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履專欄 / How Bad is really Bad?

將進入六月的是再熟悉不過的節奏,越來越熱的天氣,搭配的是越來越炙熱的 NBA 的季後賽氣氛;這兩週持續加溫的決戰,讓打球(或是上班的我們)除了得要記得什麼時候輪到我們 Play (或是切換視窗)之外,也得時不時地關心一下各地戰況,見到各種搏命招式,主場優勢或是各種什麼黑哨什麼的,老經驗的球皮只會覺得口味可以再更重一點才對(嗯哼),「因為這是季後賽啊」我球友驕傲地跟似懂非懂的小朋友說了,「我最討厭看到菜鳥嘰嘰叫了」彷彿遙遠的某處(應該是芝加哥)也補上這麼一句。

場上的各種拼命與惡劣條件之外,悲慘的就是自己的身體狀況也出問題就慘了,先別說要忍著肚子痛上球場打總冠軍賽了,真要人撐著身體不適而去排隊兩個小時買球鞋,大概排完也去掉半條命。而 Michael Jordan 在 1996 年就打了這麼一場 Flu Game(Flu就是類似流感的症狀),人難免受風寒感冒,但是在總冠軍打成二比二平手又將在客場進行關鍵第五戰之前感冒就真的是髒話罵不完了….在那場比賽的全國轉播開始前,一句話提前讓這場比賽顯得懸疑,”Mr.Jordan arrived two hours ago, he suffers flu-like symptom(他看起來有著感冒症狀)” 知名的球評 Marv Albert 向全世界(包含爵士隊)公開了 Michael Jordan 龍體欠安的緊急狀況,但是讓人最為頭皮發麻的其實是 Michael Jordan 在一次回防時”He is physically shaking“的那句話,感冒的人應該都知道那種不適感,我們不知道 Michael Jordan 是怎麼能夠拿下38分外加最後倒數26秒時在 John Stockton 面前砍進致勝三分球的,我們當然不知道,因為連他的好兄弟 Scottie Pippen 都不知道。

Scottie Pippen 自己回憶那天他心理覺得 MJ 的狀況根本連穿上球衣都有困難,”I’d never seen him like that. He looked bad — I mean really bad.” Scottie Pippen 說;有趣的是,Michael Jordan 自己也承認他的狀況 really bad,但卻是另外一個意思 — “I’m really tired, I’m really weak… but somehow, I found the energy to stay strong. I wanted it really bad.“,總覺得可以有一萬個理由去說服人放棄,但是只需要一個理由就能夠持續下去。

你最近遇到什麼很糟的狀況了嗎?

不妨問問自己

How Bad is really Bad?

圖片出處:王慕天 WM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