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6973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6973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6969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6969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7135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7135

HTM 分進合擊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全覽與 Tinker Hatfield 專訪

post by | 2016.03.24 \ Tags: , , , , , , , \

除了身為 HTM 三巨頭之一,Tinker 對於球鞋圈的影響並不僅止於此,從 Air Max 1 到多款 Air Jordan 乃至於為數眾多的經典款式都出自於他,從稍早的五組球鞋素描設計圖帶你認識 TINKER HATFIELD當中即可看出他本人對於近代甚至未來球鞋的至深影響力。在這回 HTM 三個人個別設計的鞋款中,要屬 TINKER 選擇的原型 Air Max 90 最為人熟知 (藤原浩不是阿甘鞋 Cortez 哦,可以參考稍早的特輯),但也做出了最鮮明的改變,包含其來自 Mercurial Superfly 的鞋領設計,都讓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既讓人熟悉,卻忍不住想要進一步探索其改變,在這次的企畫中,個人視其為承先啟後意味最濃厚的作品。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6965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6965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7127

Nike Air Max 90 Ultra Superfly T - Tinker Hatfield-7127

本身為一體式襪套設計,實際穿著上非常輕薄有彈性,亦是構築本次鞋款靈魂的重點元素。

鞋身經典輪廓採用多種素材熱融接合而成,串聯起過去與未來。

這並不是我們第一次訪問 Tinker,但其經歷與累積的設計底蘊就像是一座寶山,每回進入難有空手而回的遺憾,過去 HTM 的合作一直都有層神秘面紗,這次的訪問不敢說已得見全貌,但肯定能夠更瞭解三個字母的背後對於整個球鞋文化的演進有何影響。

在這些年中HTM項目經歷了哪些變化?

一開始它只是透過使用新奇的顏色和材質來提升經典設計。但是當我們開始討論到底是什麼能讓我們對HTM付出時間和努力時,我們的概念由此擴展了。它當然可以用於推動當前鞋款的趣味設計,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們真正討論的是如何透過這一項目來推動新的技術。對於我們來說,HTM是一種對新想法的快速回應,並在傳統產品計畫之外產生新概念的一種途徑。我們組成了一個小團隊,這讓我們可以自由靈活的進行試驗,最終將新的概念和技術提前推向市場。

HTM幫助Nike首次推出了革命性的Flyknit技術,並發表了Nike HTM Flyknit Racer 和Nike HTM Flyknit Trainer+。為什麼這一專案值得HTM投入其中?

當然,我們為開發Flyknit技術付出了相當多的努力。與Sock Dart所使用的圓筒編織技術相比,這又是一個不同的過程,但兩者也有相似的地方。所以HTM提出Flyknit技術是非常合理的事情。同時Flyknit與HTM的結合也是理所當然的,HTM讓我們有機會將一項顛覆性技術引入市場。我們可以從鞋子的發表中吸取經驗,讓人們注意到這種技術,並由此拓展這一技術。對我來說,Flyknit的發表是HTM宗旨和潛力最好的證明。

那您如何看待KOBE IX Elite Low HTM?

Mark Parker和我都認為我們應該透過HTM對KOBE IX進行改良。雖然我並沒有真正地參與到這款鞋的設計中,但在它的整個開發過程中,我就坐在Eric Avar旁邊,我個人認為這是我們一直以來所設計的工藝最好、設計最佳、最經得起考驗的產品之一。它是技術和運動員見解的超強結合。

KOBE IX中的Flyknit結構在技術上非常難以實現。這是一款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大力量的設計,並結合了十分健全的技術。2012年HTM的推出使我們可以從中為Flyknit技術汲取一些動力,我覺得這很有幫助,打開了一些局面,可以幫助人們更有準備地迎接KOBE IX中的這一技術。

為了迎接2016年的“Air Max Day”,你為Air Max設計了一款全新鞋款。您能講述一下Air Ma 90 Ultra Superfly T 的設計過程嗎?

我抗拒只是做調色師或風格的判定者。如果讓我重新設計一款Air Max,我會改變它。我將會給它增加一些額外的技術。我一直都很喜歡穿Mercurial Superfly,我喜歡它的鞋領帶給我的感覺。把這種鞋領應用到Air Max 90上,我們就能改善它的性能,這也始終是我作為設計師的興趣之一。

你在設計這款鞋的時候有沒有一個靈感來源?

在設計方面我總是會採用一種分級化的手法,我會先考慮一些頂尖的用戶。如果我注意的是一位高水準的運動員,那取得的成果就會更好。換句話來說,我首先開始考慮的是運動員,比如一位世界級運動員,或者一位昔日的運動員。這是我確定整體風格概念的開端。幸運的是,這些年來這種思維方式說明了為何HTM總是能推動風格的成型。

HTM 分進合擊 / Nike Air Max LD Zero H 全覽與藤原浩專訪
HTM 分進合擊 / Nike Air Max Ultra M 全覽與 Mark Parker 專訪

傳奇手稿 / 五組球鞋素描設計圖帶你認識 Tinker Hatfie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