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The Next Frontier of Flight-球鞋客製師陳啟宏訪談

1992年,陳啟宏 (Tony) 在小小的電視螢幕中見證了 Michael Jordan 在籃球場上制霸飛翔,還是國中生的他從那時愛上籃球,更因為 Michael Jordan 喜歡上 Air Jordan 球鞋;1997 年,Tony 從哥哥手中獲得第一雙 Air Jordan,自此後 Air Jordan 球鞋成為 Tony 在球場上求勝的最佳武器;2002 年,Tony 把他的藝術專長結合最愛的球鞋,Air Jordan 變成他的創作畫布,成為臺灣球鞋客製創作先驅。

這次 Air Jordan XXX 改造作品的設計靈感?
這次的創作主要的靈感來源還是著重於 Michael Jordan 奮戰不懈的戰鬥精神。翱翔於天際的精神用藍色虎紋迷彩在鞋面來作為表現,代表穿上這雙鞋的人就像是驍勇善戰的戰士,再加上噴修的技法來做金屬板的質感,強調每雙 Air Jordan 都能提供完善的保護,紅色點綴的部分代表的是奮戰的傷痕和戰績。後大底部圖案來自經典老式戰鬥機 P-40 上的鯊魚利牙塗裝,來表達在籃球場上的表現就像鯊魚利牙一般輕易地將敵人撕毀,就像多款 Air Jordan 的鞋款設計靈感也是來自戰鬥機一樣,來象徵運動員在籃球場上的主宰力。

同時,這是 Air Jordan XXX,30 年對我、對 Jordan 品牌來說都是一個重大的里程碑,因此在鞋根代表 30 的 XXX 處,我把 Michael Jordan 的歷史、榮耀、還有對我影響最深的經典事件刻畫上去。最後因為 Michael Jordan 經典的飛人形象、同時也是這次 Air Jordan XXX 設計的靈感來源照片是穿著 3 代,剛好也是我最喜歡的一代,所以在鞋底的部分還加了經典爆裂紋的設計。總而言之,這雙鞋的整體創作對我來說不僅代表 Michael Jordan 與 Air Jordan 帶來的光榮 30 年,也代表我的記憶與人生的重要一部分。


透過球鞋的創新以及承襲 Michael Jordan 精神的運動員們,Air Jordan XXX 希望能傳遞「新盛世,制霸領空 (The Next Frontier of Flight)」的概念,身為臺灣球鞋改造藝術家的先驅,你對自己在臺灣球鞋文化領域的發展有什麼期許嗎?
臺灣球鞋文化幾乎可以說是亞洲地區發展的最好的國家之一,因為球鞋我也認識了非常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我們都很希望能夠透過球鞋與不同文化的結合,讓更多人認識到球鞋的多樣面貌。就像 Air Jordan「制霸領空」一樣,因此現在我期許能夠與臺灣的其他球鞋客製師一起合作,發揮每個人的專長共同創作、辦展,集眾人之力讓全世界透過我們的作品看到臺灣的創意與想法,讓臺灣球鞋客製藝術創作躋身國際,成為 The Next Frontier of Flight。

什麼時候開始接觸球鞋?
第一次接觸到球鞋應該是1992-1993賽季,國中時第一次看籃球開始。還記得那時的季後賽是公牛對太陽,我和同學躲在教室裡偷看比賽, Michael Jordan 穿著 Air Jordan 8,印象非常深刻,也從那時候就開始對球鞋著迷。小時候都覺得穿上 Air Jordan 就能像 Michael Jordan 一樣會飛,好像穿上風火輪一樣,我後期經常用飛行或是戰鬥機的設計概念來創作,也是受到 Michael Jordan 的啟發。

請問 Michael Jordan 對你的影響和啟發是什麼?
Michael Jordan 有一句名言說 “I can accept failure, everyone fails at something. But I can’t accept not trying.” 這句話對我來說感觸很深,會激勵我不管做什麼都要全力以赴。因為我平常在攝影或球鞋創作,總是會有遇到瓶頸的時候,每當這種情況發生時,我就會以這句話來激勵自己不能放棄,然後進而去想辦法精進自己,像是多看其他人的作品、在不同的地方找尋靈感等等。也因為這句話的影響,我的許多球鞋創作也常常都與武士、戰鬥和飛機的概念作結合,因為想要像 Michael Jordan 一樣盡全力去 Fight、去 Take Flight。

開始球鞋客製的契機是什麼?
第一次改造球鞋是大概 2002、03 年左右。那時球鞋文化正開始發展,也在網路上看到不少國外鞋迷都有客製球鞋的作品。剛好有個朋友看我會畫畫,就把他穿舊的 Air Force 1 送給我,讓我可以發揮創意去改造,也這樣開始了我的球鞋客製之路,能夠將專業結合興趣,真的很棒。

你的球鞋客製作品中有很大部分都是 Air Jordan 系列,有印象特別深刻的作品嗎?
其實對我來說每一個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每雙鞋都有不同的故事,也代表我當時的人生經驗。 最有意義的一次,是 2014 年去香港參加 Jordan X Slam Dunk 活動,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為 Air Jordan 6 跟 Super.Fly 3 進行創作。我很榮幸代表臺灣唯一受邀參加,那可以說是我球鞋客製生涯的里程碑。作為一個 Jordan Brand 的忠實鞋迷,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自己的名字能夠和 Jordan 品牌放在一起,在會場中看到作品展台那刻內心激動的感覺,我到現在都還能感受到。

哪雙 Air Jordan 對你特別有意義?
我的第一雙 Air Jordan 鞋是在1997年我哥哥買給我的。那時 12 代剛出,在台灣排隊都買不到,所以拜託當時在澳洲的哥哥幫忙買,結果連在澳洲都買不到。後來哥哥回到臺灣看到我這麼失望,他就跑到西門町的水貨店,用一個我當時無法想像的高價為我買了第一雙 Air Jordan。我還記得我第一次穿它到學校,同學們對我投以羨慕的眼光。小時候一穿上 Air Jordan 就會想學 Michael Jordan 的動作 ,而那幾年我穿著 Air Jordan 12 在球場上打球,球技還真的因此進步了不少(笑) 。從此以後 Air Jordan 12 我心中佔據了非常特別的地位,因為他讓我回想起親人對我的疼愛,讓我特別感動,也格外珍惜。不過可惜的是當時沒想到這雙鞋的紀念價值,鞋底穿壞我竟然就丟了,所以現在只要看到同樣黑白復刻的 12 代我一定會想辦法收藏。

現在會穿 Air Jordan 上場打球嗎?
當然會啊!從 Air Jordan 1 代到最新 30 代我幾乎都有穿上場打球過,畢竟我覺得球鞋買來就是要穿去打球的,對我來說,當穿上 Air Jordan 上場,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要去贏得比賽。我在籃球上受到 Michael Jordan 的啟發很深,跟現在很多年輕球迷看 Russell Westbrook 打球一樣,總覺得穿上 Air Jordan,就可以像他們一樣在場上飛。我想我甚至可以很確定的說我一輩子都會繼續穿 Air Jordan。

實際穿著 Air Jordan XXX 的感覺?
Air Jordan 每一代都有各自的擁護者,我個人認為 Air Jordan XXX 甚至比 Air Jordan XX9 更好穿。除了中底和鞋面更進化,Air Jordan XXX 鞋身與鞋頭材質的變得較為硬挺、鞋跟內的 TPU 結構更突出,加強保護到阿基里斯腱,整體的包覆性又再度提升,讓我很期待穿著它上場打球。另外,我也覺得鞋頭的設計很酷,就像小時候玩的雷射閃卡,若隱若現的飛人圖案超級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