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鞋不是用來收藏的
收藏家 Carter Chua 的 Air Jordan 4 季節

post by | 2017.05.11 \ Tags: , \

2017-air-jordan-4-carter-taiwan-sneakers-collector-interview-6

SEASON OF IV - INTERVIEW

Carter Chua

step by step, soul by sole.

「沒有人比 Carter 收藏更多 Air Jordan 」這句話當然是誇張了,他也不會願意我這樣描述,但「台北的 Carter Chua 是個 Air Jordan 收藏家」,卻是可以獲得(全台兩千三百萬同胞?)一致肯定的,至少是勘履者會員們絕對都會認同的一點。Carter 從國中時期開始點燃關於球鞋的興趣,高中開始在便利商店打工存錢,走入十幾年至今不懈的玩鞋之路。用球鞋交朋友的他,近年以來也發起過好幾次鞋展,還參與了包含台灣、中國與美國等地的球鞋聚會,趁著各種旅行的經驗拜會不同類別的收藏家,手中所擁有的珍稀鞋款跨越從AJ1至今的各代 Jordan,朋友口中的「蔡卡特」是不折不扣的 Air Jordan 狂熱份子與收藏家。

2017-air-jordan-4-carter-taiwan-sneakers-collector-interview-20

我第一雙四代是從網路上『標』回來的」Carter 跟我們說。

從這位接觸球鞋文化十幾年的資深玩家一路以來的歷程可以感受到,所謂的球鞋文化跟買賣是脫離不了關係的;追溯到 Carter 收藏的起源,指向的是大家已經非常熟悉的 Air Jordan 4 代款式,在現代復刻鞋款持續發生的狀態下,四代顯得唾手可得(差別只是價格而已),但是在 Carter 成長的年代,四代是不存在架上或是印象裡的球鞋,是一雙因為流川楓才知道的陌生鞋款 —「那時候看《灌籃高手》知道了 Air Jordan,後來從《Cool》雜誌才發現這雙長得有點像卻又不是那麼相同的喬丹鞋。」從此在還是國中生的 Carter 心中種下了與四代的連結。

國中的時候知道,真正買的時候已經是高一高二。

高中的 Carter,開始在便利商店打工,新台幣八千元一個月,扣除零用錢之後的錢都存了起來,就是為了把那些年的 Air Jordan 4 代都買齊。

現在想起來,我有所謂『球鞋收藏』的概念就是從四代開始。還記得四代第一次復刻在兩千年左右,相較於94、95年的 Air Jordan 復刻來說,是相對比較有入手可能的經典。那年十六歲剛開始打工,慢慢有自己可以支配的零用金,但是想要到鞋店買到原版配色的 Air Jordan 4 基本上已經沒有機會了!那時候一年大概就是四、五個配色的復刻鞋,包含所謂日限、歐限,心中就有了一個想要把四代收齊的感覺。」Carter 回想了一下當時候的心情。

Carter 帶我們走訪台北西門町幾個記憶中的球鞋角落

還記得我的第一雙四代就是在西門町的六號出口跟人家面交的 Air Jordan 4 Oreo

Carter 也進一步跟我們回憶到,近年曾經復刻的 Air Jordan 4 Oreo 配色在當年是屬於日本限定的款式「也就是朋友口中的日限AJ4,那時候的 Air Jordan 4 Columbia 配色則是歐限AJ4」,就這麼樣一雙一雙的買回來,2003 年的 Air Jordan 4 都給 Carter 給收齊了,後來慢慢地碰到灰藍、白紅(所謂的Mars)原版配色也都會入手。

若要提到印象最深的 Air Jordan 4 代,Carter 說「還是 The Shot 穿著的 Air Jordan 4 黑紅,種子比較低的芝加哥隊因為這球扳倒了排名較高的隊伍進入季後賽,Michael Jordan 所展現的那種自信才是帶來鞋款生命的關鍵。

Carter 珍藏的 Eminem AJ4 與 UNDFTD AJ4 ,每一雙都是好幾千美金的超高單價收藏逸品。
Carter 珍藏的 Eminem AJ4 與 UNDFTD AJ4 ,每一雙都是好幾千美金的超高單價收藏逸品。

這麼多年下來,Carter 談到因為收藏球鞋而得到的感想「球鞋雖然沒有生命,但是連結了很多人。」的確,在 Michael Jordan 穿著原版四代所完成的神蹟加持以外,接續而來的 AJ 魅力可以說是由大家接力完成,「Air Jordan 4代會有今天這樣的地位,Eminem 與 UNDFTD 兩雙鞋有很大的關係,當初這兩雙鞋大概在 2006 年出現,已經很厲害了但是仍然沒有辦法想像今天這樣瘋狂的標價」。在 ebay 曾經上出現過 Air Jordan 4 Eminem 接近台幣六十萬的高價對 Carter 這樣的重度玩家來說也是不可思議,曾以較低價格入手的他也坦言無法遇見到今日的高價,「畢竟就量而言,我覺得這並不是最稀少的 Air Jordan 4 代鞋款」Carter 分享了他的看法。

但是不管如何,「在電影、MV或是雜誌看到球鞋時,你會更深一步的想要去了解穿著球鞋的這個人」Carter說「或許是同類之間的探索吧?」像是穿著 AJ3 加上吊嘎的阿姆、還有因為 JORDAN 跟 OVO 的聯名才進一步去認識的 Drake 都是這樣的例子。

對 Carter 來說,因為球鞋而認識的還有很多一起玩鞋的朋友,「那時候以 Cool 雜誌為主,很多的籃球鞋特輯幫助我很多。而 Cool 報背後還有類似郵購的單元,有賣文具、賣摩托車、甚至我還見過關刀的賣家!賣家會留下 BB-CALL 讓你聯絡,在網路還不發達的年代,想要找到市面上已經見不到的鞋款只能透過紙本去買;有趣的是,因為出刊的時間因素,很多時候即使看到了也不是就買得到,有次我打電話過去想買 foamposite pro 已經賣掉了,只能望圖興嘆(笑)。

UNDFTD, ENIMEM, KAWS 與 MOTORSPORT (左起)都是相當經典的話題配色
UNDFTD, ENIMEM, KAWS 與 MOTORSPORT (左起)都是相當經典的話題配色

後來慢慢地進入了網路時代,Carter 開始逛奇摩拍賣「那時候的拍賣覺得比較『純真』,容易交到朋友,一直保持聯絡到現在的玩家碰面時也早就不只是聊鞋子了!」從逛拍賣的過程中,Carter 也發現了奇摩家族 — 耐吉鞋迷會 的存在,第一次知道原來有這麼多人在討論資訊跟分享各種消息,球鞋慢慢地變得不是只有單純的商品、收藏、買賣關係而已。

耐吉鞋迷會家族之後,勘履的出現讓大家有了一個聚集討論地方;從刊物、拍賣、家族、勘履到現在的臉書,球鞋的社群有著階段性的發展。」但怎麼樣還是圍繞著 Carter 最愛的球鞋,而球鞋也不是只為了網路上的照片或是櫃裡的收藏而生的。

Carter 聊到他第一次見到 Air Jordan 4 代原版的經驗「那次是耐吉鞋迷會的網友之間的會面,大家帶了自己最喜歡的鞋子一起喝東西,我帶了11代怪物奇兵#45跟11代練習鞋全黑配色,因為四代中底的材質關係,所以十分的不好保存,會有粉化與氧化的毛病,所以能有機會見到 Air Jordan 4 代原版讓我格外印象深刻,而那也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現在更沒有可能看到四代原版了。

聊到目前手上的這些收藏「我覺得古董、花瓶、酒、郵票才比較是所謂的『收藏』,因為這些收藏抵抗氣候與時間的能力都遠遠超過球鞋,球鞋文化頂多就是三十年甚至不到,球鞋的收藏更是難以跨越因為時間所帶來毀損等問題。…..現在就是買自己穿得到、打球打得到的鞋子,若真的要提到收藏方面,我個人是非常不建議拿球鞋來收藏啦!」前一陣子才去武昌23排隊入手了 Air Jordan XXXI ‘Why Not’ 的 Carter 笑著說。

球鞋不是用來收藏的

在 Italo Calvino 記錄生活遊歷的《收藏沙子的人》書裡提到「收藏的魅力,取決於那股無以明知的衝動」,在每一位勘履者的日常生活之後有著各種不同的收藏,動機除了是想填滿櫃子,更多的也許是想找到自己的倒影;Carter 的收藏也許有一天也會變成沙子,但是從中所學習的經驗早已經超越標價的數字,建立起了他珍藏的球鞋人生。

JORDAN 16 SONGGAO
Air Jordan IV 特展

展覽時間:即日起至六月底
展覽地點:台北市信義區松高路16號(微風松高1樓香堤大道側門)
相關訊息:JORDAN 16 SONGGAO粉絲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