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TURE
IS
NOW

與NIKE資深創意人Tiffany Beers談
未來的球鞋與球鞋的未來

圖文_SamDeng
關於「未來」,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那不可預測的特性,這個世界上有千千萬萬條故事線在不斷發展交錯著,沒有人能夠說得準下一秒又將有什麼情節將要發生;這變化莫測的個性讓人們著迷,自古以來就用著各種嘗試去預測未來,用文字用歌曲或是影像去詮釋關於明日的種種。對於球鞋愛好者們來說,我們也老是頻頻把眼神拋向那下一雙鞋款(或下下一雙),對於還沒發表的鞋子們,投注於未來的希望是鞋迷們最熱衷的話題,「你覺得下一代 LeBron James 會用什麼氣墊?」「新的KD鞋到底是高統還低統?」「我好希望之後能夠有幫我投籃變準的鞋子!」除了是話題之外,也是大家發揮想像力的題目,我相信看著這篇文章的某人的筆記本(或課本裡)早畫了 AIR MAX 2030 或是 LeBron XXX 的流出照。

WHAT IS FUTURE

眼前的這個世界,我們早已經走入未來,不過幾十年間,許多未曾想像過的科技在身邊一步步將生活翻來又翻去,網路速度、影像畫素都從國小數字變成天文數字,而球鞋也是如此。
還好球鞋也是如此,不然那就可惜了我們青春年華以來的期待了!年復一年的推進,我們見到過 ZOOM GP、FLYWEAVE、FLYEASE等等鞋款的輾轉演進,在被問及這一系列結構特殊的鞋款,Nike 資深創意人 Tiffany Beers 對我們說「這一切都是關於球鞋與運動員之間的『適應』!

“It's about the fit, always fit”

對於運動員來說,上場就是不斷的適應,在適應場地、適應對手、適應自己當天的狀況,對於 Tiffany Bearts 來說,加入 Nike 至今超過十年的日子裡也是在不斷適應一個個題目,對於相關創意的執著甚至讓 Nike 舉辦球鞋設計比賽;在結構的創意之外,Tiffany 從材料或是設計的不同角度參與了包含 Nike CraftParanorman FoampositeAir Jordan XX9的開發過程,這些高知名度的鞋款背後都少不了這位資深創意人的參與,可以被視為是一位不斷將夢想中「未來的球鞋」實現的關鍵人物。
其實從 Tiffany 加入 Nike 一開始,她所參與的就是頗有未來感的氣墊研發工作,如今 Tiffany 的座位在 Nike 總部的 Mia Hamm 大樓裡,那個大家都聽過但都沒去過的 innovation Kitchen 就是她主要工作的地方,從成千上萬的材料庫以及 Nike 的品牌理念之中尋找球鞋的未來,「在 NIKE的理念裡,誇張的 ZOOM GP 鞋帶扣、輔助病童的 FLYEASE 拉鍊結構以及未來感十足的 HYPERADAPT 都是讓運動員能夠更容易調整適合自己的舒適度」Tiffany 進一步描述了這一脈相傳的共通元素。
鞋子適應人腳的這項挑戰若是大膽投射到未來世界中,那麼如何讓鞋子自動適應人腳的遠大目標可以被視為這項任務的終極試煉,自動鞋帶的大膽概念在1989年的《回到未來 II》電影裡首次被提出來,很快地就成為了人們對於未來的期待,至今近三十年過去依然為此著迷著。
由 Tiffany Beers 一手打造的 Nike HyperAdapt 鞋款與 Nike Mag 同樣具有自動鞋帶功能,但是針對運動員的實際需求做了更多調整,是落實技術的真實鞋款,Tiffany 本人也表示她幾乎天天穿著這雙 HyperAdapt,甚至在未發表前特別客製了沒有 Swoosh 標誌的樣品版本實際著用測試。

BUILD THE FUTURE

快轉到2016,如今坐在 Tiffany Beers 旁的 Tinker Hatfield 在1984當年負責為《回到未來》打造這麼一雙來自二十一世紀的未來鞋款,對於當年的 Tinker 來說,這是一個先說再想的設計機會,「我們有三十年的時間來搞定這雙鞋所需要的技術」Tinker Hatfield 當時是這麼想的,在這基礎上他拋開所有現實限制,盡情地打造未來世界的運動鞋。
但是對於 2004 年的 Tiffany Beers 來說,她可沒有前輩的餘裕,在 2004 年加入了 NIKE 並負責著 AIR BAG 氣墊的研發工作,偶然機會下參加了創意廚房裡 INNOVATOR II 職位的面試,然後就在 Tinker Hatfield 指派下接手了讓 NIKE MAG 鞋款成真的任務,Tiffany 回想到當時的狀況說:「雖然一口答應,但是才剛接觸球鞋一年的我當時根本不知道 NIKE MAG 是什麼!」
一步步開始研究之後,Tiffany才意識到這雙鞋的高難度,畢竟當年拍攝電影時,道具鞋內安裝了好幾條細繩,當男主角穿上 Nike Mag 時,躺在後頭的工作人員就得使勁往後拉,做出自動鞋帶的效果!而左右腰間則各掛了一個電池袋,提供鞋款燈光效果所需要的電力。Tiffany 面帶苦笑地跟我們分享當年的這個發現。
而 Tiffany 在排除萬難終於在 2009 年打造出第一雙 Nike Mag 原形時,那是一雙必須仰賴室內電源(所以你想穿上這雙鞋就不能離牆上的插座太遠),用於自動鞋帶的馬達以及整體結構也都過於笨重的不成熟作品;然而在這過程中仍然找出了如何量產那無接縫鞋面的工法,在2011年的無預警登場引爆了大家對於電影所描述的未來之日,也引燃了對於那個四年後十月二十五日跟博士約定的期待。
1985年 Back to the Future Part II電影中,Martin McFly 在 2015 年 10 月 21 日穿上這雙具有自動鞋帶功能的 Nike Mag 鞋款,電影上映後成為鞋迷們關注的預言。
在2011年時限量總數1500雙的 Nike Mag 鞋款慈善義賣在ebay上舉辦,均價約在4000美金左右。
面對技術上的瓶頸,帶有自動鞋帶功能的 Nike Mag 只能耐心等待,然而 Tiffany 仍然在世界各地參加相關展覽、論壇,尋找更微型電池、馬達來實現這雙來自未來的球鞋,而最初提出 Nike Mag 設計的 Tinker Hatfield 絲毫沒有打算擱置這個他在三十年前就打算要搞定的設計,2014年明星賽時當他被團團包圍的媒體問到是否 Nike Mag 能夠如期上市,Tinker 在沒向 Tiffany 確認的狀況下大膽向世人宣布「是的,我們在2015會有auto-lacing的Nike Mag」,這讓 Tiffany 明白知道她無路可退,立即策劃了一個專屬團隊「黑洞」,開始卯足全力去完成這雙鞋款的製作。後來的故事,相信大家都知道了。

“Oh Right! You Did It!!”

我們問了 Tiffany Beers,當她把完工了的 Nike Mag 帶給 Tinker Hatfield 時,收到了什麼樣的反應?Tiffany 說「我還記得我們特別做了一雙 Tinker Hatfield 尺寸的 Nike Mag 給他,穿上鞋子後,Tinker 對我說 “Oh Righ! You Did It!” 接著就穿著鞋子樣品一路跑著穿過大廳,又跳又笑的!這個回憶對我來說是個無價的紀念
除了設計球鞋,Tinker Hatfield 會把情境一併設想進去,從他為《回到未來》電影設計鞋款時的手稿就可以看得出來。

VALUE THE FUTURE

每雙鞋子都有定價,兩千三千、四千五千,未來的球鞋該怎麼定價,又或者球鞋的未來該怎麼定價
百分之一2016年的 Nike Mag 鞋款在2015年10月21日隨著發表,沒錯那正是《回到未來II》之中預言的日子,雖然我們見到 Michael J. Fox 親腳穿上了有自動鞋帶的 Nike Mag,也瞥見 Cristiano Ronaldo 試了 Hyperadapt 1.0,但大家多少還是有點半信半疑,直到2016年的10月4日,突如其來的一個消息告訴大家 Adapt-fit 功能具備的 Nike Mag 即將以義賣與義捐樂透的方式登場,同時間也揭露了限量資訊是少到驚人的 89 雙
Michael J. Fox 在 2015 年參加了 Jimmy Fallon 的《週六夜現場》脫口秀節目時穿上了擁有 auto-lacing 功能的 Nike Mag
隨然說數量少到誇張,但某種程度上來說擁有 Nike Mag 的門檻也是低得沒話說,只要你從網路上登錄購買每次美金十元的樂透卷,就有機會被抽中成為這世上僅有近百雙 Nike Mag 的擁有者之一;但是在熱鬧迎接新鞋的同時,大家也該要記得,這雙鞋子之所以被做出來、被用於募款,背後推動著的因素是那一百位六十歲人口中就會有一位罹患的帕金森氏症

“Not for making money,
not to show off our skills,
it is actually an opportunity to help.”
- Tinker Hatfield

Tinker Hatfield 與 Tiffany Beers 一同談論這雙費時十餘年開發精力終於成功打造出來的 Nike Mag 鞋款
我們都知道 Nike 是市場的領導品牌,對於球鞋的發展有著近乎偏執的堅持,會從廚房偷出鬆餅機做鞋子、會逼縫紉機技工改針距、會把三十年前虛構電影裡的是當真,Nike Mag 這雙來自未來、永遠屬於未來的鞋款成真了,而它除了是技術的展現,更可以說是我們窺見了對於球鞋未來的願景。

“I can't tell you the future, but I can tell you the performance for future athletes are going to be amazing.”

Tiffany Beers 在 2011 年發表沒有自動鞋帶功能的 Nike Mag 版本時曾被問到 Nike 為什麼不願等到四年後的 Oct.21 2015 日子再推出這雙鞋?她回答了「Why not now? 帕金森氏症可不會等我們」,四年、五年過後,即使擁有資金挹注與頂尖科技協助,今天的帕金森氏症仍然是個不治之症,再一次人類顯得仍然是在危危顫顫地適應著這世界。
在憶及這一段履程,即使 Nike Mag 鞋子成功發展出來了,我想我們闔上的只是這故事的一個篇章,「Tinker Hatfield 對我們的期待是很高的,而我也終於完成了。」Tiffany 對這段超長的開發履程簡單下了這樣的註解。
帶著對 Michael J. Fox 拼戰病魔鬥志的致敬而啟動了前所未有的巨大企劃即將在紐約的拍賣之後告一段落,但是這次的 Nike Mag 無論最終募到了多少錢,我想他也展示了 啟發下一代就是「球鞋的未來」應具備的價值 ;Nike Mag 告訴我們科技將不斷推動這世界,技術勢必變得越來越精細,我們將得以完成可以製作越來越多訂製的工藝,但不管如何發展,Tiffany 告訴我們「未來的球鞋將繼續帶給運動員奇妙的性能」。
相關資料
(1) wired.com 設計特輯
(2) Nike Mag 在香港義賣拍出$810,000港幣
(3) Nike Mag 線上募捐總額是$675萬美金
(4) Nike Mag 倫敦義賣拍出$56,800美金
(5) Nike 在 2011 年申請的 Auto Lacing 專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