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6989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6989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7002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7002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7046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7046

HTM 分進合擊
NIKE AIR MAX ULTRA M 全覽與 MARK PARKER 專訪

post by | 2016.03.24 \ Tags: , , , , , \

一年一度的 Air Max Day 活動來到第三屆,Nike 今年特別安排了 HTM 三巨頭擔綱主軸,從聯手 NIKEiD 推出期間限定客製服務,到這三人各自獨立設計鞋款的重量級企劃,可以說把 Air Max 推向另一個高峰,象徵持續進化與創新與腳步不曾停歇。此次一連三篇特輯介紹最後壓軸的是 Mark Parker 的作品,現任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長的他起初其實是以一名設計師的身份展開自己在 Nike 的職業生涯,因此這回 Mark Parker 不僅僅用 Air Max BW 作為雛型進行設計,同時更摻入自己早期參與 V 系列跑鞋開發的經驗,透過現代技術重現 80 年代跑鞋的經典元素。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6995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6995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7001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7001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7005

Nike Air Max Ultra M - Mark Parker-7005

雖然沒有像另外兩位大師的作品那般大幅度解構重組,但看似相對簡潔單純的樣貌之下其實蘊藏著諸多專屬於 Mark Parker 的細節,處處充滿驚喜。

隨鞋附上的精緻小袋子,一面是 AIR MAX 字樣,一面是 Mark Parker 簽名筆跡,裏頭有另一副鞋帶以及 4 組金屬鞋帶頭讓大家任意更換,這可是僅限 Air Max Ultra M 獨有的配件,老闆果然大氣 (笑)!

整雙鞋面主要以緹花 (Jacquard) 編織面料輔以熱貼合技術製成,質感相當細膩。

身為 Nike 這樣一個如此龐大的國際企業的領航者,Mark Parker 不僅僅是以一個決策者、管理者的角色去處理營運層面事務而已,透過此次訪談讓人感受到過去的工作背景讓他始終保有對探索新領域及設計的熱情,得以帶領整個團隊不斷突破向前,而這也正是 HTM 為人所著迷的地方。

您認為什麼是 HTM?

HTM 這個團隊對我來說意義非凡。首先,它是一個讓我能夠發揮和探索全新概念的地方。我喜歡設計,所以擁有一個能激勵我去創新的團隊,對我來說很重要。我的工作時常需要旅行,因此能感受到不同文化的衝擊所帶來的影響。我可以把這些經歷和感受透過 HTM 的創新,同他人一起分享。

我也非常樂意與那些才華橫溢、富有創造力的人們一起工作。我很享受整個過程。當大家都發表各自不同觀點的時候,我覺得我們就擁有了無窮的力量,也激發著我們的創新意識。我們的工作內容是非常自由的,不受商業環境的限制,而且作為一個小的團隊,我可以說我們擁有驚人迅速的執行能力。

有時候,HTM 會自己去為公司創造一些新點子,例如我們開發了令許多人都驚喜的 Woven 技術。我們那時設計出的 Sock Dart 這雙鞋使得我們在使用針織技術上處於領先地位。然後我又用一組應用 Flyknit 科技的 HTM 鞋款真正向大家證明新的工藝可以做到如此完美。

2012 年,Nike 透過 HTM 推出了 Flyknit。你對這個項目有哪些記憶?

我們馬上就能看到 Flyknit 的無窮潛力。很顯然,我們正在改寫運動產品工程設計領域的規則。當我們看到 Flyknit 可以取代剪裁和縫紉,並取得重大躍進,這感覺這就像將噴槍和拼接畫比較。Flyknit 是一項十分精確的科技。現在,我們可以透過操控線與縫紉圖案,非常細微的製作任何我們想要例如支撐,靈活性或透氣的效果。

我們在 2012 年推出第一批專業運動領域的 HTM 產品 Flyknit Racer。這款鞋在美國奧運馬拉松選拔賽首次實戰中就登上了領獎臺。這是一項創新的起源,它改變了我們整個公司。讓我們感到興奮的是,直至今天,我們還在不斷挖掘 Flyknit 技術給我們帶來的無限可能性。

那您如何看待 Kobe IX Elite Low HTM?

Kobe Bryant 是一位一直想把最新創新運用在自己球鞋上的運動員。所以,我們也覺得他的簽名鞋應該是 HTM 第一個去嘗試的球員簽名鞋。我們的合作充滿了樂趣。設計的這雙鞋子由兩個可以替換的金屬鞋帶頭,以及採用全新不對稱雜色編織處理的 Flyknit 鞋面。我們在這款鞋中強化了科技的美學。Kobe Bryant 本人對合作非常的興奮,他也十分喜愛球鞋,所以我想他也很享受這次與 HTM 的合作。

Nike Air Max Ultra M 的原版設計是怎樣的?

我喜歡我們的產品能夠準確的反應我們要表達的資訊。我也喜歡簡約,具有神祕感的產品,但有時候推出大膽,引起迴響的產品也是很有意思的。像 Big Window 這樣的名字,馬上可以清楚的知道 Air Max BW 是一款怎樣的產品。

Nike Air Max Ultra M 設計理念借鑒了 1980 年代的 ‘V 系列’,是什麼原因讓您把這些復古鞋的元素加了進去?

Vengeance、Vortex 和 Vector這三雙跑鞋是我參與設計的。’V 系列’ 是那個設計時代中的經典鞋款。仔細觀察這系列鞋款,你可以看到鞋頭、鞋帶孔、後跟、後飾片、鞋面、Swoosh、中底和外底。每一個選項都遵循著設計公式。所以在這款 Air Max 裡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影子。這是對 1980 年代的經典切割,縫紉工藝等設計語言和風格的歌頌,並且這一些都透過現代工藝完美執行。

HTM 分進合擊 / Nike Air Max LD Zero H 全覽與藤原浩專訪
HTM 分進合擊 /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全覽與 Tinker Hatfield 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