無法比擬的。」Walzer 回想起來感動地說。

用心體會 追求更好

但是對 Hatfield 來說,這一切都只是開始,他想為 Walzer 與其他有著同樣需求的運動員們做得更多。他與團隊在往後的一年重新改良鞋款,並試著在不用綁鞋帶的情況下,讓鞋子達到同樣的包覆感,他們嘗試了扣子、拉鍊,甚至為了讓產品更好,他們在現有的產品中尋找可以改良的樣品,如:Hyperdunk 與 Zoom Soldier 系列鞋款,而後者代言球星正好是 Walzer 的偶像— LeBron James。

「 Zoom Soldier 系列鞋款提供了必要的腳踝支撐與保護,但同樣的,高筒鞋款也增加了穿著的難度,在追求包覆感之外,同時,我們也有了另一項任務,讓鞋子更容易穿上與脫下。」Hatfield 提到了使用鞋款的優劣,而也因為如此,促成了 FLYEASE 的誕生。

FLYEASE 將整雙鞋側做一個環狀的開口,在上面加裝拉鍊,讓穿脫不方便的運動員能更輕易把腳放進去,同時也增加了穩定性,在沒有鞋帶的情況下也能達到把雙腳牢牢鎖住的效果。「我與 Walzer、其他殘疾運動員談過,他們認為穿脫的便利性其實和能不把腳穩定鎖住同樣重要。在提供便利性與穩定性上,就像天平兩端,研發過程中確實經歷重重困難,但我們還是成功找到了平衡,我相信這會是一項相當顯著的成功,對於那些平常無法自己穿上鞋子又要能提供穩定與安全的運動員來說,無疑邁進了一大步。」Hatfield 開心的說。

稍晚 LeBron Soldier 8 FLYEASE 也會送到美國殘障奧運籃球隊中,幫助他們在 2015 的洛杉磯殘障奧運有更好的表現。這雙鞋款也會在美國時間 7/16 於 Nike.com 限量發售。

歷盡困難 美夢成真

現在,Walzer 已經大二了,他可以「自己」穿上客製的 Zoom Soldier 8 FLYEASE 在校園中自由走動,對三年前的他來說,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更開心的是,Walzer 與他的偶像 LeBron James 終於見面了。

「Walzer 激發了 Nike 的靈感,然後對那些有著與他同樣困難的人伸出雙手。這雙鞋子的靈感來源與 Walzer 給我的感動已經遠遠超過想像,我很感動我的鞋款可以在這個不可置信的故事中佔了一點篇幅。」James 承認,Nike 所做真的幫助了很多人而且此舉將會被大家牢牢記住。

如 James 所言,「確實有人有這種需求,我們也榮幸的幫助了他們,如同 Nike 一直堅持的信念,如果你有身體,你就是一名運動員,這適用在『每個人』身上,不會因為身體殘缺而改變。」Hatfield 補充,而這個信念也將印成星號標誌放在鞋子的內側,隨著綁帶束上被牢牢記住。而 Hatfield 也正在努力設計休閒風格的鞋款,並將星號標誌的信念將會繼續傳承下去,最後獻上官方對這整個過程特別拍攝的短片,一同體會 Flyease 的精神。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