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新聞 / Nike 個人簽名鞋運動員 打造品牌悠久傳統

Nike 簽名鞋運動員陣營的宗旨:銘記往昔榮譽,著眼當下表現,共鑄明日輝煌

在 Nike 公司 42 年的歷史中,僅有不到百分之一的加盟運動員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簽名鞋。

作為所有運動項目中最頂尖的一群人,Nike簽名鞋運動員都深深地為能夠代表Nike品牌,以及由擁有專屬簽名鞋而感到自豪。透過密切合作,Nike的設計師們量身訂製了一系列能精確滿足運動員的身體需求,及其各自運動項目的要求的鞋款。因此,融合創新與靈感至關重要。

致敬摔角項目

Nike 第一位擁有簽名鞋的運動員是次重量級摔角手 Wayne Wells。這位身高 173 公分、生於美國德州的運動員,擁有一段精彩的職業生涯。1972 年,他與 Nike 鞋類設計師密切合作,打造了屬於自己的簽名款高筒摔角鞋,並在慕尼黑獲得金牌。後來,這位榮列摔角名人堂的選手在離開摔角場之後,成為了一名執業律師。

除了摔角項目,Nike 還與棒球、籃球、橄欖球、高爾夫球、跑步、足球和網球項目的精英運動員進行合作。隨著這家年輕公司的不斷成長,其簽名鞋運動員陣容也不斷壯大,但這是個漫長的過程。一直到 1982 年,在其成立的第十個年頭,Nike 仍然只為 Wayne Wells 推出過一款簽名鞋。

偉大的歷程

許多人都會問:運動員是先有出色的成績,還是先有簽名鞋?這個問題沒有明確的答案。來自 Nike 產品設計、市場行銷、運動表現研究,乃至銷售領域的專家團隊往往會通力合作,來評估下一位簽名鞋運動員應該是誰。有時這取決於成就,例如最有價值球員獎項、金牌或冠軍頭銜,這些可能會成為入圍簽名鞋運動員的考慮因素,然而有些情況則是源自純粹的直覺。

在 Bo Jackson 的案例中,在 Bo Jackson 的卓越表現和 Nike 直覺的雙重作用下,孕育了他的官方簽名鞋 — Nike Air Trainer SC,該款鞋由 Tinker Hatfield 於 1990 年設計。當時,Bo Jackson 同時在棒球和美式足球兩個項目的出色表現,吸引了現任Nike全球籃球運動行銷副總裁 Lynn Merritt 的注意。

“在瞭解 Bo Jackson 的身體素質、個人魅力以及對戰靴需求後,我們知道他足以擁有一雙簽名鞋。”Merritt 說,”Bo Jackson 知道這令我們感到驕傲,這是一個偉大的案例,因為我們真正地以一種能夠吸引全世界注意的有趣方式提升了一名簽名鞋款運動員。”

簽名鞋的誕生歷程還依賴於運動員的高度奉獻。網球傳奇人物 John McEnroe 直接促成了 Nike Air Trainer 1 最初的設計原型。這是一款專為各種運動的訓練設計的中筒鞋。John McEnroe 花費了不計其數的時間進行穿著測試,為 Air Trainer 1 提供了有效回饋。這讓 Nike 確信他有潛力成為一名簽名鞋款運動員。John McEnroe 的官方簽名鞋款 Nike Air Tech Challenge 於 1988 年問世。

Nike 簽名籃球鞋的篇章於 1985 年由 Nike Air Jordan 1 開啟。30 年中,僅有 19 名運動員有幸成為 Nike 簽名籃球鞋運動員。運動員的個性與球鞋設計融匯成一個個令人難忘的故事,也讓 Nike 簽名籃球鞋更具傳奇色彩。

從 Scottie Pippen 的平和謙虛到 Gary Payton 的執著自信,不同的個性特點和產品創新展現了 Nike 從設計到行銷理念的藝術平衡。1996 年對於 Nike 來說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這一年 Nike 不僅擁有包括 Jordan、Pippen、Charles Barkley、Anfernee Hardaway 在內的強大陣容,並且將 Sheryl Swoopes 引入了這個一直由男性主導的籃球陣營中。

Sheryl Swoopes 是第一位獲得屬於自己的簽名鞋款的女性運動員,她的簽名鞋款為 Nike Air Swoopes。Nike 設計師 Marni Gerber 以 Sheryl Swoopes “女空中飛人” 的個人特點作為這款鞋的設計靈感。

Marni Gerber 表示:”Nike Air Swoopes 的靈感來自 Sheryl Swoopes 的堅韌和她對於競爭的渴望。我到德州拉伯克市去瞭解斯 Sheryl Swoopes 的生活、家人和朋友。她是一個頑強的女孩,但也有著甜美的一面。”

透過表面,深入瞭解運動員的各種細節,才能將一款好鞋升級為一款不僅僅是與運動員同名,而是與之緊密相連的出色的簽名鞋款。

現役陣營

延續過去的傳統,Nike 的設計師為跨越多個運動領域的運動員設計簽名鞋,其中包括 Cristiano Ronaldo、Maria Sharapova、Mike Trout 以及 Tiger Woods 等。對於 Nike 來說,幾乎沒有運動項目的限制。

Nike 設計師 Tobie Hatfield 透過對運動員持續貼身觀察收穫了重要成果。十年前,他與另一位 Nike 設計師 Eric Avar 密切合作,共同研發了 Nike Free 科技,並與殘疾運動員 Sara Reinertsen 展開了密切合作。

2012 年,Tobie Hatfield 利用全美最先進的藝術設計方法和技術創造了 Nike Sole。這種輕質、耐用的複合材料外底與被假肢刀片結合在一起,專為被截肢的運動員而設計。Sara Reinertsen 的意見直接為 Tobie Hatfield 的設計提供了資訊支援。

產品創新

讓運動員發揮最佳表現一直是 Nike 的終極目標,這就意味著 Nike 要一直保持在創新前端。

Kobe Bryant 和 Eric Avar 的合作憑藉著將產品創新發揮到極限而聞名。從 2008 年,Kobe Bryant 第四雙簽名鞋的低筒設計改變了籃球鞋格局,到採用 Flyknit 鞋面、令人激動的 KOBE 9,Eric Avar 和 Kobe Bryant 不斷挑戰彼此。在這種競爭精神和合作下,將Nike不受限制的創新設計逐步推向無人可及的地位。

勵志故事

運動員個人的故事以多種形式生動地展現在簽名鞋上。Cristiano Ronaldo 與 Nike 合作在近期推出了 Mercurial Superfly CR7。這款技術先進的黑色戰靴能夠透過黑夜中球場上空的燈光加強球鞋的閃光效果,這一效果完美地展現了 C 羅的優雅球風。

Michael Jordan 和 Roger Federer 最近聯手展開了一次罕見的運動員間的合作。他們合作推出了以 Air Jordan 3 為靈感來源的 Nike Zoom Vapor 9.5 Tour,這進一步證明:如果可以將運動員故事與興趣真正融合,就可以同時激發球迷和運動員的熱情。

前程似錦

多年來,Nike 公司的簽名鞋運動員人數已經增加到了 30 多人。Michael Jordan、Derek Jeter 和 LeBron James 是其中僅有的幾位擁有超過十代簽名鞋的運動員。

由於融合了創新的設計、深刻的運動員見解,以及富有創意的敘事手法,每款 Nike 簽名鞋都註定成為一個傳奇。這一切都指向了一個問題:”下一位 Nike 簽名鞋運動員會是誰呢?”

敬請於台灣時間 12 月 4 日上午 9 點關注 Nike 籃球發表會,Nike 籃球發表會直播網址請按此