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SPRING SUMMER NIKE AIR MAX LOOKBOOK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已經如此習慣 Air Max 。
我能夠穿著它運動、跑步、走路,我想我可以穿著它做任何事情。我開始無法想像沒有 Air Max 的日子。
我是 1987 年出生的, Air Max 也一樣,這對於球鞋歷史是值得紀念的一年,我想這個如同巧合的羈絆讓我們更加密不可分。應該是的。

2014.1.30
Flyknit Air Max 鞋款是 Nike 旗下兩大經典科技 Flyknit 與 Air Max 結合的結晶 — 就如同名稱一般顯而易懂 — 但結成的概念卻大大改變這雙跑步運動鞋的可能性。我最喜歡的是鞋面的 Flyknit 與 Dynamic Flywire 的系統,達到動態貼合與極佳的穿著舒適感;同時在各區塊以織法的不同,達到針對該區域更高效能的穿著感受;鞋底則是以全腳掌的 Air Max 氣墊構成,搭配 2013 年呈現的分割工法與 Waffle 外底,漸層透亮的鞋底與雪花混紡般的鞋身,則是機能之外令人鍾愛的原因。

輕盈、穩固與靈活,是 Air Max 2014 的特性,它承襲了 Air Max 家族的優良血統,延續 Air Max 2013 的全腳掌氣墊設置,鞋身運用輕薄透氣的 Engineered Mesh 機能網布打造,使用 Hyperfuse無縫線技術接合並包覆著輕質泡綿素材,將跑步與訓練時各種動作的干擾降到極低,多層次的細節與鞋面反光物料,呈現出前衛科技的獨特視覺印象。

在負擔較低的日常訓練中,有時我會穿上 Nike Flyknit Lunar2,這是 Nike Flyknit 系列的最新作品,承接著前身的 Flyknit Lunar 1+ 鞋款,它同樣具備在專業運動與時尚文化都備受好評的流暢外型,以及搶眼的色彩配置。Dynamic Flywire 動態飛線以及不同飛織結構打造的鞋面擁有更加柔韌的特性,輕量與舒適的回饋源於足底的 Lunarlon 發泡海綿避震系統,並改良鞋底刻紋,更增加耐磨與靈活性,我想, Air Max 會體諒我短暫的移情別戀。

我是如何接觸 Air Max ? 當然從 Air Max 90 開始,我想不只是我,不論運動場上或是街頭足下,它都是廣為人知的一雙傳奇鞋履,於是將 Air Max 90 經典輪廓,融合最新穿著科技的 Air Max Lunar90,便成為日常生活的不二之選。鞋身的 Hyperfuse 熱接合技術降低鞋面重量、提升穿著舒適度,也賦予鞋面搭配更多的可能性。當然,重點在於把 Air Max 系統置入 Lunarlon 鞋底的獨特概念,使輕量化外也達到更佳的保護穩固效果,十分適合日常穿著,我喜歡穿上長版外套、搭配連帽上衣與丹寧褲,以混合正式和運動元素的搭配,與它的混血精神相互輝映。

你知道嗎? Jacquard 提花編織是源自 17 世紀的傳統紡織技術,由法國布料商與編織師 Joseph Marie Jaquard 提出,將紡織物以交錯的方式使平面布料織出起伏的各種花紋,這個技術改變了紡織與機械歷史,而同樣改變球鞋文化的 Air Max 90 也向此傳統技藝致敬—同時加入新潮概念,以提花編織的鞋面結合 Hyperfuse 技術構成鞋面,鞋底則由 Air Max 與 Free 發想的切割前掌外底構成,是穿著相當舒適的鞋款,同時也為經典的 Air Max 輪廓帶來不同風貌。

Air Max 90 的外型具有不可動搖的象徵性意味,而 Air Max 90 Ice 要帶我們看到的,則是 Air Max 的內涵,以透視內顯作為設計主軸,靈感源於 Nike 的知名穿著性科技— Fuel Band 的透明版本,從鞋面至外底都由透明的橡膠包覆住幾何的鞋面圖紋和亮眼的 Phylon 中底,半透明感的鞋款傳達出 Air Max 90 從未有過的獨特印象。許多個輕鬆的午後,我都穿著它在城市中閒晃,感到無比放鬆的同時,也享受旁人的羨慕眼光。

慢跑新紀元 / 我的 AIR MAX 日常告解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已經如此習慣 Air Max 。
我能夠穿著它運動、跑步、走路,我想我可以穿著它做任何事情。我開始無法想像沒有 Air Max 的日子。
我是 1987 年出生的, Air Max 也一樣,這對於球鞋歷史是值得紀念的一年,我想這個如同巧合的羈絆讓我們更加密不可分。應該是的。

About edtrigger

founder & editor in chief | instagram.com/edtri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