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旅途伴侶:NikeLab x Kim Jones

英國時尚設計師 Kim Jones 在天上飛的時間與在地面停留的時間幾乎一樣。他最近剛剛飛抵希臘、日本志摩市和紐約市,他的下一站包括印尼科摩多島,去看著名的科摩多龍,以及中國一些不太知名的地區。長久以來,旅行都是他具有顛覆意義的街頭服飾和運動服裝風格融合的創意源泉,這一風格也奠定並鞏固了他在業界的聲譽。但是 Jones 的旅行,就像他的設計一樣,遠遠超越了傳統的界定。他的旅行是在時代、畫面和記憶之間的探險,其中包括家鄉東倫敦,也是他與 Nike 第一次結緣的地方,還有他那裝了超過 500 雙運動鞋的時尚珍藏。正如 Jones 在訪談中所提到的,NikeLab x Kim Jones: Packable Sport Style 系列的設計靈感源自於多次不同旅行的概念拼貼,同時他也想像著運動員在里約之行中會打包哪些補充物品才能實現一次毫不費力的旅行。

你對 Nike 最初的記憶是什麼?
在我 13 歲,或者甚至 12 歲的時候,我就夢想著能有一雙 Nike 鞋,我一直央求父母幫我買一雙。我一看到它們,立刻就想擁有它們。

你還記得你早期的鞋子風格嗎?
銀色 Nike Vandal。

你對運動鞋最初的興趣來源於街頭文化還是運動?
當我還是一個小孩子的時候,我經常騎單車,所以運動占很大一部分。我穿著運動鞋運動,而且它們看起來也非常酷。有一段時間,我是個把 straight edge 文化貫徹在生活中的人,我們都對 Jordan 鞋非常著迷。每個人都會買一雙屬於自己的 Jordan V。我們對這雙鞋超級興奮,而且會為每種顏色爭吵,因為我們不想跟別人有一樣的鞋子。這就是典型的青少年為一件東西著迷時的樣子。我有一群朋友,以前我時時刻刻都與他們混在一起,我們的腳大小都一樣,這樣非常方便,因為我們總是互換鞋子穿。

你的收藏中現在還有這些款式的其中一雙嗎?
我的收藏中可能有 500 或 600 雙運動鞋,我把它們放在倫敦的房子裡,我在巴黎有許多鞋櫃。我有許多 Air Jordan、大量的 Nike Huarache,這些鞋子剛一推出,我就買了很多,因為我太喜歡它們了。

運動鞋哪些地方讓你特別感興趣?
現在我對運動鞋感興趣是因為它們融入了科技,它們發展得如此迅速,而且成為非常正式、嚴肅的產品設計。我真正喜歡的是運動鞋中的科技,以及如何從科技走向時尚,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目前還有哪些事情是你感興趣的?
我總是把文化作為一種參考,甚至甚於時尚。旅行是關鍵所在。我喜歡去南非,我非常享受那裡的活力,還有東京、新加坡和洛杉磯,但是同時我也喜歡去欣賞不同的地方。去年夏天,我去了東南亞,那是一次非常有趣的體驗。

自從發表了你的畢業設計系列之後,你的美感風格經常被稱為是街頭風格與高端時尚的融合。你同意這種看法嗎?你希望補充些什麼嗎?
我認為這是萬事萬物前進的方式,我只是第一批實踐這種做法的人。最近有一篇文章對我的第一個設計系列進行了回顧,不禁讓我思考我從開始到現在走了多遠,想起來有點嚇人。已經 15 年了,一切都過得太快了。在這 15 年中我做了這麼多的事情,並且越來越深入地精煉我所做的事。

為什麼如今街頭服飾和運動服裝如此重要?
因為它們是真實的。它們存在於每個人的生活裡,而且滲透到了一切事物之中。

在你參與了這麼多的運動服裝領域中,與 Nike 的合作有什麼不同之處?
我一直都希望與 Nike 合作,所以當他們找上我的時候,我意識到這是一個完美的時機。我不想讓這一系列看起來具有懷舊氣息。我希望它充滿現代感,並且能與當今的青少年進行對話。

「我希望應用 Nike 的科技,所以我們試圖尋找一些舊的東西,然後把它融入新的東西裡面。」Kim Jones

說到青少年,這一系列的配色融合了 Club-Kid 文化中的霓虹亮色和中性顏色。你是怎麼想出這一顏色組合的?
所有的配色都來自以前的 Air Max,其中包括 Air Max 95 的配色,還有一款經典的原款 Air Max,然後我們加入了另外一種展望未來的色系。這一系列的色調就是要汲取所有 Nike 產品的 DNA,然後將它們融合在一起,把我所喜歡的所有不同東西的元素抽取出來,然後把它們放在一起。

這一系列中的許多服飾都是可以變換的,這意味著穿著者可以在多種場合穿著這些衣服。這是其中的一個設計焦點嗎?
這是以一種實用主義的方法來設計產品及其功能,為消費者提供一些他們可以以不同方式使用的產品。這就是我所想的,如何讓這一系列產品有益於穿著者。


英國女子七項全能運動員Katarina Johnson-Thompson 身著 NikeLab Packable Windrunner x Kim Jones。採用最少縫線結構和抗潑水性的編織布料,可捲入小袋易於收納。

還有哪些細節促進了這種設計理念?
製作衣服時採用最少的接縫,才能讓它們變得更輕盈更小巧。我們真正探索了 Nike 做得優秀的產品的原創特性,從中提取出了關鍵的元素,然後用科技來創造這些產品。Windrunner 夾克只用了一片布料製作完成,所以如何對其進行剪裁,如何對其進行分級是最具有挑戰性的設計細節。

針織上衣上的提花印花設計是怎樣想出來的?
事實上,我們觀察了身體的形態,還有 Flyknit 鞋面平放著的時候的花紋,看起來真的很漂亮。然後把這些花紋放大,看看它們在衣服上是什麼樣子的。這是設計 T-Shirt 的一個極好的辦法。

保加利亞網球選手 Grigor Dimitrov 身著 NikeLab Packable Windrunner Top x Kim Jones。

NikeLab Air Zoom LWP x Kim Jones 從原款 Zoom 95 鞋面和 Air Max 1 鞋底汲取靈感,你為什麼選擇了這些特定鞋款?
我喜歡這款鞋的理念,它雖然來自一款舊鞋,但卻變成了一款全新的鞋子。我們嘗試了好幾次才得到正確的結果。它先是太笨重了,然後又太消瘦了。我所構思的是一雙我真正喜歡穿著而且能夠為它感到驕傲的鞋子。能夠擁有一雙 Nike 運動鞋是一件令人驚喜的事情,它是一種真正的榮耀。

鞋面取自原版設計。

此次從 1995 年第一雙採用 Nike Zoom Air 技術的 Air Zoom LWP 跑鞋中汲取靈感。

在 Nike 檔案中還有其他運動鞋是你希望重新設計的嗎?
事實上,有幾雙是我希望重新設計的。Footscape 重新設計起來應該很有趣,或者挑幾雙我最喜歡的鞋子,然後混合搭配裁剪黏貼得到一雙新的鞋子。你可以選擇一些在它們那個年代非常前衛的東西,然後用一種不同的方式回溯,讓它重新站立在當代的前沿,因為科技千變萬化,如今的任何產品都是那麼輕盈舒適。現在人們可以一直穿著運動鞋,所以舒適和實用是關鍵所在。“時間是奢侈品”這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理念。如果產品能夠幫你把事情變得更加容易,更加簡單,這對於生活來說非常重要,很顯然,美學也是同樣的道理。

讓我們回到這一系列「可收納」的首要主題,還有你對旅行的熱愛。旅行對你為什麼如此寶貴?
我喜歡去發現新的事物,做新的事情,看新的地方。我希望在我死之前能夠看遍整個世界。自然是我的一大興趣所在。就現在而言,你必須走很長的路才能發現新鮮的事物,但是如果你不去那兒,你就不知道你將會看到什麼。你可以從網上或者書中尋找,但是我喜歡去看、去觸摸、去觀察事物,從文化、野生動物和人身上汲取靈感。我在這一方面非常靈敏。我會在網上做一點初步的調查,看看我想去哪兒。但是在到達目的地之前,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會在轉角處找到什麼。這是最激動人心的事情。

你已經到訪過的最喜歡的五個地方是哪裡?
復活島、蒙古,許許多多的非洲國家,可能是衣索比亞、還有馬爾地夫,因為它們太壯觀了。我喜歡柬埔寨的吳哥窟。我熱愛印度,拉賈斯坦。特別是倫敦,因為它是我的家鄉。還有數不清的南美城市,加拉巴哥群島,巴塔哥尼亞都非常壯觀。不丹也很不可思議。

把你對旅遊的熱愛和你對街頭文化與運動服飾的熱愛結合起來,就目前而言,你在哪些城市看到了濃厚的街頭時尚氛圍?
東京是其中之一,現在我喜歡洛杉磯。我也喜歡聖保羅。我有一陣子沒去過澳洲了,但是我上次去的時候我覺得那裡非常有趣,還有紐西蘭,因為那裡有很多本土設計師,他們在不斷地實驗著。

NikeLab Air Zoom LWP x Kim Jones 隨鞋將附有一組收納袋,系列產品預定於 7 月 23 日起在指定 NikeLab 店點發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