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從零到 1:第一雙 AIR MAX 的傳說

在Nike,零是有意義的。它意味著開始,意味著最初的想法,意味著孕育偉大事物的天才之舉。

就這一點而言,零成就了 Nike Air Max Zero,這一在 29 年前畫在紙上的想法,影響了近 30 年的創新。它雖然未能成為第一款Nike Air Max產品。但是沒有它,就沒有Nike Air Max 1。在一次對 Nike 檔案室的訪問中,這一切得到了意外的改變。Air Max Zero 的手稿已被遺忘在檔案室中 29 年了。直到有一天 Nike Sportswear 設計團隊在為慶祝即將到來的第二個 Air Max Day 尋找靈感時,無意間發現了這個有趣的手稿。

一旦找到了手稿的起源,團隊就知道該怎麼做了,負責把 Air Max Zero 變為現實的 Nike 設計師 Graeme McMillan 說:「就像是在進行考古挖掘,因為除非你能挖到,不然有些東西你永遠看不到,這個手稿從未被完全實現,我們認為,如果能與世界分享,並讓人們瞭解Nike的發展是很棒的。」

出乎意料的是,Graeme McMillan 對 Tinker Hatfield 繪製的手稿的第一印象就很精準的抓到一些神髓,他立即注意到了在鞋內筒和非傳統的鞋尖上的 Huarache 和 Sock Racer 的影子,同時他也感到背負在肩上的壓力,他意識到需要重新詮釋Tinker Hatfield的手稿,並讓它成為現實。 Graeme McMillan 認為製作這款鞋子時有責任忠於最初的設計概念,但是同時也要添加其它在 1987 年推出 Air Max 1 時不能使用的創新元素。

從圖紙到成品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4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4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1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1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2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2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3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3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5

nike-air max zero official info-5

為了保證草圖成為現實,實現 Tinker Hatfield 的目標,Graeme McMillan 提高了製作要求,加入了最新的 Nike 創新。這些創新技術包括在最新推出的 Air Max 1 Ultra Moire 上使用的 Air Max 1 Ultra 外底,其鑽孔 Phylon 中底結構和能夠減少體積又不失支撐性的熱熔鞋面,以及能夠幫助打造特別的鞋尖又不失透氣性的單絲紗網。這些技術的使用實現了 Tinker Hatfield 最初的理念,初代之初跨出了第一步。

「我喜歡它。它具備現代材質和構造方法。我認為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此一時,彼一時。如果你讓我接手這個項目,我可能會選擇與現在團隊相類似的全新材質。」Tinker Hatfield說。

Air Max Zero 將於 3 月 26 日 Air Max Day 當日起透過指定零售店發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