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者.球鞋網

新聞分享 / 勘履美夢 知名設計社群 MESH01 首例鞋款設計轉化成實際商品 設計師 Jonny Mitch 訪談實錄

設計師 Jonny Mitch 從洗窗戶到 Solheim Cup 果嶺的成功歷程

相信喜歡鞋子的勘履者們都曾經有過創造一雙自己鞋子的夢想,總是想著要如何讓自己想像中的功能具象化,幫助使用者獲得前所未有的體驗,小編也不例外,小編在腦海中描繪過一雙籃球鞋,而它有著幾乎現今所有的籃球鞋所具備的機能,不過隨著接觸過的鞋子增加,越來越能夠了解設計一雙運動鞋要經歷多少繁複的過程,而能夠問世的設計還需要面對非常多考量,而這些過程通常是既漫長且無助的。

但是不論是怎樣的美夢,如果你沒有去追逐它終究是不會實現的,國外的知名設計社群 MESH01 一直以來都提供設計界人士非常好的揮灑平台,並不侷限於運動鞋,內容包羅萬象,並不斷有令人驚豔的點子在此誕生,不過 Jonny Mitch 為全世界最大的高爾夫球具製造商 Callaway Golf 所研發的 Hyperbolic 女子高爾夫球鞋,可是 MESH01 上首次有鞋子的設計被相中,在早先舉行的 Solheim Cup (歐洲與美國的女子高球職業選手對抗賽) 包括 LPGA 明星選手 Morgan Pressel 都穿上 Jonny Mitch 設計的鞋子在國際級比賽亮相。MESH01 站方專訪了設計出 Hyperbolic 女子高爾夫球鞋的 Jonny Mitch,期待能夠啟發更多的設計人才或是激盪出更多嶄新的靈感。

MESH01 (後稱 M):首先恭喜 Callaway 女子 Hyperbolic 高爾夫球鞋的成功,對於能夠參與它問世並目賭它在 這般高水準的盃賽中亮相你有什麼感覺呢?
Jonny Mitch (後稱 J):Solheim Cup 是重要的高壇盛事,等於是 WPGA 的 Ryder Cup,有機會當然會想成為參與的一分子,而讓我很自豪的是美國隊選手真的將我的作品穿去比賽了,非常感謝布萊恩,Mesh01 還有 Callaway 給了我表現的舞台,讓我的作品能夠有機會被外面的世界看見!

M:Hyperbolic 設計背後的靈感是什麼?你又是怎麼把這個靈感實際應用在設計上的?
J:老實說我不記得所有的細節。我唯一知道的是這個需求簡報肯定是我聽過最清楚的,能夠輕鬆的著手開始設計。因為 Callaway 非常成功的告訴參賽者他們追求的成果,從簡報中我就直接了當地擷取出所需的靈感。

我可以說是被高爾夫球圍繞著成長,從五歲還是六歲起贏得故鄉比賽後我就喜歡上這項運動,甚至中學時還在市政府辦的高爾夫俱樂部擔任球僮,常常可以免費在俱樂部裡玩,幫忙撿練習球,打掃俱樂部之餘就是把高爾夫球車加滿油,跑去獵蛇,然後在在練習場山丘上來個漂亮的甩尾,真令人懷念!哈哈。Jim Oscarson 如果有看到肯定會殺了我。不管怎麼說,我的研究是基於自身現實生活的經驗,而不是在 google 搜尋到的毫無意義圖片,在我心中清楚知道高爾夫球選手的服裝該是如何,因此我計畫設計出的鞋款也必須能夠跟選手們其他的裝備能搭配。

比賽中花了8個小時進行設計,最後只剩 11 分鐘在比賽時限前向評審簡報,不騙你,越接近尾聲我越緊張。第一個小時其實我還陷在進退不得的僵局中,後來我忽然想通還是得將一切建構在剛剛聽到的簡報的需求上,於是我將設計圖拍下匯入 PHOTOSHOP 開始數位化並成功吸引了評審目光。這一切都發生的非常緊湊,如果這不是個非常令大家興奮的幕後故事我感到很抱歉,嘿,但是它真的奏效了。

M:能夠達到你目前的成就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聽說你自己賺學費,你能告訴我們關於你的洗窗戶事業嗎?
J:我的爸爸從一個搬家的人那買了洗窗戶的設備和一份客戶名單戶,當我 16 歲獲得駕照時,他就將這些東西丟給我和我弟弟,表示我們假如想負擔上大學的開支,這就是我們的入場券。

M:從跟企業主合作的經驗中,你是否有從學到什麼課題呢?
J:我不知道怎麼具體的去計算,但它教會了我很多生活的經驗。最主要的是,當你能夠有機會成為對自己有影響力的人,就該那麼做。有一年夏天,我已經厭倦了擦洗窗戶的昆蟲排泄物和狗鼻印,所以我辭職去碼頭工作,但我很快就了解到每天拿 10 個小時的最低工資不是辦法,即使工作不是那麼吸引人,但是能夠擁有自己可以安排的時間還有不錯的薪資不可否認很重要。此外我還學到要有遠大夢想,當初兩位 14 和 16 歲的少年是附近最好的洗窗工人的消息傳開後,西雅圖湖邊的百萬富翁夏天開始請我們去豪宅服務,他們拓展了我的視野,我仍然努力朝那樣的境界邁進中。

M:您最近完成了在德國慕尼黑 K1X 的實習,有讓你獲得什麼經驗嗎?
J:除了只有牆外的爬山虎 (一種藤蔓) 當室友,以及沒錢體驗這座城市,我在慕尼黑獲得很棒的經驗,和 Pete 還有 Rainer 共同工作實在太棒了。Pete 指導我成為一個更好的設計師需要具備的條件,Rainer 則是工藝大師,將設計原稿變成實際樣品他甚至花不到一天的時間。

M:可以比較慕尼黑與美國西北部對於設計觀點的差異嗎?
J:我不知道是否回答得出這個問題,因為 K1X 其實不代表通常的慕尼黑設計風格,這些傢伙是 baller 啊,他們深知嘻哈文化,並有自己的俱樂部可以辦新品發表會,甚至有些人除了 K1X 還有經營自己的品牌,我還沒有在別的地方遇到了像他們這樣奇妙的組合。

M:所以 Jonny Mitch 的下一步是什麼?
J:我會在自創品牌前先在製鞋行業打滾幾年,這期間我的導師 D’Wayne Edwards 可能會成為這樣競爭激烈的情況中取得成功的最好機會。

M:再次祝賀,並感謝接受採訪,你能提供其他 MESH01 的設計師一些建議嗎?
J:我想告訴大家早在中學時我聰明的朋友 Christopher Burns 跟我說的箴言:“ 每個人都得到他們想要的生活。” 我很快就笑了起來並爭辯說:“ 我要一輛藍寶堅尼,但我哪可能得到它。” 他扳起嚴肅的表情回答說,“ 如果你真的想要達成某些目標,你會找到方法讓它實現的。“

M:當你得到藍寶堅尼跑車,獵槍是我的 (獵槍:美式俗諺意指副駕駛座)

資料來源:MESH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