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想達成 Breaking2 可不簡單!看 Nike 如何用傳統秘笈與創新科技向紀錄叩關

為了突破馬拉松 2 小時大關,運動員需要將現有的馬拉松世界紀錄 2 小時 2 分 57 秒縮減約 3%。這意味著在 42.195 公里(26.2 英里)的全程中,每公里耗時需要減少約 4.3 秒鐘。在多數人看來,這似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挑戰,但對 Nike 而言,卻是一個值得追逐的目標,為此他們也做足準備。早前先是看到了為挑戰而生的跑鞋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接著是關於跑步場域之挑選Breaking2 幕後推手的故事,本篇 Nike 要告訴大家的是關於背後團隊透過傳統經驗與科學方式制定訓練計畫的歷程。

透過對世界頂尖長跑運動員進行為期數月的測試和資料分析,Nike 最終選定 Eliud Kipchoge 、Lelisa Desisa 和 Zersenay Tadese 三位身體狀況最適合迎接這項挑戰的菁英運動員。選擇他們的主要原因為在長時間快速奔跑方面,他們的表現遠遠優於其他跑者,多年的經驗和專業知識造就了他們獨有的優勢,正因如此,Breaking2 教練和科學研究團隊認為,應該調整日常訓練和補給策略,而非進行徹底的改變他們原來的習慣,這是嘗試讓運動員達成挑戰目標的最佳方式,而這也將是至今為止長距離跑領域最大的挑戰。

在制定訓練計畫方面,運動員及其教練團隊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並是他們取得今天成績的關鍵因素。生理學家兼 Nike 運動研究實驗室探索研究團隊新產品總監 Brad Wilkins 博士和 Nike 運動研究實驗室研究員兼首席生理學家 Brett Kirby 博士受邀對 Breaking2 計畫的日常科學研究工作進行監督。「作為菁英運動員,他們目前的訓練計畫已經相當成熟了。我們的目標是與運動員及其教練團隊合作,提供相應的資料分析和回饋意見。」Brad Wilkins 博士說。正因如此,集合不同領域的力量,2 小時內完賽馬拉松的夢想才有可能成為現實。

經驗決定成效

● 計畫隨著運動員狀態的改變而不斷調整
Eliud Kipchoge 的每週訓練計畫多樣且有針對性,並隨著整個計畫的推進逐步完善。他每天都會進行兩組訓練,包含長跑、跑道快速跑和變速跑訓練。Brett Kirby 提到:「Eliud Kipchoge身體的配合度十分協調,他經常根據自己身體的反應和感覺來調整步伐。」而 Lelisa Desisa 初期的訓練重心為耐力訓練,在此期間進行了很多長距離、從輕度到中等強度的基礎跑步訓練。在之後的訓練中,還加入了更具針對性的跑道訓練,以便在計畫後期提高速度和強度。「Zersenay Tadese 的策略與 Lelisa Desisa 幾乎相反,他的前半程訓練著重速度,可以説明他熟悉比賽速度,而他後期的目標是延長高速跑的持續時間,以便能夠長時間保持足夠的配速。」Brett Kirby 說。

● 跑前熱身 (大多數情況下) 很簡單
熱身時,所有的運動員都做典型的滑步慢跑 (根據 Brett Kirby描述,有時慢到看上去幾乎像是從站著不動的狀態開始拖著腳走),並逐漸加快步伐,持續約 30 分鐘。Lelisa Desisa 和他的團隊會做更儀式性的跑前熱身,該跑前熱身由動態伸展組成,持續約 30 分鐘。Brett Kirby表示那看上去就像跳舞一樣。

● 團隊協作和單獨訓練同樣重要
一般來說,為了獲得足夠的跑步動力和陪伴,運動員會選擇和很多人一起跑步。Lelisa Desisa 的團隊由 6 至 8 名成員組成,為他提供所需的一切支援。Eliud Kipchoge 會與由當地人、專業運動員或教練組成的 60 人團隊一起跑。但是,當他們想要進行一項極具針對性的訓練時,他們會選擇獨自一人或與少數幾個人一起跑步。Brett Kirby表示「Zersenay Tadese 大多數情況下選擇自己一個人跑。」

● 充足的睡眠保持最佳運動狀態
這些運動員通常都不是做一般大家想像的放鬆方式。對於每週跑量超過 160 公里的運動員來說,常規訓練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恢復。Zersenay Tadese被稱為睡神,因為當他不跑時,他一定是在睡覺。不進行訓練的時候,Lelisa Desisa會選擇放鬆。在營地,Eliud Kipchoge 在閒暇時花了很多時間來平衡休息和日常生活,Brett Kirby說:「除了和隊友一起打盹和品茶之外,他還會做一些雜務,比如從井裡打水或者在營地幫忙。」 多數情況下,大家每週休息一天,也會根據需要進行調整。三位運動員,有的每週會接受三次按摩,通常是在接受高強度訓練以後。

● 跑步是唯一運動
三位運動員不做重量訓練,也不會做瑜伽。他們只選擇跑步。「要想跑得快,你就得不斷地跑。」Brad Wilkins 說道。雖然每位運動員的訓練計畫都非常不同,但都在不斷完善和調整,以便適應不同的熟練度和階段性的低效率。Brad Wilkins說「通常來說,精英運動員的柔韌性較差。然而,與很多人的想法相反,較差的柔韌性更容易提高跑步成績。理論研究表明,較為僵硬的雙腿在跑步過程中損失的能量更少。」他將此比作硬彈簧,與較鬆弛的彈簧相比,硬彈簧儲存和釋放的能量要高出很多。

● 日常飲食很自由
作為菁英級別的跑者,很清楚地知道什麼食物能夠為其日常跑步提供最佳補給,儘管如此,Brad Wilkins 和 Brett Kirby 還是建議跑者吃大約 50-75% 的碳水化合物、20-30% 的蛋白質,其它的則可以隨意。此外,科學家們還提供了具體的訓練後營養攝入量的指導。例如,他們強調了在高強度訓練後立即攝入蛋白質和碳水化合物的重要性,當運動員不能很快攝取正餐時,他們會指導運動員飲用體能恢復飲料。

科技改變傳統

● 關鍵指標幫助提升跑步成績
自從肩負著「破2」的使命以來,Brad Wilkins 和 Brett Kirby 多次造訪 3 位菁英運動員並對一些重要指標進行深入的分析和評估,包括最大耗氧量、跑步過程中水分的流失以及肌肉能量儲備等。即使不與運動員在一起時,他們仍然會定期透過電話或 Skype 保持聯繫。在訓練期間,運動員會佩戴配有心率監測儀 (含配套胸帶式發射器) 的 GPS 手錶。每次訓練後,教練和科學研究團隊一起進行資料分析,以進一步瞭解運動員的狀況和提高運動表現的因素,並利用收集的這些資料與運動員的教練團隊溝通並不斷調整訓練計畫。

● 相信高海拔優勢
三位運動員都在高海拔地區生活並在此進行絕大部分的訓練。Eliud Kipchoge 的營地在肯亞,Lelisa Desisa 的營地在衣索比亞,而 Zersenay Tadese 往返於他自己居住的衣索比亞和他的教練居住的西班牙兩地進行訓練。Brad Wilkins 解釋說:「因為高海拔地區的氧氣稀薄,隨著時間的推移,體內紅血球細胞的數量會增加,血液就能為肌肉攜帶和運輸更多的氧氣。肌肉含氧量越高運作越好,就可以幫你跑得更快、更遠。」當一個人離開高海拔地區後,這種較高的紅血球的細胞濃度可以維持長達兩周之久,因此可以假定較高的血紅細胞濃度能為在海平面高度的比賽帶來競爭優勢。

● 能量補給的個人化定制和精確控制
科學家們專注於因出汗引起的水分流失和能量補給的最大限度。他們將重點放在賽前 48 小時和高強度訓練後的 24 小時,並重點關注兩個方面:補給類型與方式,以及個人需求。「我們在訓練計畫中收集到的資料表明了運動員跑步時流失的水分以及內臟可以吸收的液體量。根據這些資料,我們為每位運動員量身打造了一種碳水化合物能量補充劑。」Brett Kirby 解釋。除此之外,三位運動員所引用的碳水化合物的類型、比例、液體和口味也不盡相同。

● 精確的能量補給頻率
透過資料分析以及大量的反復試驗,Breaking2 團隊已經確定了運動員在比賽中進行能量補給的理想週期:每 2.4 公里補充一次 (即他們在義大利 Monza 賽道繞跑道跑一圈的距離)。Brett Kirby 說:「運動員大約每七分鐘就會攝取特定的能量補充劑,以保持充足的水分和能量。」 科學研究團隊表示,這對運動員來說是一種全新的體驗,因為以前每位運動員每小時攝取的碳水化合物不足 60 克,而現在他們都不得不讓自己習慣攝入更多的碳水化合物。

完善策略挑戰極限

Brad Wilkins、Brett Kirby 和 Breaking2 團隊中的其他成員都在繼續透過獲取的這些資訊和經驗不斷為 Eliud Kipchoge、Lelisa Desisa 和 Zersenay Tadese 完善策略。「自 Breaking2 正式啟動以來,我們一直都在不斷收集資料,並一直努力獲取更多有效的資訊,説明三位運動員在正式挑戰當天達到最佳狀態。」Brad Wilkins表示,「大多數運動員無法享受如此水準的個人化測試、訓練和指導。」 當你將這些與每位運動員堅韌的意志力相結合時,便有可能突破人類的極限。「無論我們在科學研究方面做了多少努力,將會是這三位運動員以每小時 21.08 公里的速度跑完 42.195 公里。」Brad Wilkins 說道。

關於 Breaking2 的更多資訊,可至官方網站瞭解,台灣時間 5/6 中午 11:45 三位參與 Breaking2 的跑者將進行突破馬拉松 2 小時大關的正式挑戰,屆時大家可透過 Nike FB 直播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