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於賽車跑道尋求全馬破 2 的目標?Nike 告訴你為何要在 Monza 賽道進行挑戰

柏林的布蘭登堡門 (Brandenburger Tor)、波士頓的心碎坡 (Heartbreak Hill)、倫敦的泰晤士河景觀 (River Thames)、紐約的維拉札諾橋 (Verrazano-Narrows Bridge) 以及寬闊的密西根湖 (Lake Michigan)。這些是全球最著名馬拉松跑道的一些特色景點,每年都有數千名跑者為征服這些跑道而在此刻苦訓練——不僅因為這 42.2 公里的距離,也要為每條跑道獨特的天氣和道路條件做好充分準備。對於大多數跑者來說,僅僅跑完超長的賽程就已竭盡所能,而參與 Nike Breaking2 這一大膽嘗試的三位精英運動員 Eliud Kipchoge、Lelisa Desisa和Zersenay Tadese 的目標更大:他們要打破馬拉松至今仍無人逾越的 2 小時極限。

想要實現這項壯舉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Nike Braking2 團隊從各個方面進行縝密考量,不只打造了革命性的 Nike Zoom Vaporfly Elite 跑鞋,為尋求最佳場地,在反覆篩選世界各地的跑步環境之後,Breaking2 團隊在義大利 Monza 附近的 Monza 賽道選定了一條固定長度為 2.4 公里的環型跑道。

咆哮的引擎和繁忙的車隊後勤人員很少出現在馬拉松賽場上,但為了實現雄心壯志就需要打破常規的思考方式。因此,為支持 Eliud Kipchoge、Lelisa Desisa 和 Zersenay Tadese 的大膽嘗試,Breaking2 的多元化團隊將場地重心從傳統的城市跑道移到了速度化身的賽車跑道。選定理想的比賽場地需要一整套獨特的環境參數,對於海拔高度、溫度、以及氣壓的考量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目標只有一個:達到最佳跑步條件。

從本質上來說,此場地涵蓋了所有必要的環境因素。此處的溫度保持在 12 ℃ 左右,大氣壓力低於 12mmHg。此外,這裡的天氣通常以多雲為主 (降低跑者的熱負荷),並且氣流不會出現急劇的方向性變化,這要歸功於賽道與海岸之間的完美距離,以及四周環繞的大量樹木。當然,單憑這些資料和環境條件並不能保證突破兩小時極限,跑道的環型佈局、賽道的長度和海拔都必須和其他關鍵標準互相匹配,才能最大程度上確保跑者的最佳表現。

以下是其餘的細項:
瀝青 – 瀝青是首選的路面材質,同時蒙紮賽道還確保了運動員腳感的一致性。
拱形段 – 跑道上沒有邊坡設置,因而能使整個環型賽道成為一塊乾淨、平整的場地。
長度 – 固定為2.4公里的跑道可以完美地控制節奏、補水、營養、以及支持團隊的移動。
天氣 – 經過對 Monza 6 年歷史天氣的分析,並與史上最快的馬拉松氣候條件進行比較研究之後,可確定該場地擁有激發最佳表現的潛力。

更多關於 Breaking2 的資訊可關注 Nike 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