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HTM 訪談實錄

HTM 代表著 Fragment Design 創始人藤原浩、Nike 創意概念副總裁 Tinker Hatfield 以及 Nike 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長 Mark Parker。由這三個人名字的第一個字母組合成了 HTM 縮寫,而 HTM 也在不斷探索 Nike 設計的全新概念,經常使用當下最先進的科技並為未來的應用埋下伏筆。HTM 系列於 2002 年首次亮相,從對經典產品的美學顛覆到結合像 Nike Flyknit 這樣的全新科技,三位已經合作推出了 32 款產品。接下來,將由 Mark Parker、Tinker Hatfield 和藤原浩講述 HTM 是如何成為 Nike 最為變化莫測的合作產品系列。

起源


藤原浩:我第一次還是第二次遇見 Mark Parker 的時候,當時他還不是公司的首席執行長,他問我:「如果你和 Nike 合作,會設計什麼樣的作品?」我回答說,我想對某些鞋款進行改良。

Mark Parker:我那時候經常去日本旅行,也會和藤原浩聯繫。當然了,Tinker Hatfield 已經和我在諸如 Air Max 1、Air Trainer 1、ACG 和 Jordan 這樣的產品上一起共事過很多年了。但當我們和藤原浩在一起的時候,我們會花很多時間去討論產品和設計。所以考慮到這點,我們覺得與其坐著去侃侃而談那些想法,不如付諸於行動,並去做些什麼。

Tinker Hatfield:我十分肯定最終想出 HTM 這個點子的是 Mark Parker,當時我立刻意識到這正是他的拿手好戲,他的確很瞭解如何將合適的人組合在一起。

Mark Parker:我一直以來都相信那些最棒的合作都是透過真正的交流和聯繫形成的。HTM 就是這麼形成的,非常自然的就發生了。

藤原浩:其他公司都用首字母縮寫來代表合作專案,因此,我選擇用 HTM 來代表我們三個人的名字:Hiroshi、 Tinker 和 Mark,並以此作為項目代號。但我從未想過這會被用作正式名稱。

Mark Parker:我們透過這幾個字母就可以定義這個專案的特性,雖然最開始 HTM 對絕大多數人來說沒有任何意義。HTM 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名字,而後卻代表了創新過程中我們每一個人的參與。

角色互補


Mark Parker:我們對待工作都有非常不同的風格和方式,這也使得 HTM 的合作更加強大。你可以將我們的合作比喻成一場爵士樂的即興演奏,好似音樂家們在彼此之間互動與交流。有時候,我們會一起討論其中一人構思許久的想法來進行設計,有時候的討論形式則相對自由隨興。

比起一個純粹的設計師,藤原浩更像是一名造型設計師。他對於風格,可穿性與簡約有著極為強大的意識。他也有非常獨特的眼光,讓他的設計去融入大家的日常生活。

Tinker Hatfield 的成就不言自明。他將更加鮮明的個性融入到包括鞋類以及更多的產品當中,這都是前所未有的設計。他創造出與運動員共同設計的工作藍圖,不僅在比賽中,也在生活中深入瞭解他們,不再只是停留在表面,而是深度挖掘那些獨到的見解,並從中創造出高性能的產品。

Tinker Hatfield:Mark Parker 發揮了他一貫的作用,他是一個設計師,但他也是一個開發者,致力於在實驗室裡進行創新。此外,他總是富有遠見,能夠選出合適的人來合作,合適的項目來研究。在創造概念、策劃組織和改革重組方面,他也是一個天才。例如他的辦公室就設計打造地非常漂亮,在他的辦公室內包含了來自生活各方面的藝術品和紀念物,但是經過他用某種方式把它們組合在一起,就會呈現非常棒的效果。這就是他代表性的思考方式。

Mark Parker:我們三個如何分工取決於理念。如果繼續以音樂比喻,就像是無論誰手上的計畫佔據了“主舞台“,到最後都會非常自然的運作。一個人的影響可能會達到最大化,像這樣的情況,有時候可以從我們最後的產品中看到。

機遇


Mark Parker:HTM 是一個翻轉與開拓新概念的地方。我們有極大的自由度,並且不用考慮那些商業上的期望。作為一個小規模的團隊,我們的執行可以快到令人匪夷所思。有時候,我們會自己去為公司創造一些新點子,例如我們開發了令許多人都驚喜的 woven 技術。我們那時設計出的 Sock Dart 這雙鞋使得我們在使用針織技術上走在了前端。然後我又用一組應用 Flyknit 科技的 HTM 鞋款來向大家證明新的工藝可以做到如此完美。

2002 年,HTM 系列的初次亮相選擇了 Nike 的著名鞋款 Air Force 1。我們抓住了那些日本文化鑑賞家的挑剔要求,這雙鞋透過柔軟且優質的黑或棕色調的皮革打造了整雙鞋,還有鞋墊上的 HTM 和對比色車縫線都是這雙鞋精美的細節。

Tinker Hatfield:一開始,HTM 只是透過使用新奇的顏色和材質來提升經典設計。

藤原浩:那時候,奢侈質感的運動鞋並沒有非常普遍,所以一開始, HTM 便成為了為運動鞋增添一份奢華感的絕佳機會。

Mark Parker:對於 HTM,真的沒有任何約束。我們可以在我們的產品上使用最棒的材料,畢竟我們不是經常去創造大產量的作品。所以那雙 Air Force 1,我們想透過使用頂級皮革去打造一個高級的版本。我們用對比色車縫線去凸顯鞋款的經典屬性,從而替代了那些較為運動感的大面積色塊。



HTM 在 2004 年為了凸顯全新概念設計與華麗進化。也許在那時候,沒有其他 HTM 的概念能和 Sock Dart 一樣野心勃勃。從具有突破性理念的鞋款 Nike Sock Racer 展開聯想,Sock Dart 在鞋面使用了電腦編織科技,並使用固定矽膠綁帶提供了額外的支撐,鞋底更是展現了特別前衛的樣式。

一窺 Nike 的未來

Mark Parker:Sock Dart 是 Tinker Hatfield 團隊使用圓筒編針織機的成果。這雙鞋也成為了始於 80 年代中期 Sock Racer 推出時崛起一波外形如同襪子一般產品的重要組成部分。

Tinker Hatfield:這是一個充滿挑戰的專案,其中包含了圓筒編織設計,而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告訴大家的——這是鞋類設計的未來。但是當我們最開始推出這款鞋的時候,並沒有生產太多,所以並沒有很多人真正地見識過它。我記得不久之後,藤原浩想要把它帶到 HTM 項目中,當然我也對此感到非常興奮。

藤原浩:後來此鞋款也在日本上市,而我也屢次向 Tinker Hatfield 和 Mark Parker 提起這雙極其有趣、未來感十足的鞋,我認為它應當得到重新演繹,因此我們決定透過 HTM 對它進行改良。

Tinker Hatfield:我告訴你,其中一個我參加這樣性質的計畫原因,就是因為它可以讓你有機會挖掘到一些別人都不曾真正注意到的珍寶。在這一過程中,可以激發出關於未來設計的火花。Sock Dart 令人們對一些即將出現的新專案有了新的思考,我們開始對針織技術有了更多的研究,這是一款如此先進且具有未來主義風格的鞋款。

Mark Parker:這是最終成為由 Flyknit 打造的平針針織結構極為重要的一步。所以我們再一次證明,我們研究的東西是可以在公司內創造出不同火花的。

藤原浩:與其說 HTM 是對現有鞋款進行革新,倒不如說 HTM 更像是第一步跨出去落實全新設計理念的組織。

八年後,Nike 推出了革命性的 Flyknit 科技,這是 Nike 的針織研發過程中一個重大的革新。HTM 扮演點燃新概念的角色,並用 HTM Flyknit Racer 和 HTM Flyknit Trainer+ 向世人宣佈此鞋款擁有強大的支撐性能,鞋款本身更為輕量且減少資源浪費的革新科技。

Mark Parker:我們馬上就能看到Flyknit的無窮潛力。很顯然,我們正在改寫運動產品工程設計領域的規則。當我們看到Flyknit 可以取代剪裁和縫紉,並取得重大改革,覺得就像將噴槍作畫和拼接作畫比較。Flyknit 是一項十分精確的科技。現在,我們可以透過操控線與縫紉圖案,非常細微地製作任何我們想要例如支撐,靈活性或透氣的效果。

藤原浩:融入 Flyknit 技術的運動鞋雖然看起來樸實無華,但它卻有著讓人難以置信的技術性能。我瞭解它的驚人之處。但在早期的樣品中,很難看出鞋面實際上是採用編織技術。為了凸顯編織鞋面和無縫結構,我建議設計團隊用各種色彩來闡釋這一理念,例如混合使用不同顏色的紗線。

Tinker Hatfield:HTM 讓我們有機會將一項顛覆性技術引入市場。我們可以從鞋子的發表中吸取經驗,讓人們注意到這種技術,並由此拓展這一技術。對我來說,Flyknit 的發表是 HTM 宗旨和潛力最好的證明。

2014 年,HTM 首次觸及了專業籃球運動領域。Kobe 9 Elite Low HTM 代表著歷史上第一雙採用 Flyknit 科技的低筒籃球鞋誕生,它超越了球場與文化的界限。潑墨色彩的鞋帶,電鍍鞋帶頭與反光蛇鱗設計都是 HTM 產品一貫堅持的精美細節,也是Kobe Bryant 自己對球鞋一貫的嚴格要求。

與 Kobe Bryant 合作

藤原浩:Kobe 9 Elite Low HTM 讓我們感受到了 Flyknit 技術的演變歷程。該技術最初是針對跑鞋來做設計,如今卻運用於籃球鞋中,輔助雙腳在球場上進行激烈的對角線式移動。

Tinker Hatfield:當然了,我並沒有真正地參與到這款鞋的設計中,但在它的整個開發過程中,我就坐在 Eric Avar 旁邊,我個人認為這是我們一直以來所設計的工藝最好、設計最佳、最經得起考驗的產品之一。它是技術和運動員見解的超強結合。

Mark Parker:Kobe Bryant 是一位一直想把最新創新運用在自己球鞋上的運動員。所以,我們也覺得他的簽名鞋應該是 HTM 第一個去嘗試的球員簽名鞋。Kobe Bryant 本人對合作非常的興奮,他也十分喜愛球鞋,所以我想他也很享受這次與 HTM 的合作。

HTM 的史蹟

Mark Parker:HTM 從始至終都是非常自發的,並且被想要創造有意思產品的渴望所驅動。這個過程象徵著我們在公司中是如何進行設計創作的。在 Nike,探索新事物最好的方式就是與大家齊力完成。

Tinker Hatfield:縱觀歷史,商業總是建立在創新和前人未曾涉足的事物之上。HTM 是通往這一終極目標最睿智的途徑之一。這是一個極其有益的專案,我也為自己能夠成為其中的一份子而感到驕傲。除此之外,這一項目還有很多樂趣,我們必須打破規則。像這樣的事情,有什麼理由不喜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