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認識 Breaking2 的幕後推手

人們渴望親眼見證運動員打破紀錄的輝煌時刻或者完成看似不可能的挑戰,這恰巧賦予了運動激情和魅力。「這一點非常重要,這讓比賽更富有吸引力和驚喜,不斷超越,為突破而生!」 Nike 特別專案副總裁 Sandy Bodecker 表示。

對於 Sandy Bodecker 而言,「突破」就是指 Breaking2 ,一項突破馬拉松 2 小時大關的大膽嘗試,目的在幫助跑者在兩個小時內跑完馬拉松(目前的馬拉松世界紀錄是 2:02:57)。「我是一個夢想家」,Sandy Bodecker 表示,「我每天和其他夢想家們一起在一個鼓勵創新、挑戰常規的環境裡工作。」35 年前,Sandy Bodecker 加入了 Nike,成為一名鞋款試穿測試協調員。之後,他領導了 Nike 第一個 Global Football 業務。後來,參與開創公司極限運動業務,並擔任第一個全球設計主管。

雖然 Sandy Bodecker 聲稱自己沉迷於兩小時跑完馬拉松項目多年(他甚至在左手腕內側刺了1:59:59的紋身),但他對超越極限的癡迷可以追溯到他剛剛記事的時候。事實上,他還會告訴你,他堅信自己生來就是為了超越極限的(或者,至少是打破常規)。「我克服的第一個極限,是在我學會走路之前」,他說道。當時,他從嬰兒車裡面悄悄溜出來,從紐約中央公園裡面爬了出去,一直爬到了中央公園西面的街道上。然後,一名員警發現了他,把他抱起來,交給了保姆。

最近,Sandy Bodecker 面臨著另外一個更加艱難的挑戰:戰勝癌症。雖然這是人生比賽的最後階段,但也要堅持下去,而且沒有什麼比爭取勝利更為重要了。「因為沒有第二名,所以你的全部重心,都是為了贏得勝利,從身體上和精神上全力以赴,絕不成為第二名。」 最終他勝利了。而且,正是這一次經歷,幫助他切身理解戰勝困難的感受。

但是,世界上有那麼多紀錄等待打破,為什麼要單單去挑戰這一項目呢?「兩小時內跑完馬拉松,是少數幾個一旦打破就可以改寫運動的挑戰之一」Sandy Bodecker 表示。有兩個其他紀錄曾經重新定義了跑步:1954 年突破的一英里跑 4 分鐘大關,以及 1983 年的百米首次跑進 10 秒的極限(官方公佈資料)。「兩小時內跑完馬拉松,是最後一個巨大的且千載難逢的挑戰,它將影響跑者對長距離賽跑的看法,並重新審視人類的潛能。」Sandy Bodecker 說道。

要完成這一挑戰,需要絕佳的運動能力和良好的精神狀態,缺一不可。「卓越與良好的區別就在於精神狀態」Sandy Bodecker 表示。這就意味著,Nike 所挑選的挑戰 Breaking2 的運動員 – Eliud Kipchoge、 Lelisa Desisa 和Zersenay Tadese,必須要有真正強烈的自信,相信自己具備該能力。這種自信源於他們對自己清楚的認識,他們已經為這一刻做好了最充分的準備,堅信自己能夠在前所未有的短時間內跑完 42.195 公里。「如果他們沒有這種信念,將自己的全部精神和精力都傾注於此,他們就不會成功」Sandy Bodecker 如此認為。

為了幫助 Eliud Kipchoge、Lelisa Desisa 和 Zersenay Tadese 成功挑戰這一難以逾越的極限,Sandy Bodecker 和 Breaking2 團隊制定了周密的訓練計畫、能量補充策略和創新產品助力他們完成這一挑戰。除了幫助人們重新審視人類的潛能,為跑步運動帶來新的動力,這次挑戰將為未來發展和目標設定注入強勁的趨勢。

在所有的創新產品裡面,Sandy Bodecker 對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和 Nike Zoom Vaporfly 4% 尤其感到自豪,前者採用全新 Nike ZoomX 中底科技,專為 Breaking2 而生;後者曾成功幫助力男女運動員在最近於波士頓舉辦的馬拉松大賽中大獲全勝。「這雙鞋最令人激動的點,在於它們能夠為菁英跑者提供可測量的性能優勢。」 較之於 Nike Zoom Streak 6(目前市場上 Nike 最快的比賽用鞋),Nike Zoom Vaporfly 4% 能為跑者的跑步效率提升4%。

「整個挑戰項目過程中,我們收集到了的大量資料和深刻觀察,以及豐富的經驗累積,這些為我們提供了下一步可供探索和發明的創新領域,這最終會幫助我們為各種水平的運動員提供更好的產品和服務。」Sandy Bodecker 解釋道。對於他本人而言,在 Breaking2 中的輝煌戰績,將為他過去傲人的表現再添一份榮耀。

關於 Breaking2 的更多資訊,可至官方網站瞭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