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6946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6946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7116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7116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7066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7066

HTM 分進合擊
Nike Air Max LD Zero H 全覽與藤原浩專訪

post by | 2016.03.23 \ Tags: , , , , , , \

猶記得尚未正式公布時,總編輯神秘的跟我說:「今年 Air Max Day 是 H。T。M 耶」當時沒有意會過來其重音的我第一個反應是這三巨頭合體很稀奇嗎?當然目前大家都知道了,這回是代表 HTM 的三個人首度分開發想鞋款,這破天荒的企劃方式也造就了跟過往 HTM 的作品截然不同的呈現方式,用各自的思維去闡述相同的概念,讓我們見到了不同的 HTM,而打頭陣的 H 藤原浩以經典詮釋當代科技,詳細的設計理念可參考 HTM 襲來 藤原浩設計新作:NIKE AIR MAX LD ZERO H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6933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6933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6940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6940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7080

Nike Air Max LD Zero H - Hiroshi Fujiwara-7080

身為 Air Max Day 的壓軸好戲,自然少不了吸睛的氣墊單元,但目前似乎還沒有見到這排符碼的詳解,有勘履者解開箇中奧妙了嗎?

能見到許多細節的一個角度,古樸線條與麂皮混合前衛的 Dynamic Flywire 跟數位時代的字體,非常發人聯想,不知該緬懷過去還是期待未來。

整雙鞋有非常多的皮革與雷射元素,為整體增添不少質感。

如果想認識更多這位街頭教父級的人物,一定要看看這篇與下面的專訪,與鞋款諸多設計線條兩相對照,會更容易理解以目前樣貌呈現的前因後果,因為這是灌注了 HTM 三巨頭之一靈魂的鞋子。

您認為什麼是HTM?

HTM告訴我們,當各種獨立的思想匯聚在一起,能產生多麼深遠的影響。我們三個都活躍於各自的領域。Tinker專注於他的設計項目,Mark忙於經營公司,我則是一名freelancer,從事著自己喜歡的事情。但當我們聚集在一起,就能創下影響深遠的成就。

您是如何成為HTM的一份子的?

當我第一次還是第二次遇見Mark的時候,當時他還不是公司的首席執行長,他問我:「如果你和Nike合作,會設計什麼樣的作品?」我回答說,我想對某些鞋款進行改良。我認為,一個出色的設計項目,應該是對鞋款進行個性化訂製和革新,而不僅僅是改變顏色。其他公司都用首字母縮寫來代表合作項目,因此,我選擇用HTM來代表我們三個人的名字:Hiroshi、 Tinker 和Mark,並以此作為項目代號。但我從未想過這會被用作正式名稱。

您為什麼將HTM視為首要工作?

HTM能讓我瞭解Mark和Tinker在不同時刻和階段產生的想法、思維和靈感,不論這發生在昨天、今天還是明天。因此,這個項目真的很奇妙,同時又充滿了活力。我們可以自由展開感興趣的項目。一旦下定決心,就會立即著手實踐。

你,Tinker和Mark都為HTM提供了各自獨特的見解。您認為自己對這個合作項目做出了哪些貢獻?

我的角色是確保我們的想法符合街頭時尚。Tinker負責提出創新理念,然後堅定不移地付諸實踐。Mark則制定了整個項目的宏偉格局,有時也會從文化和設計的角度提出自己的獨特見解。

當您選擇透過HTM改良一款鞋款時,會考慮哪些因素?

如今,我們並不會真的為HTM特意選擇一款鞋。與其對現有鞋款進行革新,還不如跨出第一步,去落實全新的設計理念。

HTM通常關注的都是Nike極為重視的產品或項目。您為何想要將HTM融入Air Max?或者更具體地說,為何要將HTM和Air Max Day結合起來?

我認為Air Max是值得改良的,因為它是一種非常吸引人的技術。是時候一起來為Air Max慶祝了。

2002年,HTM改良了首款Air Force 1。您對該設計的印象是什麼?

在首款HTM鞋問世之前,針對Air Force 1的合作項目並不多。而且,奢華的運動鞋在當時也並非十分常見。因此,HTM最初的使命就是給運動鞋增添一份奢華感,首個改良對象就是Air Force 1。

回顧2004年的Sock Dart,HTM為何要對其進行改良?

2000年,獨具創意的Nike Presto問世時,Tinker就向我展示了當時Sock Dart的設計樣品。我記得,他當時告訴我,他想創作一款類似襪子的鞋。我覺得這個想法非常酷,也十分有趣。那雙樣品使用了真正的襪子,但Tinker明確表示,要將它打造為一雙真正的鞋款還需要更多時間。所以他不斷努力,最終推出了這款鞋。我後來在日本看到了販售中的這款鞋。我屢次向Tinker和Mark提起這雙極其有趣、未來感十足的鞋,我認為它應當得到重新演繹,因此我們決定透過HTM對它進行改良。

HTM攜手Nike首次推出了革命性的Flyknit技術,並發表了Nike HTM Flyknit Racer 和Nike HTM Flyknit Trainer+。是什麼吸引了HTM投入到這個項目中?

Flyknit的設計理念剛一誕生,我就被深深吸引了。融入Flyknit技術的運動鞋雖然看起來樸實無華,但它卻有著讓人難以置信的技術性能。我瞭解它的驚人之處。但在早期的樣品中,很難看出鞋面實際上是採用了編織技術。為了突出編織鞋面和無縫結構,我建議設計團隊用各種色彩來闡釋這一理念,例如混合使用不同顏色的紗線。在這之前,設計師選用的大多是純色紗線。最終,性能與美學實現了完美融合,打造出了精美絕倫的鞋款。

那您如何看待KOBE IX Elite Low HTM?

KOBE IX Elite Low HTM讓我們感受到了Flyknit技術非凡的演變歷程。該技術最初是針對跑鞋設計的,如今卻傳奇般地運用於籃球鞋中,輔助雙腳在球場上進行激烈的對角線式移動。

為了迎接2016年的Air Max Day,你將會為Air Max設計一款全新造型。您能講述一下Air Max LD Zero H的設計過程嗎?

我想設計一款能在經典推崇者中引起共鳴的作品。我很喜歡翻閱Nike的產品檔案。最近我恰好閱讀到Nike Boston的產品資料,我認為如果能將Nike Boston的造型與前端技術相結合,一定非常有趣。性能技術能產生令人驚艷的效果,於是我便將Nike Boston 以及繼承者 LD-1000 的鞋面融入到了Air Max 360 概念延伸的全腳掌 Nike Air Max 2014 氣墊當中。我嘗試了各種材質,最終選擇了尼龍和絨面皮革。這兩種面料再加上藍色的鞋面,令整雙鞋展現經典美學風範。

HTM 分進合擊 /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全覽與 Tinker Hatfield 專訪
HTM 分進合擊 / Nike Air Max Ultra M 全覽與 Mark Parker 專訪

聽教父的話 / 五句引言 帶你認識藤原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