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者.球鞋網

編輯實著 / NIKE AIR MAX ZERO

重啟這概念,Ocean’s eleven、Spider Man、Bat Man、Marvel 系列、黃飛鴻或是神鵰俠侶都曾經用過,對我來說,鞋子的復刻就有些像是重啟,不斷的加入新的元素或當代的技術再拍過,順帶一提,如果真的要挑一部的話,我最希望重啟的應該會是李連杰的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畢竟趙敏等了張無忌十幾年了,感覺總要出來給個交待呀呀呀;言歸正傳,今天的這款 Nike Air Max Zero 說起來不是重啟,而是比較像是前傳這樣的概念,我們見到 Pippen 與 Penny 系列在球星退休之後仍獲得機會推出續集,但是很少有像 Nike Air Max Zero 這樣回推從草稿上頭挖出故事而賦予生命的例子。

Air Max Zero 的設計靈感來自 Air Max 1 的設計草稿
Air Max Zero 的設計靈感來自 Air Max 1 的設計草稿

一樣由 Tinker Hatfield 所繪製的 Air Jordan 11 設計草稿
一樣由 Tinker Hatfield 所繪製的 Air Jordan 11 設計草稿

草稿一直是我們窺視設計師們瘋狂靈感的門縫,印象最深刻的是 Air Jordan 11 手稿上頭完全採用魔鬼沾皮環而無鞋帶的設計,Air Max 1 的手稿也不是第一次出現,但是直到 Air Max Zero 出現在手上,真的沒有發覺到原來細節有這麼多,像是類似 Sock Racer 的內靴設計(卻又擁有來自靴子的D環鞋帶孔設計),後跟有些 Huarache Runner 感覺又有點 Air Max BW 線條的感覺。

Tinker Hatfield 接受 DesignBoom 的專訪文章中提到 “‘how many new things can you introduce to the market in one shoe?’ so what followed was a refinement process where we backed off a bit and decided to be less radical with the upper and focus on the midsole with the visible air window – which, would become the AIR MAX 1.” 可以見到 Air Max 1 在發展過程中決定把焦點放在中底的窗戶上頭,而減少了鞋面的變化,經過這些年過去,Nike 公司內部也都不一定清楚這段過去,不過在某個對的時間點上,某個眼尖的人問了這個問題,於是我們見到了 Air Max Zero 被打造了出來。

重啟、續集或是前傳在原有架構上再增添新的故事是不容易處理的,必須坦承,現在有某些鞋給我的感覺就很像是《Alien vs. Predator》那種鬼打牆的情節,味道偏了或又太用力———不知道在幹嘛的,當然,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看法,也有人會覺得身為異形前傳的《普羅米修斯》詭異不好看,或是認為《異形II》之後就走調,而我是覺得這兩部都是讓人留下相當印象的片子,畢竟我被《異形III》嚇到過,也被《普羅米修斯》裡的詭異敘事吸引到,跟 Air Max Zero 一樣,就是那種有過癮到的一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